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保护费

第一章 保护费

  六月的中海市,天气燥热。

  滨河路小吃街,离酒吧街很近的缘故,每到晚上就格外的喧闹。

  凌晨五点,一卖炒饭的年轻人终于歇工,点了支烟,静静的坐在那歇息着。

  他一身满是油污的白色背心,下面是洗得发白的蓝色牛仔裤,星眸剑眉,鼻梁高挺,一张略显老成的俊朗脸庞,配上那一头寸发给人一种阳刚之感。

  “休息呢林阳,今天一晚上又忙坏了吧?”

  一温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林阳掐了烟屁股,扭头看见一四十岁左右的美妇人走了过来。女人挺纤瘦的,丹凤眼,头发高挽,普通的衣着上满是烧烤的碳迹和油污。

  女人叫张芹,林阳递过去凳子,笑道:“还好张姨,我这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你怎么有空过来我这儿,不看烧烤摊啊?”

  张芹闻言就笑,得意道:“这一晚上还真没我什么事情,我们家囡囡不是放暑假回来了吗,整个都是她在忙,我在打下手,这不,刚送走一桌客人,那丫头就让我过来找你了。”

  “怎么这么快又放暑假了!?”

  林阳眼角轻微一抽,忍不住往夜市口那烧烤摊看去,果然见到一道娇小清纯的倩影正站在那儿往这边张望,见林阳看过去,笑得别提多欢乐。

  那少女扎着长长的马尾辫,约莫一米六五的身高,柳眉,檀口,瑶鼻,一张小脸精致无比,至于身材……林阳惊人的视力发现那妮子的胸比半年前大了不少,屁股也翘了啊。

  张芹在旁边笑,“怎么样,半年时间不见,是不是有种邻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林阳不可否认地点头,“的确比半年前更加漂亮了,成熟了不少。”

  张芹闻言笑开了花,眨眼道,“你还没女朋友吧,要不你把小夭泡到手算了,反正那丫头也粘你的紧,而且她在学校还是校花,从小到大也没谈过男朋友,你肯定不会吃亏,你懂我的意思吧?”

  林阳闻言尴尬一笑,“有你这么推销自己女儿的吗张姨?小夭才十七岁吧,我都快二十三了,再说小夭可是大学生,将来有大出息的,我一个高中都没有读过的文盲,这哪儿搭啊。”

  “没读过高中怎么了,我们一家人都觉得林阳你挺好的。而且半年前要不是你跳进河里把我们一家从车里拽出来,我……反正你这大恩大德,我们家记一辈子。”

  林阳苦笑,“张姨,上次我们都说这事不提了的,怎么又提上了。你不是说小夭让你过来找我吗,找我什么事?”

  “你瞧我这记性,过几天小夭生……”

  张芹一拍脑袋,可刚要开口就瞥见一群混子从酒吧街那边过来,张芹脸色一变,赶紧朝烧烤摊跑了过去。

  “又是那群收保护费的?”林阳皱了下眉头,也走了过去。

  “老板娘,前两天你答应的钱该交上来了吧?这小妞是你女儿吧,长得也太骚了一点吧,年纪轻轻,这胸可真大啊。”一带着大金链子的胖子扯着公鸭子般的嗓音阴笑着。

  “胸大你妹啊,有这么跟你妈说话的吗?”沐小夭杏眸一瞪,小手叉腰。

  “草,小妞嘴巴还挺厉害!不知道活儿如何,哈哈!”混混下流叫骂。

  张芹
脸色难看地将沐小夭档身后,沉声道,“上周我不是才交了八百块钱的保护费吗?为什么现在又要交?你们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

  张芹话音一落,一穿着黑色紧身裤的黄毛一脚踹翻了烤架,叫骂道,“妈了个巴子的,老板娘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你这破烧烤店要不是我们胖虎哥罩着,早特么关门大吉了,让你交点保护费还鸡扒叽叽歪歪的,是不是特么不想干了?!”

  被小弟这么长脸,胖虎老神在在的笑了笑,嘚瑟道,“老板娘啊,今天胖虎我也不和你废话,这保护费呢,你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反正老子必须拿到钱!”

  张芹气得发颤,心里大骂强盗,咬牙道,“我们没钱,挣点点都不够交我老公的医药费,哪儿还有钱喂你们这群白眼狼?”

  “我尼玛了个比!”

  “死婆娘,你骂谁呢,信不信今天爷爷几个把你这破摊砸了?!”

  一众混子叫骂,张芹母女两都面露怯色,胖虎盯了沐小夭几眼,突然阴笑道,“嘿嘿老板娘,你们家什么情况我也知道一点,没钱?没钱就算了,我胖虎像是缺那点钱的人吗
?你看这样行不,把你女儿送给我当老婆,以后你们家的保护费就免了,不仅不用交保护费,你植物人老公的医疗费我胖虎也包了!”

  张芹怒斥:“你做梦!”

  胖虎呵呵一笑,紧接着脸色就阴沉下来,“那你特么就给钱!今天要是拿不出钱,就让你女儿陪爷爷几个好好玩一玩!给我动手!”

  “她们的钱我给。”林阳推着车走了过来,从收钱的纸箱里拿出一堆皱巴巴的纸钞,加起来不超过四百块钱,递了过去,不咸不淡地道,“忙活了一整晚,就这么多了。”

  “林阳哥。”看见林阳过来,沐小夭美眸一亮。

  胖虎等人显然认识林阳,示意一小弟夺过箱子,胖虎冷笑道,“林阳,你小子别特么装滥好人,你欠我们刀疤哥的保护费还没给呢?!”

  “刀疤?”林阳点了支烟,淡淡道,“他又不是我儿子,我凭什么给他钱?”

  胖虎皱了皱眉,咬牙道:“林阳你小子别太狂了,真惹毛了我们血狼帮,分分钟把你小子剁了喂狗!”

  林阳抽烟的动作一滞,目光突然变得有些玩味儿,“胖虎是吧,你知道刀疤当初为什么会断一只手进医院吗?”

  “为什………”

  胖虎下意识的开口,可紧接着嘭的一声就狠狠的飞了出去,砸碎了桌椅,捂着胸口哇的吐了一口血,再看林阳的眼神已经满是惊恐。

  收回仿佛是随意推出的手掌插在裤兜里,林阳解释道,“他说我不交保护费就断我一只手,所以我把他手给捏碎了,就这么简单。”

  林阳说得随意,可众混混只感觉菊花一紧,背脊发凉,捏断人一只手还说的这么随意,这人也太变态了吧?!

  吞了口口水,众混混心生退意,林阳也不管他们,朝着张芹母女走了过去。

  “你们没事吧?”

  林阳笑着开口,可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宝马X6从路口呼啸而过,车轮溅起污水,直接淋了林阳一裤腿。

  “会开……等等,我好像听到后备箱有女人的声音?”

  林阳的眉头直接拧成了川字。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