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凄鸣河初遇

第一章 凄鸣河初遇

  竹溪山,位于希罗国与紫晏国、虞渊国三国交界处,素有“世外桃源”美誉。此处深山密林,人迹罕至。除三国来往的商队途径外,非战时鲜少有人打扰这里的幽静。

  初夏一日,午后,翠竹掩映的葱郁山林中,急促的喘息声伴随着匆忙的脚步声从林间传来,一身银色铠甲的男子仓皇的顺着林间小道朝山下的凄鸣河跑去。鲜血一滴滴从他的衣襟渗出,在他所经之处留下不规则的血痕。

  男子担忧的回望了一眼地上的血痕,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咬紧牙,极力控制着身上传来的剧痛,朝河边快步走去。

  终于,在身后追兵未赶到前,到了凄鸣河边。口干舌燥的他看到涌动的清澈河水,急不可耐的冲过去,在浅滩处俯身,双手快速地捧起清凉的河水大口大口的猛灌着。

  此时,身后追兵和马匹在丛林中寻人的杂乱脚步声越来越近,男子顾不上贪恋河水的清凉可口,赶忙起身,准备先躲藏起来,再寻机会到对岸去。

  可是,由于伤势过重,又突然起身,晕眩感立刻袭来,黑暗将坚强的他毫不留情的拉进了无底深渊,重重的倒在河边,失去知觉。

  “青山绿水,轻舟伴,爹爹娘亲,渡河忙。凄鸣河水,清又凉,鸟鸣竹掩,任逍遥......”

  一叶扁舟从远处缓缓驶来,船上坐着一个十岁上下,娇俏明丽的小姑娘,正用肉嘟嘟的小手轻快的撩动着船下的河水,享受着夏日里河水的清凉,仰头一脸惬意的望着天空中的飞鸟,悠闲地哼着小曲儿。

  “爹爹,娘亲!快看!快看!那边是不是有个人躺在那儿?”突然,小姑娘眼睛一亮,看到了不远处岸边倒着的男子,惊慌的冲着船上轮流摇桨的男女大喊。

  “啊!好像是有个人,老头子,你快看,洛儿说的好像是真的!”身穿青花粗布衣的妇人拉了拉身旁的男子,朝岸边男子晕倒的方向指去。

  “嗯?老婆子,你眼花了吧。怎么会有人躺在这荒郊野外呢?”灰衫男子并不相信,仍旧专注的摇着浆,但船身却是朝着岸边的方向驶去。

  “没错!现在越看越清楚了,老头子!快看!就是个人!还穿着铠甲,一定是当兵的!”

  “啊?我看看,真的啊!这......”

  身处三国边境,战乱时偶尔会有散
兵冲进他们的山林中,男子倒是遇到过,可是这麽近距离,还是头一次,想到士兵们在战场上嗜血的屠杀,他本能的在心中有些抵触,害怕靠近。

  “快去救人啊!还愣着干嘛!快!”

  船停靠在了岸边,但男子没有下船,愣在那里发呆。妇人看见自己的丈夫呆愣在那里,气愤的边吼边朝受伤男子冲去,就连小姑娘也跳下船,跟了去。

  “可......他要是死了呢?我还没见过死人呢!要是他没死,突然不分青红皂白给咱们一刀,那可要了人命了!

  再说,如今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的,万一咱们这种无权无势的平头百姓救错了,救了敌军的人,岂不是招惹杀身之祸!”

  男子一脸纠结的望着岸边倒地的士兵,有些不忍,但更多的则是小百姓低头谋生,不想惹事的懦弱、胆怯。

  “啰嗦!你这死老头子!平时不是挺爱帮人嘛,你就说吧,是救还是不救?”在怯懦的丈夫面前,妇人倒是毫无畏惧,越发显的男子的胆怯畏缩,男子红着脸羞愧难当,内心挣扎着:

  “这......”

  男子再一次迟疑了,心中左右摇摆着,见死不救的事自己确实做不来,可明明自己只是个小百姓,万一真因为救了这个陌生人惹来祸患,一家人跟着陪葬怎么办?他倒没什么,可自己的妻儿怎么办,越想越不知所措。

  “爹爹,娘亲!求求你们,还是救了他吧!他看着怪可怜的,一个人浑身是血,孤零零的倒在这里。万一没死呢!咱们也不救?那可是一条人命呢!”

  言语间,小姑娘急得直跺脚,个性爽朗的她竟然大着胆子走近受伤男子,望着他被鲜血浸染的身体,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形,视觉带来的强烈冲击令她捂着嘴难过的快要哭出来了。

  此时,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和马蹄声突然从远处传来,在原本寂静的山林中显得异常突兀,小女孩吓的赶紧拉着她的父母不住的恳求:

  “不好了,有人来了,咱们赶紧把他藏起来吧!爹爹、娘亲,别犹豫了!快!”

  “老头子!你不救我救!放下,我来划船!”妇人朝林间望了一眼,神色慌张的朝男子焦急的小声催促道。

  “好好好!我救还不成!一起划快!”男子无奈的摇着头,说完就立刻跳下船朝自
己妻女那里走去。

  三人来不及多想,齐心协力将岸边晕倒的男子抬上船,一上船就赶紧快速地朝河对岸弯道处划去。

  那边林木更加茂密,到了那里,岸这边的人很难发现刚刚有船经过这里。做这些时,他们几乎是一气呵成,没时间商量的三人,竟然默默配合的天衣无缝,成功的赶在追兵到来前救走了受伤男子。

  船刚停靠到对岸弯道处的密林中,岸这边就传来了嘈杂的声音。追赶受伤男子的军爷似乎知道他们人多势众,不怕惊扰了自己的猎物,竟然开始大声的叫嚣起来: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老子不信了,受了重伤,他还能逃到哪儿去!快!跟着这血痕找!”

  刚才只顾慌慌张张的救人,生怕被追兵发现,他们三人竟然都没来得及量下这个人的呼吸,是死是活还不知道,更别说看清这个男人的长相了。一听那军爷的吼声,妇人突然想起来了,赶紧将手指放在男子的鼻尖下方。

  “哎呀!真好!还活着,老头子,人,咱们没白救!”

  “诶呀,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赶紧想办法脱身吧,带着他怎么走啊!没有马车,就这小子人高马大的,咱们两个根本拖不了多远就不行了,洛儿又太小根本使不上劲。怎么办啊?”

  男子心思细腻,望着他们所救之人健硕的身体,而他却身材矮小,心里就直犯愁。

  “爹爹,别急,咱们现在不能把这个人往别处带,您刚才也听到了,他们看到血迹了,很快就知道他去过河边,必定会过河的。即使他们此刻没船,要是派几个懂水性的士兵过河,那不是很快就发现这个人了?”小姑娘突然想起刚才看到的血迹,赶紧提醒自己的父母。

  “对啊!那不是很快他们就过来了,你还让我不急!怎么不急呀!”男子本来救了人就慌乱的全没了主意,听小姑娘如此说,整个人更加茫然,越加茫然,焦躁。

  “爹爹,你听我说,我倒有个主意,要不就先把他藏在一个地方,我在这里守着他,以前咱村里的赵大夫教过我,我去找些止血草给他包好,先保住命再说。

  前边没多远就有条小路可以过马车,你们赶紧回去找马车,等这些兵都走了,赶紧过来接他,把他带回咱家,找大夫给他看看。”小姑娘此时反而异常镇定,望了望近处绿树掩映下的一个小土坡,急中生智的为他们出主意。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