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二十七章 又见夏茵茵

第二十七章 又见夏茵茵

  虽然二地相距甚远,可是在夏阳的极速行驶下,原本要五十分钟的路程被硬生生压缩到半个小时。

  “嗤”的一声,轮胎在地面拖出一道长长的黑色印记,刚刚下楼的黑玫瑰看着停在在面前的车子,来不及思考便是坐了上去。

  “夏阳,这辆车子,肯定不是你的吧?”刚上车黑玫瑰就忍不住将内心的问题抛出。

  夏阳一愣,旋即点头,“对啊,怎么?你怎么看出来的。”

  谁会这样拿自己的车玩命啊,可是黑玫瑰没有说,只是默默的整理自己的暗器囊。

  透过后视镜看到黑玫瑰那一个个漆黑若墨的暗器囊,虽然内里都是致命的暗器,可是却被黑玫瑰变戏法般的收入紧身衣。

  “玫瑰啊,你把那些暗器囊,收到哪里去了啊?”一边开车夏阳还是好奇的问黑玫瑰,正好路上也没什么好说的,就当是聊天话题了。

  黑玫瑰妩媚一笑,“你要知道收到哪里吗?”说完故意弯下腰,紧身衣衣领也不知何时被拉开,隐隐露出内里白色的肌肤。

  夏阳忍不住吞咽一口口水,这个黑玫瑰居然引诱自己,真是可恶,但是当他再次回头看去,只见那道深深地沟壑之中居然藏有几个黑色的暗器囊!

  凶器!真不愧是“凶”器!怪不得自己躲过的那些暗器都是带有些许乳香,现在想来这种香气应该也是一种毒药,让人闻之上瘾的毒药。

  看到夏阳那淫荡的眼神,黑玫瑰连忙将衣领重新扣上,那天夏阳找解药的场景可是历历在目,现在想来身体都是有些颤抖仿佛还在被夏阳侵犯。

  由于高峰期已过,一路上也是没有耽搁,二人已经是来到了海兰大厦楼下。

  就在这时候夏阳的手机突然响起,居然是复明泽打来的,看来这个小子应该睡醒了。

  “喂,夏阳哥,你在哪呢,把兄弟几人丢在酒店自己出去风流快活了?”和张青山几个人在一起,哪怕是北大电脑天才的复明泽都是沾染了一些兄弟习气。

  行伍出身的夏阳最是在乎兄弟这种东西,听到复明泽略带责备的语气,内心也是不好受。

  “我这边有些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你们几个都睡醒了以后就打车去咱们的门面看看。”

  不能让几个大老爷们没事干,先让他们去看看装饰一下店面,毕竟租赁合同都是已经签下,准备工作还是快点结束掉的好。

  听到夏阳的安排几个人都是点点头,一直是夏阳在忙里忙外,自己四个人也应该出一份力气。

  挂断电话,夏阳已经将车子停下,打开车门便是向电梯跑去,身后的黑玫瑰也是如影随形,速度仅仅慢上一线。

  “几楼?”黑玫瑰气喘吁吁的进入电梯问到夏阳,不过从车库跑到电梯,为了追上夏阳居然是耗费了如此多的气力。

  按下十九,夏阳微微运气,已经三天没有进行锻炼,不知道现在的状态能不能应付这次的解救行动。

  以前雷打不动的早起锻炼居然是被中断,看来还是应该重新捡起来。

  海兰大厦作为市中心区最大的商业楼,进进出出人流量巨大,自从进入三楼办公区之后进人出人便是未停止过。

  终于来到十九楼,这一层并没有其他人下电梯,夏阳和黑玫瑰挤过人群走出电梯。

  “房间号?”夏阳拨通了小刘的电话,对方也是慌忙报出一个数字“1927”,
记住四个数字夏阳挂断电话。

  对于将人绑架到市区商业楼的案件夏阳还是第一次遇见,除了对方对于自己一定会答应他具有绝对自信,那么就是对方第一次绑架人根本没有经验。

  来到1927号门前,看了一眼并没有任何标志的红色铁门,居然是一间住房。

  黑玫瑰正欲上前撬门,夏阳却是抬手打住她的动作,“直接敲门,来开门的人你就制服,然后咱们两个人向里走。”

  虽然不懂夏阳为什么这样安排,但是黑玫瑰还是点点头。

  其实夏阳的想法很简单,敲山震虎,先制服一个人给其他人一种无形得心理压力,对于接下来的营救也是更为有利。

  上前轻轻叩门,不一会儿门内便是传出一道低沉的男子声音,“什么人?什么事?”

  语气疑惑,因为透过猫眼他并不认识门外的这个男人,可是这个男人一开口却是令他开心不已。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夏阳。”刚刚说完铁门便是突然打开,露出门后的一个身着海蓝色西服的中年男子。

  上下打量一番夏阳,身着蓝色工服,额头还带有些许汗水,可是表情上却是毫无一丝倦怠,反而是带有一种不卑不亢。

  开门的人不住赞叹夏阳,“不错,小伙子,很有胆量,进来吧。”说完一挥大手转过身去。

  夏阳没有动,前面的人突然转过身来,“你怎么不进来?难道不想脸你的女朋友吗?”刚刚说完话下一秒钟冰冷的匕首便是回答了他。

  “不要慌张,我不会轻易杀掉你,向里走。”说完黑玫瑰将手中的匕首一紧,中年男子只觉喉咙处的皮肤即将被撕裂,对于死亡的恐惧让他只能听从这两个人的话。

  由于中年男子开门花费了太多时间,内里的人也是不耐烦起来,只听又是传出一道中性的男子声音:

  “是谁?大潘,开个门怎么还不回来?”

  “咯吱”铁门再次被夏阳关上,黑玫瑰一推大潘,示意他向里走去。

  大潘的喉咙滚动,触碰到那冰凉的匕首,只感觉自己的灵魂都是快要被抽离出身体。

  大潘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看着玄关后的房间,内心纠结。

  “啊,是夏阳来了,我把他带进屋子来了。”大潘实话实说,夏阳点点头对他的反应很是满意。

  如果他说出一个对夏阳不利的话,那么下一秒黑玫瑰的匕首就是会刺入他的喉咙,带走属于他的鲜活的生命。

  听到夏阳来了,房间里的几个人都是高兴起来,只要叶雨晴的男朋友来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绕过玄关,来到一个装饰朴素的大厅中,而正中央的沙发前,正躺着昏迷不醒的叶雨晴和另一个男子。

  夏阳微微皱眉,这个男子自己好像见过?只是印象不深,并不记得叫什么了。

  看到夏阳,明显是首领的男子站起身来,“朋友,你带着的这个美女是保镖?她这样对大潘可是有些不礼貌了哦。”

  还讲什么礼貌不礼貌的?如果讲礼貌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叶雨晴?

  夏阳并没有这样说,而是低声说道:“朋友,明人不说暗话,还是报一下尊姓大名,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也好知道叶雨晴是哪里冒犯了你。”

  听到夏阳这样说对方哈哈大笑,“夏阳,你居然还这
样问我?你还不如问这个北大的才子,张颌!”

  张颌!想起来上次叶雨晴让自己假装男朋友不就是去见的他?他是怎么牵扯到叶雨晴的?

  “还不是他,没什么本事却学人家约炮,而且约到的还是我老婆!”说完男子一脚踢在张颌肚子上,处于昏迷当中的张颌只是轻哼一声并没有反抗,像一摊烂泥一样。

  可是,张颌又是怎么牵扯到叶雨晴的呢?夏阳还是没有听懂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看出夏阳的疑惑,对方接着说到:“被我捉奸在床,张颌这小子嘴还挺硬,被我打了一顿就要赔钱,偏偏身上还没钱,就把你女朋友叶雨晴的地址给我了。”

  听到这里夏阳才是听懂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感情是张颌自己的事情波及到了叶雨晴?现在相亲为什么要把家庭住址交代出去啊,这下子又多受了无辜的皮肉之苦。

  夏阳攥紧拳头,对于躺在地上的张颌也是更是气愤起来,这个张颌还真是个人才,多大的男人还是如此不靠谱,难怪叶雨晴看不上他还要靠自己去推掉和他的相亲。

  “好了,现在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谢林,至于其他的身份我感觉就没必要告诉你了,当然,如果你想知道我也是可以告诉你的。”

  夏阳摆摆手,“我不关心你的身份,我只想知道,叶雨晴没给你钱?为什么还要叫我来?”

  毕竟刚刚签完单子,所以叶雨晴应该并不算缺钱,而且她也不是一个蠢萌认钱超过生命的拜金女,为什么不破财消灾?

  谢林笑了笑,“钱?这个女人非但没有给我钱,反而是把我痛骂一顿,没有办法我只好动用一些小手段,也是看到你是她男朋友?”

  听到这里夏阳无奈的笑出声来,难道是上次让自己假装男朋友的短信没有删除?要不然这个这个谢林怎么会认为自己是她的男朋友,而且如此笃信,一口一个“她男朋友”的叫着。

  谢林重新坐下,手下递过来一张合同,“喏,我也知道叶雨晴的身份,堂堂蓝海服饰的总经理,所以,我觉得这份合同并不过分。”

  说完将手中的合同丢给夏阳,夏阳伸出右手抓住在空中俏妃的合同,看到其上内容忍不住嘴角抽搐,这还是“不过分?”

  合同内容写的十分清楚,就是要叶雨晴将蓝海服饰无偿转让给谢林,至于原因则是只字未提。

  看完合同,夏阳便是一把将纸张撕的粉碎,“谢林,你不觉得这件事情根本不关叶雨晴,你还这样狮子大开口,我会答应?”

  既然对方把自己当成是叶雨晴的男朋友,那么自己就假装一下,也算是赚她一点便宜。

  谢林摇摇头,“如果夏先生认为这个合同有什么不妥之处,我们也是可以谈的,不过我这个人有一点嗜好,就是谁让我不开心,我就会让他也不开心!”

  语气狠厉,眼眸如鹰般直直地看向夏阳,虽然气势上霸气十足,可是相对于见惯了风雨的夏阳来说,这些威慑不过是小孩过家家般可笑。

  “谢林,我倒是很好奇你会怎么让我不开心?”夏阳半眯眼眸盯着谢林,浑身都是散发一种凌厉的气势,整个人如同一把破天的巨剑,相较谢林的气势丝毫不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谢林居然被夏阳的气势震慑到,身体倚在沙发后背上,“既然你那么想不开心,那么我就让你看看好咯,来人,给我把叶雨晴这个小贱人给我架起来。”

  听到谢林的命令,身后站立的保镖立刻上前,两个彪形大汉顿时将小鸟依人的叶雨晴架起来。
A - A +

暂时放弃

3

-广告是为了更好的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