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1119章 生活永远不会落幕(大结局)

第1119章 生活永远不会落幕(大结局)

  令我欣慰的是,梁神医和上官老太他们给雨茗检查完毕,一致认为雨茗的情况很稳定,恭喜我们说孩子发育非常好,并且从喜脉脉象上看,指定是个大胖小子。

  这话说的我妈高兴不已,给梁神医和上官老太一人包了一千块的红包。

  当然,出诊费我是另算的,每人一万,不过没敢和老太太说,我妈勤俭一辈子,肯定会吓住的。

  …

  这些日子,除了今天下午简约上飞机的时候表情有些哀怨,对我来说,基本上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接踵而来。

  首先,为重案组联系的那批房源已经交割完毕,双方都很满意。

  这件事上我没有自作聪明动手脚,完全按照规矩办,只是在正常范围内给予适当优惠,绝对没有突破底线。

  当然,银行贷款利率以及房型、楼层选择上,我肯定是花了功夫的,总之大家开心。

  其次,更大的好消息就是,赵笠的儿子出生了,老赵果然像他承诺的那样,对这个便宜儿子视如己出,小画因此对他感恩戴德,现如今一家三口幸福美满。

  当然,我这个当干爹的肯定要有所表示,直接打了一百万作为孩子教育经费,并表示如果想要出国念大学,所有费用我包了。

  至于以后赵笠有了亲骨肉,更没得说,标准参照老大来定就好!

  还有,芷舞姐的儿子小石头正式来家里认了亲,我爸妈喜欢得不得了,说雨茗的孩子要是能像小石头一样聪明可爱就太好了,这小子也机灵,一口一个爷爷奶奶叫得那个亲,哄得老两口开心的合不拢嘴。

  李月天的身体恢复良好,没有落下后遗症,他和凝歌两人非常恩爱,并且暑假的时候,月天专门去了凝歌贵州老家,义务当了一暑假乡村教师。

  唯一遗憾的是方磊并没有释怀,这小子撂了话,说什么四十岁之前不会结婚,至于传宗接代嘛,以后找机会踅摸个女的生个娃,给方老爷子有所交待就得了。

  至于那些帮助月天看病的钱,方磊没说不要也没逼着对方还,反正就那么搁着,凝歌和月天倒也硬气,一出院就开始勤工俭学,所有存下来的钱都经过我还了老方。

  我知道世上的事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满意,无论方磊、凝歌和月天,终究都有自己的人生道路和选择,我总归是外人,能说的都说了,不应该总在人家耳边唠叨。

  婚礼前一晚,方磊专门跑到家里看我和雨茗,送了一个特别大的抱抱熊和洋娃娃,说明天婚礼他就不参加了,看着我们恩爱,自己堵心。

  这小子还说,我现在比他有钱,份子啥的就省了,这俩玩具送给我们,希望我们能像玩具一样笑脸常开。

  送方磊下去的时候,我俩站在小区花园抽烟,沉默一阵,方磊对我说,“
小潮,哥们今天连夜走人,宣美这边你多看着点吧。”

  “走人?”我一头雾水,问,“方哥,你要去哪里?这么急吗,连夜走?”

  “对,不想呆着了,”方磊狠狠抽了一口烟,苦笑,“明天凝歌她们要来参加你的婚礼吧?哥们不爱看他们,也不愿意想这些事…唉,还是走的好!”

  这家伙倒也利飒,告诉我要去一趟藏区,看看大昭寺和布达拉宫,也许在雪山高原,能够让自己忘了红尘夙愿,净化心灵。

  最后,临别前,方磊和我狠狠拥抱,说了一句,“小潮,知道为什么我没有给你送两只熊或者两个洋娃娃吗?嘿嘿,这些天我琢磨好久,还真是雨茗说的那句话,不管怎么说,她身上都已经脏了,你和她不是不能结婚,而是,情况改变,就算结婚在一起,恐怕也会很勉强的,你们已经不合适了…行了,我的话你好好想想吧,别不爱听!”

  一转身,方磊蹬上他那辆哈雷大道摩托,嘴里阴阳怪气唱道,“谁曾想,小姐的身份丫头的命,认了吧~~~”

  看着他迅速消失在夜幕里,我忽然觉得,方磊这句话,也许不仅仅是唱给雨茗,更是唱给自己的吧!

  …

  结婚当天来了很多人,有我大学同学、曾经待过的各个公司同事(我也就奇怪了,他们怎么知道我要结婚,我们有交情吗?)、这些年认识的商业伙伴、姜队和英婕也代表重案组出席、甚至连市府秘书长
,日子过得春风得意马蹄急的黄猛也来了,并且作为第一嘉宾,要在婚礼上讲话。

  赵笠夫妇、岚澜、吴娜、陈倩、墨芷舞、程瑶馨、孟婕、燕然、凝歌小两口、望风而逃馄饨店的大哥一家…总之,我的亲朋好友悉数到场,加上很多不怎么认识的人,足足摆了五十桌。

  我都惊呆了,看着黑压压的人群,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么多人?

  咋都从地缝里跳出来了呢?妹的,总算明白为什么有钱人的婚礼会那么热闹!

  一直和我关系不错的几个风华绝代同事,刘韬、汪峰、丽姐直接负责迎宾工作,王艳和陈哥则关照登记彩礼,一个个忙得不亦乐乎。

  抽个空子,艳姐跟我说她已经离婚,办完手续,并从家里搬出去。

  不过,每天下班还是要先去前夫那里,给继女和婆婆做晚饭,直到照顾老人孩子睡下才离开。

  我没说什么,张开双臂抱了王艳一下。

  我没办法表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艳姐如果觉得好,那就这样吧,只要她开心。

  婚礼进行曲响起,雨茗在我爸的陪同下,走上红地毯,老爷子是以女方家长的身份将雨茗交到我手上的。

  掌声雷鸣,叫好声起哄声爆豆般响起,我和雨茗四目相对,热泪满眶。

  …

  两天后,法院宣判,也许天可怜见,结果恰恰在我的承受底线之内:雨茗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但考虑到她是孕妇,并且保释期间表现良好,因此同时获批缓刑两年。

  这样一来,雨茗其实一天也不用进监狱,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雨茗当堂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又过了一周,简约从香港回来,我们在父母和几位至亲好友的见证下,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那一天,晴空万里,如同我心!

  ----

  以下为第三人称写法的小段后记。

  五年后。

  波音七四七客机从云端缓缓落下,方磊戴着大墨镜从飞机上下来,怀里抱着一个刚刚周岁的小男孩,身边则是一位身材火辣,长相酷似越凝歌的女人。

  “老婆,你真的没看错?是他们?”

  “老公,”女人腻声道,“都说了好几次,上个月来纽约考察生意,我去曼哈顿区的三一教堂听唱诗,亲眼看到很像家里照片上你搂着的那个男人,当时愣了一会,可我追出去的时候他就不见了。”

  “你确定?”

  本来就不怎么修边幅的方磊,不停揪着脸上的胡茬,目光烁烁放光,“这小子,三年前突然不见了,连老爹老娘也都跟着人间弄蒸发,娘的,跟我这个铁磁儿也没说一句,真特么不够意思!靠,别真是江潮这丫的,如果是,嘿嘿,老子整不死他!”

  “行了,你啊,就是嘴上说说而已,我知道江潮是你最好的朋友,快走吧,我已经打听过了,每周三晚上他们都会去合唱团带着孩子学唱歌的,亲爱的,我想你不肯定不愿错过吧!”

  “哼,三年了!”方磊脸上闪过一层古怪的笑意,“小子,哥们看你还往哪里躲!”

  方磊心中一直有个疑问,那就是,为什么三年前江潮不辞而别?

  不但他,连老赵、墨芷舞她们统统不知道江潮的去向,这家伙就像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晚八点,三一教堂。

  方磊和妻子晚秋推开大门走进去,里面正传来阵阵唱诗的童声。

  忽然间,方磊站住了,远处,靠近表演池的地方,那个高大又熟悉的背影正静静注视着面前的孩子们,左边是两位老人,而右侧,竟然是,三个女人?!

  方磊的眉头皱了起来,忽然觉得有些不太好上去相认。

  怎么回事,除了简约和雨茗,多出来的那个女人又是谁?

  她和江潮,到底什么关系?

  (全书完)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