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番外之王爷在现代037(完结)

番外之王爷在现代037(完结)

  三天后,B市,凌晨两点多。

  一道如鬼魅般的黑色身影从一幢别墅外利落地翻进了院内,他(她)悄然无声息地破坏了整个别墅的监控系统。然后嘴角一勾,如同猫般优雅地从一楼攀爬到了二楼,进入了一间房间里。

  房间里亮着昏黄的小夜灯,可见房内摆设奢华。在偌大的真皮欧式大床|上,一个身影躺在床|上正发出震天的鼾声。就像是一曲有节奏但却刺耳的曲子,让人忍不住想发火。

  黑色身影靠近床边,动作似闪电朝着床|上的人伸出手。但就在瞬间,床|上原本鼾声大作的人突然动作,只见一把黑色的枪对上了黑色身影。

  黑色身影一僵,正欲原击。原本只亮了小夜灯的房间却灯光骤亮,刺得她眼睛忍不住眯了下。这在这当口,身后也有动静传来,腰后被尖锐物体抵着,她再也不敢动弹。

  啪、啪、啪——

  有节奏的掌声一下一下地响起,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人被人推着从房里另一扇门里出来。

  “安娜——”黑色身影看见她后,惊呼一声。

  “没错,是我。好久不见了,江拂苏!”安娜看着一身黑衣,前后被制的拂苏勾起了得意了笑容。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这个贱人落到自己手上。想到一会儿就能够彻底地报仇,她就忍不住想大笑三声。

  “没想到吧,我还活着。而你,也终将成为我的手下败将!你猜猜,一会儿我会如何对你呢。”安娜冲着她笑,充满了恶意。

  “错了。”兰瑾在发现是安娜后反倒神情放松了下来,“我现在叫兰瑾,不叫江拂苏。”

  安娜一愣,什么意思?

  “难道尼杰没告诉你吗?我是兰邵失散多年的亲生妹妹,自然我就改回了原本的姓氏。”面对安娜的恶意,兰瑾却是挑了挑娥眉,好心为她解释自己的新身份,末了还刺激她一句。“看来你的消息并不灵通啊。”

  在兰瑾提到杰尼时,安娜面色就变了。等她提示新身份时,她更是愣住了。怎么可能?这个贱人怎么可能是兰邵的亲妹妹?如果他们只是兄妹,那自己因为兰邵对她的不同而妒忌吃醋不是成了笑话?

  “不,我不相信,你怎么可能是他的妹妹呢?”

  “你的重点难道不是在尼杰身上吗?”兰瑾‘好心’地提醒她。

  安娜陡然清醒,尼杰,对了,她怎么知道尼杰跟自己有联系?难道她早知道……

  不好!

  安娜立刻反应过来,刚才的优越感一下子消失无踪。她以为自己成功设局引她入了局,却不知道她自己才是被人陷局掉坑里的人。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自己上当了!

  “快,杀了她!杀了她!”反应过来的安娜朝着原本躺床|上的男人跟站在兰瑾身后的人声嘶力竭地喊道,即便自己上当了,她也要在死前先杀了这个贱人。她现在所有的悲惨都是这个贱人造成的,即便是死,她也要拉她垫背。

  安娜的表情狰狞如恶鬼,那尖锐的声音更是让人惊悚。但是她期待的结果并没有出现,反倒是她自己脑袋突然被冷冰冰的枪抵住了。疯狂嘶吼里的她一怔,不敢回头,只得厉声质问:

  “你干什么?不要酬劳了?”

  床|上的人早已经将枪收了起来,身后拿匕首抵着兰瑾的人也收起了刀。两人站在兰瑾身后,不是威胁,而是像守护一样。冷冷地看着安娜,她还有什么不明白。自己以为收买的人其实全部都是兰瑾的人,她恨恨地瞪着兰瑾,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是她大意了,才会反上了这个贱人的当。

  兰瑾冷冷地看着安娜,毫不畏惧她杀人般的目光,反而如同审判长一般说道:

  “安娜,你因私仇出卖组织机密,害同事出事。此罪难容,现将你辑拿,等待组织处治。”话落一扬手,“把她带走!”

  
“你凭什么?”安娜不服兰瑾,“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到如今还不知反省,安娜,你太令人失望了!”就在这时,兰邵带着如风他们从门外走了进来。他深邃的目光看着轮椅上的安娜,有丝怜悯。却是觉得对方也是个聪明人,却落到这种地步。

  骤然见到兰邵,安娜一慌。自己这幅样子怎么能在他面前出现。但是没等她低头躲闪,对方眼里的可怜却让她更加难堪。他可怜自己?他凭什么可怜自己?如果不是他的偏心与错误引导,自己怎么会妒忌那个贱人?又怎么会落到这个结果?此刻,她是连兰邵也一块儿恨上了!

  “我不服!不服!”安娜朝着兰邵吼道。

  兰邵他们皱了皱眉,觉得安娜已经有些疯狂了。

  “把她带走吧!”兰邵叹了口气,朝如风说道。

  如风点了点头,与同事对视一眼,齐朝着安娜而去。

  “哈哈哈……”安娜却突然笑了起来,眼神更是疯狂。眸光扫过兰邵他们,让人不寒而栗。

  “不好!”兰邵突然看见安娜的手在腰间动了动,他突然大喊一声,“趴下!”同时反射扑倒兰瑾,将她护在身下。就在这瞬间,安娜腰间露了炸弹,她冲着众人疯狂大喊:

  “一起死吧!”

  轰——

  “阿瑾——”

  C市,睡梦里的景珩突然惊叫着醒了过来。

  ……

  一年后,C市第一人民医院

  “景先生,又来看您女朋友吗?”医院的护士看见熟悉的男人捧着一束鲜花走进来,笑着跟他打招呼。

  对方点了点头,捧着花走进了一间高级单人病房。

  看着他的背影,打招呼的护士忍不住跟身旁的同事说:

  “多好的男人啊,女朋友都睡了一年没醒,他依然风雨不改的守护着。他让我又相信世界上还是有真爱的,希望他女朋友能够早点苏醒过来。”

  同事点了点头,她不值感叹这位景先生的痴情,还感叹他女朋友也算命好,都成植物人了,男朋友还不离不弃。要是换成别人,只怕大半男的会甩手走人。毕竟他们只是情侣,又不是夫妻。不过就算是夫妻,很多也是大难来临各自飞。

  景珩不知道背后小护士的议论,这会儿他已经进了病房。先是将新拿来的鲜花将旧的换掉,然后才走到病|床边看着床|上的女友兰瑾。一年了,她就像受到诅咒的睡美人一样,一直沉睡着。

  刚开始知道兰瑾出事,景珩完全无法接受。他没日没夜地守在她身边,直到家人再看不过去,才将他骂醒。一个月后,他开始正常工作。但是在工作完成后,剩余的时间都放在了医院。

  对于这样的景珩,景父、景母他们心疼,但是却无法开口劝他。因为他们知道,兰瑾对儿子的重要。更别提他们自己也心疼兰瑾这个孩子,虽然他们依然不明白兰瑾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

  景珩看了一会儿兰瑾,然后就反身钻进卫生间。用盆子打了温水,然后用打湿的毛巾出来温柔地替兰瑾擦拭着身体。一边擦,一边柔声跟她说着话:

  “阿瑾,上个月我大哥已经将大嫂娶进门了。他们的婚礼很温馨浪漫,很遗憾你没看到。不过,以后我们俩的婚礼一定会更加美好的。你说我们要办什么样的婚礼?中式还是西式?你是想要草坪婚礼?教堂婚礼?还是想办海上婚礼?我觉得海上婚礼也不错,到时候你穿着洁白无瑕的婚纱,海风撩拨着你的头纱、亲吻着你的裙摆,一定美丽极了……”

  景珩嘀嘀咕咕,完全没注意到兰瑾的眼眊毛轻颤了下。他继续说着:

  “景锋现在已经成为全国网络游戏公司前十名内了,郑锋高兴到不行。对了,他也有喜欢的人了。不过他的追妻之路大概会很漫长。你知道他喜欢的人是谁吗?没错,就是
你的好朋友姜暖。你说这是不是缘份?当初我们四人相遇那会儿,姜暖有男朋友。但是就在你出事不久,她发现男朋友劈腿。姜暖很难过,她担心你,也伤心被人欺骗。阿锋去安慰她,不知道怎么反倒喜欢上她了。不过姜暖大概因为被劈腿对男人有了介心,并不太相信郑锋。要是你能早点醒,帮着阿锋在姜暖面前说说好话吧,他这人其实还是挺可靠的……”

  半个小时后,景珩把洗漱的东西收拾好了重新坐到床边,手握着兰瑾的手放到自己脸上悠悠地说:

  “阿瑾,我知道你肯定会醒过的。放心,不管多久,我都会等着你。上次我们挑选好的礼服还没真正穿上呢,不过我希望等你醒来后,我们举的不是订婚,而是结婚……”

  兰瑾的眼角无声滑出一丝泪。

  景珩先没发现,直到贴在脸上的手微动了动。他顿时僵住,仿佛是害怕是一场错觉,他如同机器人般极缓慢地抬头朝她看了去:

  “阿、阿瑾,你、你醒了吗?”

  兰瑾眼睛颤了颤,眼泪又滑落一滴。

  “阿瑾——”景珩惊喜在惊呼。

  ……

  冬去春来,又是一年生机勃勃的三月。

  在C市的一家教堂里,一场温馨的婚礼正在举行着。

  手捧圣经的牧师看着眼前的新人,询问新郎:

  “景珩先生,你愿意娶身边这位美丽、温柔的女子做你的妻子,爱她、安悄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爱你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无论她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诚于她,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我愿意。”景珩看着一袭圣洁白婚纱的兰瑾,目光温柔。

  牧师含笑点头,又询问新娘:

  “兰瑾女士,你是否愿意迎娶你身边这位(漂亮、温柔、贤惠、冰雪聪明的)姑娘做你的妻子,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她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诚於她,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我愿意。”兰瑾的目光一直与景珩相视,同样温柔缠绵。

  简单的三个字,却是他们给予彼此最深的承诺。他们相信无论时光怎么流轮,他们都会陪伴着彼此直到永远。

  牧师露出祝福的微笑,继续道:

  “根据神圣的圣经给我的权柄,我宣布你们为夫妇。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现在,新郎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哦……”下面的宾客欢呼起来,头排的景家人,尤其是景母更是激动得热泪盈眶。她看着上面的两个孩子,他们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兰邵也看着妹妹露出微笑:

  妹妹终于得到她的幸福了,爸、妈,您们在天上看到了吗?

  ……

  多年后,兰瑾看着在远处玩耍的儿子,对身边的丈夫景珩说:

  “阿珩,还记得我做过的梦吗?”

  “记得。”

  “原来我梦里的男人就是你与另一个‘我’。”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兰瑾微愣,被丈夫笃定的语气惊到。

  “你没发现我们儿子的长相吗?他长得跟前世幼时的我一模一样。”景珩看着儿子骄傲地说。

  “……”原来如此,她说怎么儿子既不太像自己也不像丈夫呢。

  “阿珩。”

  “嗯。”

  “我很高兴遇到你。”

  “我也是。”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