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1章:穿越了

第1章:穿越了

  “姐姐,我劝你还是好自为之早些离开吧,留着也是给爷丢脸。”

  趾高气昂的女子不屑的打量着江如鸢面上的薄纱,嘲讽道,“姐姐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去想想该如何治脸呢。”

  离江如鸢穿越到这个朝代来已经有一个来月了,她本该死于那场车祸,却没想到重生到了与自己同名同姓不受宠的齐国太子妃身上。容貌尽毁,受人欺压,开玩笑,她江如鸢怎么会是随意任人摆布的?

  她闭门整整一个月,铲除了身边心怀不轨的丫鬟,又费尽心思治好了脸上的疤痕。

  不得不说,这具皮相当真是完美无瑕,明眸善睐,朱唇贝齿,也难怪会被别有用心之人惦记。

  今日恰巧是皇子之间的赛马,她方一入场,便碍了侧妃明离茵的眼似的。

  “难道你这个贱婢是想在太子面前展示?”

  明离茵嘲讽一笑,恶狠狠威胁道,“你应该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我绝对不会轻饶你。”

  江如鸢的这张脸,便是明离茵毁坏的。

  “让让,好狗不挡道。”

  江如鸢打了个呵欠,懒懒开口。

  明离茵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贱婢居然敢暗喻她是狗?

  明离茵大怒,抬手便要狠狠的给江如鸢一巴掌,手腕却竟便被牢牢抓住了,江如鸢眸子微沉,还不待明离茵反应,抬手就是一个巴掌狠狠甩了上去。

  巴掌的声音极其清脆,纵然是周围嘈杂也让人听得一清二楚,看过来的时候都是大吃一惊。

  这个徒有虚名唯唯诺诺的太子妃,竟然出手打了侧妃?

  凌嘉傲也是侧目望来,自己的这个太子妃,今日竟会如此反常?

  “你!你竟然敢打我!”

  明离茵真是气疯了,当下也不管周围,脱口而出,“你这个贱……”

  后半句话未出,便又是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

  “侧妃出言不逊顶撞正妃,将王府的
规矩放在哪里?”

  江如鸢冷冷一挑眉,“将爷放在哪里?”

  一句话便将问题上升到了太子的颜面上面,凌嘉傲眼里闪过一丝意外,明离茵纵然再气,却也知道分寸,当下注意到凌嘉傲的眼神只得咬碎牙齿往肚里咽。

  赛马是皇子们举办的,自然皇帝不在,当即比赛开始,规则便是要骑马抢夺一只蹴鞠,最后得到并到达终点者胜。

  参赛的除了江如鸢,其余的都是男子,如果说一些人开始还抱有轻视的态度,比赛正式开始之后,他们便再不敢轻视分毫,女子身形如燕,轻巧灵活,控制着坐骑始终将蹴鞠牢牢掌握。

  明离茵却是冷笑,她方才已经吩咐了人下去,过会儿可是有得江如鸢好看的了。

  就在江如鸢驾马即将跨入终点之时,她身下的坐骑却是仿佛被针扎了似的,嘶鸣一声,就直立而起,接着更是疯了一样陷入癫狂,若是江如鸢被甩下来,恐怕是不残也重伤。

  周围人顿时有些慌乱。

  江如鸢毕竟是现代武术冠军,当即沉静下来,敏锐
的捕捉到旁边灌木丛的人影,眼神更冷,明离茵真是好狠的心,居然下如此狠手。

  她狠狠一夹夹马肚,拉起马缰,将癫狂中的马拼命朝一个方向板了过去,马径直冲入灌木丛,前蹄扬起,重重的踢在了一个人身上。

  “啊!”

  那人惨叫一声,手里握着的一只竹管顿时脱手,而将江如鸢借着马冲入灌木的缓冲,轻巧从马背落下。

  一看地上的竹管,竟然是一种带着即时迷毒的毒针。

  看来方才她的坐骑所中的就是这种毒针。

  “人证物证俱在,谋害太子妃,该当何罪?”

  江如鸢笑嘻嘻的说,转眼看向凌嘉傲,“不如重打四十大板,再卖作奴隶吧。”

  四十大板人还焉有命在?奴隶又是何等不堪的存在!

  那人脸色惨白,急忙求饶,却听得江如鸢接着道:“不如你将幕后主使供出来,我便放你一马。”

  那人顿时是下意识看向了明离茵。

  “四十大板!姐姐你也太狠心了!”

  明离茵一看不妙,顿时上前挤出一个假惺惺的笑容,“四十板可是要打死人的啊。”

  谁知江如鸢根本不为所动。

  明离茵气的咬牙,加重语气,阴阳怪气道。

  “作为太子妃最重要的可是贤德,太子妃,你这样随随便便判死别人,真是草芥人命,妾身就不知道爷怎么会娶了你做太子妃。”

  言下之意,江如鸢根本不配做太子妃!

  见江如鸢不接话,明离茵心头得意,接着说下去:“如此不仅丢了你的脸,更是丢了爷的脸。照妾身看啊,太子妃应该赶紧送回你的国侯府好好再学习一下礼数才对。”

  顿了顿,“啊对了,在这期间,妾身完全可以代替姐姐照顾王府。”

  她的话才落下,便看见江如鸢笑盈盈的脸。

  “谋害太子妃,拖下去处死吧。”

  她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淡然吐出这句话,宛如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明离茵脸上。

  “你!”

  明离茵脸上青白一阵,当下恼羞成怒道,“我好心奉劝,你却独断专行,太子,你看这样的太子妃,我们可还留得?!果然国侯府出来的人就是半点礼数也没。”

  “他人要取我性命,我为何要手软?侧妃不辨是非也就罢,照侧妃的意思可是想接手这太子府,还是也想谋害我取而代之呢?”

  明离茵触及到凌嘉傲的目光,顿时惊慌起来:“我没有,你不要胡说!”

  “所以太子,您看如今是侧妃出丑还是我出丑?”

  江如鸢不动声色的看着不断哭号求饶的下人,转头望向凌嘉傲,“侧妃不知礼数,我这个正妃也有责任,今日起侧妃禁足半月,手抄佛经十遍好好静静心吧。”

  明离茵当场变了脸色,江如鸢是想明摆踩到自己头上来啊!

  她心下大惊,连忙想将局势扳回,却听得凌嘉傲淡淡开口了。

  “正室为妃,太子妃自然有义务约束女眷的礼数。”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