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四百五十一章 最完美的结局

第四百五十一章 最完美的结局

   唐海渊的脸色顿时变了。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要孩子的命?”

  “可是,我爸……”

  “你爸是你爸,我是我,我对每一条生命都是绝对尊重的,靳禹,请你不要侮辱我的人格。”

  说完,唐海渊气呼呼的直接进了手术室。

  很快,里面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

  乔蛰这会儿也从外面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他刚刚将沈星羽需要的心源用直升机从疗养院那边送过来了,那边刚拔了呼吸机,那个植物人就立刻的断了气,心脏在五分钟之内被切割了下来。

  现在只要移植到沈星羽的身上就行了。

  关键的是,现在要看看到底沈星羽是否能够坚持过这个换心手术。

  唐靳禹没有和乔蛰说话。

  谢思思也过来了。

  浑身颤抖着,因为恐惧,也因为紧张。

  所有人都仿佛在等待宣判一样,静静的低着头坐在外面的沙发上面,哪怕女佣送来了让他们暖身子的奶茶,都不能温暖他们的内心,唐靳禹时不时的站起来,踱步到手术室的门口,透过玻璃窗看向里面。

  一群医生围绕这里面的手术床站着。

  两个医生同时在动刀子。

  只是,从这边只看见插着氧气管的沈星羽的头,而看不见她做手术的情况。

  所以唐靳禹现在也不知道,已经做手术做到什么程度了。

  看了一会儿看不出所以然,又坐了回去,坐回去却又感觉如坐针毡,又走到门口,就这般来回的走着。

  “唐靳禹,你别走了行不行,你晃得我想吐。”

  谢思思满脸不耐烦的低吼道。

  从刚刚开始,她就紧张的快要吐了。

  唐靳禹嗫嚅着唇,有些委屈的坐回了沙发上面,他也很害怕。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哇啊——”

  突然,一声清脆的,属于婴儿的哭声从手术室里面传了出来。

  唐靳禹倏然的站了起来,几个大步便跨到了手术室的门口。

  乔蛰和谢思思也紧随其后,跟着后面凑到了手术室的门口,透过那一方小小的玻璃窗,唐靳禹只看见一个小小的红红的孩子被两个儿科医生簇拥着到了旁边的平台上面,先是称了下-体重,随即又赶紧的检查孩子的心肺功能,还有其他方面的问题。

  过了好一会儿,医生才开始拿起旁边的包被开始给孩子裹襁褓。

  “是个男孩,两千九百克,非常健康。”

  医生抱着粉色的襁褓从手术室里面走了出来。

  唐靳禹看着医生抱在怀里的小婴儿,感动的几乎落泪。

  这是他的孩子。

  也是星羽的孩子,这个孩子,承载了星羽所有的希望,这是星羽存在过得证明。

  这个孩子的身上,背负着沈星羽的所有美好的愿望。

  这是个被上帝亲吻过的完美男孩。

  “你快抱抱他啊。”

  谢思思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推了推唐靳禹,她倒是想抱呢,但是这个时候,总觉得还是应该爸爸来抱才好呢。

  唐靳禹顿时有些紧张:“我,我不敢抱,他太软了。”

  “我来抱。”

  乔蛰伸出手,小心翼翼的从医生的怀里接过孩子。

  “小宝贝,我是你爸爸。”

  乔蛰低着头,轻轻的蹭了蹭孩子的脸,眼圈有些红,几乎要被这个孩子柔软的肌肤给弄得感动落泪了。

  唐靳禹顿时一懵。

  乔蛰说什么呢?他是他爸爸?

  别开玩笑了。

  “我才是他爸爸。”

  唐靳禹伸手从乔蛰的怀里一把将孩子抱了过来,虽然看似粗鲁,实际上却动作轻柔的抱着孩子,看着这张
与沈星羽有些相似,却又显得有些皱巴巴的脸,唐靳禹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这是他的孩子。

  这是他血脉相连的孩子啊。

  “我先带孩子去旁边的休息室吧,星羽那边的手术还在继续,我不放心,你们继续在这边看着吧。”

  谢思思叹了口气。

  看着两个傻爸爸的模样,她也知道,这会儿也只有她才能主持大局了。

  三个人走到旁边早就准备好的房间里面,将孩子轻轻的放在了床上,孩子似乎在肚子里的时候正是睡眠的时间,从报出来到现在,眼睛一直都没睁开来过,哪怕已经过了好几个人的手了。

  看着医生脱掉了身上的手术服,拿着防疫针走了进来。

  “给他打乙肝阻断,你们让开一点。”

  三个人连忙仿佛受了惊吓一样,往后退了好几部。

  医生手脚麻利的给孩子的胳膊上面扎了一针。

  孩子好似感觉不到疼死的,依旧睡得十分的香甜。

  两针下去,连哼唧一声都没有。

  唐靳禹不由得有些懵:“他……他怎么不哭呢?”

  “他暂时感知还没那么敏感。”

  医生淡淡的回答道,又伸手抹了抹孩子的肚子,然后才从旁边早就准备好的婴儿服的小篮子里面,拿了件小衣服,手脚麻利的给孩子换上了小衣服,将外面的襁褓给抽了。

  乔家的温度一直都控制的很完美,所以孩子身上的襁褓被拆了,只改了一床薄薄的小杯子。

  医生又给他垫上纸尿裤:“孩子醒了就给他喝点水清清肠道,还有,孩子侧睡方便吐掉肚子里的羊水,你们不要将他放平了。”

  这个医生在医院的妇产科里面也算是风云的老牌专家。

  结果到了这里只能沦落来垫纸尿裤的程度了。

  不过,这就是乔家啊……

  哪怕只是生个孩子,也得全美国的顶尖医生坐在那里等着被挑选来服务。

  谢思思没有出去等沈星羽,而是在这边照顾孩子。

  她不敢大意,直接弄了个抱枕坐在了地上,目光一直盯着小孩子的脸,只要他吐了口水,就连忙用纱布帮他擦掉嘴边的口水。

  不到半个小时,就擦了不少的纱布。

  “明明那么小小的肚子,怎么就能吐这么多东西呢?”

  谢思思咬咬牙,鼓着嘴巴瞪着小包子。

  只可惜,小包子一无所知的躺在床上。

  而手术室里,这会儿的情况也很紧急。

  “缝合好了没?”

  “好了。”

  负责剖腹产的妇产科医生连忙举起手来,表示自己已经完全弄完了。

  甚至比他们预期的更加的迅速几分。

  “那我们这边开始了。”

  妇产科医生往后退了一步,直接退出了那个战斗圈。

  很快,一颗鲜红的,被保存的很好的心脏被捧了进来,而另一边,负责代替心脏工作的机器也开始工作,无数的血袋在旁边随时备用。

  终于,最困难的手术要开始了。

  唐靳禹和乔蛰只感觉哪怕再温暖的空调都温暖不了他们冰冻的心。

  时间在缓缓的流逝。

  里面只能听见机器的声音,以及那些医生讨论的声音。

  这个心脏的手术必定不会简单。

  但是……

  “一定要成功啊,可一定要成功啊。”

  唐靳禹咬着指甲,神色紧张极了。

  乔蛰看着这样的乔蛰,叹了口气,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他虽然也担心,但是却做不到唐靳禹那副模样。

  他输得,不冤。

  十个小时后。

  谢思思已经抱着小宝宝睡了一觉,又用奶瓶冲了一勺奶粉给孩子喂了下去。

  手术室里的手术还在继续。

  手术刀已经被杜衡接了过去。

  他是这个手术室里面最年轻的医生,也是坚持的时间最长的医生,其他的医生虽然还能站着,但是那精细的动作,他们已经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完成了,而其他之前做手术的医生已经坐在了旁边休息的椅子上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视屏幕上面。

  看着杜衡的每一个动作。

  史密斯博士看了一眼唐海渊,小声的道:“你的学生非常的棒。、”

  唐海渊得意的扬眉。

  “那是当然。”

  杜衡面容冷峻,神色淡漠的将最后一处的经脉给联合了起来。

  这才冷静的开口:“现在,血液回流。”

  这下子,坐在那边的医生也忍不住了,直接起身,走了过来,目光沉沉的盯着那颗心脏。

  只要跳动起来,只要那颗心脏跳动起来。

  这个手术。

  就成功了。

  他们摈住呼吸,仿佛听到了心跳声,可却看见那心脏,一直没动静。

  唐海渊踉跄了一下:“难道手术失败了?”

  “不……不可能的。”

  “老师,镇定点。”

  杜衡立刻开口阻止道。

  就在此时——

  噗通、噗通、噗通……

  那颗一直没有反应的心脏,渐渐的,开始缓缓的跳动了起来。

  然后……

  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变成了正常人的速度。

  手术……成功了。

  杜衡感觉自己的鼻子有些酸涩,却还是抿紧了唇,狠狠的压抑了下去。

  他开始动手缝合她的皮层。

  唐海渊也这才松了口气,整个人仿佛虚脱一下。

  半个小时后……

  “恭喜你们,手术很成功,现在只要过了排斥期就行了。”

  乔蛰和唐靳禹的脸上终于如释重负的露出欣喜的表情来。

  …………

  两个月后。

  唐靳禹拿着湿毛巾,疾步匆匆的走到房间里。

  小心翼翼的将女人手指上的牛奶的污渍给擦掉,一边责怪着:“你啊,不是说了要好好休息的么?别再去碰奶瓶了。”

  床上的女人侧躺着倚靠在抱枕上面。

  目光温柔的看着哪个明明在生气,却还是手脚轻柔的为她擦拭着手指上牛奶渍的男人。

  “别生气了,我只是很想要抱抱他。”

  “那也等你身体好了再抱他啊,你在喜欢他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啊。”

  “靳禹……”

  沈星羽有些黑线的看着一脸紧张的唐靳禹,自从她前几天醒来之后,唐靳禹的态度一直都有些过于的小心了。

  她叹了口气:“我不是玻璃娃娃。”

  唐靳禹看着她无奈的笑容。

  忍不住的丢掉毛巾,伸手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将自己的脸,埋在了她的脖颈处,他喘了口气:“星羽,你别这样,我真的被你吓怕了。”

  “靳禹……”

  “星羽,我爱你,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所以,别在让我害怕了好么?”

  沈星羽的脸色顿时变得复杂了起来。

  她伸手轻轻的拍了拍男人的背脊。

  “靳禹,我也爱你。”

  男人的身子猛地一颤。

  随即再也忍不住的,铺天盖地的亲吻住了她。

  这一场爱恋,终于等到了最完美的结局。

  《全文完》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