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楔子

第一章 楔子

  特别声明:本书故事,纯为虚构,如有巧合,实属偶然。

  ……

  仙山灵水埋龙虎,

  穿地及泉友鬼卒。

  万千珍宝皆可据,

  劝君勿近司命符。

  往返幽冥疾或徐

  奇遭异遇有却无。

  我今获谴离孽海,

  拂袖云深觅归途。

  这是我的一位先人写的书《冢墓幽冥记》结尾古风长诗的最后八句,我对其中前四句的理解就是那些盗墓的偷坟掘墓,坟墓里的许多宝物都可以拿,唯独不能拿司命符。但是我却不知道这个司命符是什么玩意儿。

  首先声明,我们家族不是什么盗墓世家,而是世代以医药济世的书香门第,但出过一位盗墓的。

  根据家谱的记载,我们这个宇氏家族并不古老,南宋末年,元军攻破首都临安,宋王室的一位成员叫赵晽宇,本来也想带着一些族人跟着南宋皇室一起南逃,后来一个族人说:现在皇室已经是元军最重要的追寻目标,我们跟着他们最终都会如火炎昆岗,玉石俱焚。不如北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赵晽宇就带着族人化妆成蒙古人北渡,跑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躲了起来,但不敢姓赵了,就用自己的名字“宇”为姓,改名叫宇宀,字思木,“宀”和“木”合起来就是是“宋”,名宀字思木就是思念宋朝的意思。

  我们的宇氏家谱的第一代祖就是宇宀(思木),传下来两支宇姓。和古代申国之后的宇姓和由复姓“宇文”改单姓的宇姓都论不上。

  我们这一支是医药世家,家谱上的第四代祖先宇鸿据说是李时珍的弟子庞宪的学生。

  到了清朝末年,宇家有兄弟三人,宇满堂、宇满江、宇满仓,兄弟三人都很有才,都是不到20岁就考中秀才,他们仍然靠行医过活。

  但老三满仓却认为行医挣不到多少钱,因为我们这个地方太偏僻,四周就是几个破落村庄,很少有钱人,给农民百姓看病的确挣不到几个钱。

  他21岁就离开村子到省城去跟别人做生意,开始挣了不少钱,后来和一个朋友做了一笔风险很大的投机生意,结果失败了,把所有的家当赔的精光不说,还欠下了三万多两银子的债务。

  他逃回老家,债主很快就追上门来,他只好再次离家出走,不知去向。

  满堂和满江兄弟二人只好替他还债,拿出了所有的积蓄,又卖了一部分家财和地产,终于凑够了三万银子还清了债务。

  满仓一去就是32年,本来家里人都认为他死了,可是他竟然在58岁那年回来了,这时候清政府已经倒台,是民国了。

  他怀里揣着两张10万大洋的银票回到家里,一张给了满堂,一张给了满江,算是偿还那三万银子的债务。

  然后他就闭门不出,在家里埋头著书,花了10多年的时间,写成了一本大书,就是《冢墓幽冥记》。

  原来,他躲债离家出走后不久,就加入一个盗墓团伙,干起了偷坟掘墓的行当,跟着他们走遍了大江南北,甚至还出国去了西域,因为他有文化,有头脑,这个团伙的老大死了,他就当了老大。

  结果真的发了财,同时他每次盗掘完一座墓,就回来作笔记,把所见所闻记录下来。同时也把他通过望、闻、问、切探听到的一些古冢的位置、相关传说记录下来,大概是为了以后好下手。

  但是,后来他莫名其妙地离开了那个团
伙回家了,埋头写书。只是他经常在夜里尖叫,从恶梦中惊醒。

  就在他写完《冢墓幽冥记》后不到一年,竟然在自己的屋内上吊自杀,当时他已经是70多岁。

  盗墓这行当在古代是大罪,被认为是比入室抢劫盗窃还严重的罪行,清代抓住盗墓的都是斩立决。所以,盗墓是古人认为最见不得人的勾当,盗墓者都行动诡秘,家里有人盗墓是都秘而不宣,藏着掖着,甚至连至亲的家人如夫妻、父子都不告诉,故盗墓团伙中父子搭档的都很少见,并不像现在有些书里开始就大肆渲染:“我们家里祖辈都是摸金盗墓的”,还自豪得要命。

  我们宇家虽然地处偏僻荒村,毕竟也算是书香门第,道德忠厚世家,出了宇满仓这个盗墓者,被认为是奇耻大辱,都讳莫如深,从不肯提及。他写的那本书由大哥宇满堂收管,但被束之高阁,不许家人看。

  宇满堂就是我的曾祖父。我上小学的时候他还在世,已经90多岁,仍然头脑清醒,思路敏捷,身体也健康,能给人看病,还能打完一路太极拳。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就经常作恶梦,梦见一些十分可怕的妖魔鬼怪之类的东西在追我,把我吓得经常在梦中哭喊惊叫着醒来,曾祖父、祖父、父亲给我想了好多法子医治,但效
果不佳,直到我五岁开始练习武术的时候才逐渐好转,还是偶尔会做这种恶梦。

  我是在一次家里大扫除的时候,爬上了书房的堂子(相当于天花板上的顶棚,但建得很结实牢固,农村用来存放不常用的杂物,也储存粮食,比如冬天的时候用来存地瓜等),堂子上都是书,在堂子的一角看到一个木箱,打开木箱,里面是一本很奇怪的大书,就是《冢墓幽冥记》。

  我们家里收藏有很多书,都是线装的古书,而这一本很奇特,首先是它的开本很大,象今天的那种8开的大书一样;

  其次是装订是采用西洋式装订,黑褐色的羊皮封套,据宇满仓在序言里说,这种装订方法是跟着一个叫岳汉(我想今天的翻译方法应该叫“约翰”)的洋传教士学来的,因为他经常和岳汉做生意,盗墓的许多都和洋人有生意,因为洋人能出大价钱买他们盗来的赃物。

  再次是里面有大量的插图,有古古怪怪的器物、动物和妖魔鬼怪,比如僵尸、骷髅之类,竟然和我梦中见到的那些可怕的东西很相似。

  另外就是有很多山川路线地图。

  只是里面的文字仍然是毛笔竖写,和那些手抄本古籍没有区别了。现在想想,宇满仓采用这种大开本纸张,可能就是为便于画图吧。

  我把书拿出来,去找曾祖父问这是什么书。

  曾祖父大惊失色,喝令我放回去,不许再提。

  后来曾祖父去世,我也上中学了,当时已经跟着曾祖父、祖父和父亲读了很多古书。我又把那本书找出来,向祖父询问。

  祖父大概觉得这件事情已经不重要了,就在一次酒后,把经过全对我说了。

  我更是十分好奇,把那本大书反复读了好几遍,发现里面提到的好多古冢墓和《皇览•冢墓记》的记载吻合,大部分我都闻所未闻,因为里面还有很多异域的墓葬记载,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他们探听勘测到的,因为种种原因并没能下手。

  我特别对最后那首长诗的最后八句中说到的“司命符”很感兴趣,问祖父和父亲,他们都摇头说不知道,但是祖父说,他坚信他三叔离开盗墓团伙回家以及他的死亡与这个东西有关,只是他说不出来罢了。

  这件事情就这么作罢。

  但是我做梦也想不到,我后来竟然和司命符迎头相遇了,而这本《冢墓幽冥记》也成了我为拯救爱人而生死历险的行动指南;此后的一系列的探险经历,也从中受益良多。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