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涅槃

第一章 涅槃

  (新小说开始,爆更爆更爆更!废话不多说!另外感谢金光布袋戏群里的道友对本文的指点,感激不尽!)

  沉闷!四周满是血腥的沉闷!

  眼前的流水,在经过脸颊的时候,就已经刺痛的彷如千刀万剐一般,胸口洒落的血浆,掺杂着身下流下来的清水,如同一条满是鲜血铺成的红练,在划过眼皮的时候,刺痛、灼热。

  头顶上方的天空,已经渐渐被一层厚积的乌云占据,长龙似的闪电,“咔嚓”一声,仿佛手指尖冰冷的长剑,冰冷,却又不失锋利。

  干脆、霸道的劈碎了整个天空。

  如同蜘蛛网一般,天空裂成了数道白痕。

  豆大的雨滴,在一阵积攒着狂力之后,噼里啪啦的落下下来。

  夹杂着身下的血腥,四溅落下的水滴,在身下的河道里向上弹跳了一下,击打在云志的脸上。

  冰冷的水滴,让渐渐消散的意识,开始缓缓集中了起来。

  感受着脸颊下缓缓流淌的冰冷,云志好想,好想就这样睡过去。

  但他知道,他不能睡,他不能歇着,他不能像往常一样,等着丫鬟姐姐来叫自己,等着丫鬟姐姐来给自己更衣。

  他有仇,他有仇要报!

  怎......怎么可能就这样倒下!

  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他手中的剑。

  无论如何,他都要报仇,报这血海深仇!

  “是懒了吗?还是疲倦了?累了?害怕了?”

  潺潺不卷的流水声中,传来了这么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

  云志慢慢的抬起头去,被流水浸湿的头发紧贴在额头上,淡淡的血腥味,混着天上豆大的雨水,流进了云志的眼睛里、嘴巴里。

  他倔强的脑袋,不愿屈服着背上砸落下来的玉珠,如同冬天里被寒雪覆盖的腊梅一般,高傲的抬着自己的头颅。

  在他的面前,模糊的视线之中,一个挺拔的,如同高山一般高的身影,缓缓地出现在了潺潺的流水当中。

  一席薄衣、气质凌然。

  手中的如意,即便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中,依旧不沾染一点风尘,透明的发亮,透明的崭然生辉。

  在那仿若明镜一般的如意表面,云志看到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少年。

  不过七岁,满身鲜血,雨水混着溪水,如同一头狼狈的小麋鹿,在满是饿狼的包围当中,孤独......无助......

  繁密的雨水,自他的发梢落下,就在水面上,染成了一片猩红。

  血......大战过后的血!

  凄美、悲凉,却又痛彻骨髓!

  这一刻间,印入眼帘的鲜血,仿佛带给他无穷无尽的力量一般,支撑着他那瘦弱的身躯,慢慢摸索到指尖前和他身躯一样高的长剑,剑尖撑着水底,慢慢的站了起来。

  站起来的云志,蹒跚的步伐刚要往前走,响起了身前那仿若仙人一般的轻笑声。

  “是想要去报仇吗?”

  身前的身影,眼神之中,透露着一股剑锋一般的厉芒。

  “是!”

  云志骨节泛白的手掌,狠狠地握住了手中的长剑。

  与剑一般高的他,这一刻,仿佛带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这一股力量,可以让他报仇,可以让他手刃仇人。

  可惜。面前仿若傲雪寒梅一般的男子,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你觉得,连一个普通人都打不过你,可以报仇吗?可以亲自杀了白云宗的宗主吗?还是说,你认为,还有第二个父亲、第二个母亲,替你抵
挡狠刺过来的长剑吗?”

  仿若仙人一般的男子,璀璨发亮的如意,遥遥的指着一旁站都站不稳的云志。

  “你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你要如何报仇,你连手中的剑都拿不动,你要如何杀敌?你难道忘了,你身前的血,你手中的剑,是谁的血?是谁的剑?你的父母牺牲自己保全于你,是为了让你这么不爱惜你自己这条命,是为了让你没有能力口口声声喊着报仇而送死吗?”

  面前男子的话,一字一句,如同头上劈开天幕的闪电,字字诛心的落到云志心里。

  这一瞬间,他握剑的手,松懈了;他报仇的心,疲倦了。

  累了,痛了。

  身前的鲜血,太红,太烫人了!

  他前进的脚步,终于是在男子的话语声中,停滞了......

  “你的父亲,你的母亲,所求为何?你要如何报仇?想明白这一点,你......才值得......”

  “砰!”

  男子的话未说完,一声震慑天地的跪拜声,硬生生的打断了男子的话语。

  只见不及剑高的云志,满身鲜血的少年,坚定,而又挺拔的跪在男子身前,跪在这潺潺的流水当中。

  “请前辈......”

  一字一句,在上下颤抖的嘴唇中,哆哆嗦嗦的喷射了出来。

  “请前辈......收我为徒!授我武艺!传我德才!我要报仇,报仇!报这杀父之仇,报这灭门之恨!!!”

  七岁的少年,在这糟糕的雨夜,顶着豆大的雨珠,就这般坚韧决绝的跪在了计苍生的面前。嘴中迸发出的话语,如同这漫天的旱雷一般,震得鸟禽惊慌,震得天下动荡,震得山河破碎!

  看到这坚定挺拔的身影,计苍生面无表情,手中的翡翠如意通透莹亮,缓缓转身,徐徐开口:

  “若无小天下,何来纵古今?才高七擒策,时赋牧长歌!”

  一字一句的诗号,在这雨夜当中,如同指路的灯笼一般,照着七岁少年崎岖泥泞的道路上。

  后者挺着虚弱而又疲累的身体,缓缓地起身,静静的跟在计苍生的后面。

  就算大雨倾盆,他的身影,也是不屈不挠。

  在这夜色中,如同计苍生的影子一般,缓缓地跟在他的身后。

  没有人知道,在这一晚,一个搅动七界的奇才将要诞生,一个拨弄天下的谋者将要破立,一个让后世记载了成千上万年的名字,将要印刻在动荡的七界之上。

  他姓凌,名云志。

  正是——挥袖尽展凌云志,负手苍黄定为轻!

  而在这一天,不仅是暴雨倾盆,更是清洗整个陈国势力的一天。

  云志所在的凌云宗,在一夜之间,被同国的白云宗清缴覆灭,只剩下凌云宗少宗主凌云志一个人,掉入了这万丈瀑布之下。

  谁也没有想到,在凌云宗覆灭的时候,一名在凌云宗宗主家做客的能够搅动天下的人物,正带着这个死里逃生的凌云宗少宗主,一起步上满是血腥的复仇之路。

  而漫天暴雨中的计苍生,自他的身上,淡淡的浮现着一层天蓝色的雷电气罩,仿佛是一个鸡蛋壳一般,自上而下的包裹住他的全身。

  就算是豆大的雨珠,在落到计苍生身上护身气罩的时候,也是如同水滴滴落在火焰中一样,燃起了数缕青烟,接着消散于无形。

  相比于行走在瓢泼大雨中衣履未湿的计苍生,跟在其身后的云志,却是浑身上下被雨水浇了个透心凉,如同是落汤鸡一般。

  黑暗的天色,连带散布在天色中的冷气,让云志冻得小手通红,身子一个劲的哆嗦。

  满是血迹未干的左右脸颊,也是在这寒冷的瀑布之下,变得红彤彤了起来。

  是的!经过这撕心裂肺的一晚,云志疲倦了。

  他的身子,已经再也禁不住任何的折腾了,浑身上下,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眼前的视线,也是仿佛坐船一般,左右的飘忽不定。

  即便计苍生的背影就在眼前,云志的视线中,也是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两个计苍生。他手中的长剑,更是在行走之间变得越来越重,变得越来越冷,手指碰在剑锋上面,冷的冰凉刺骨。

  而身前的计苍生,却是没有因为身后云志的身体而放慢脚步,行走之间,依旧是一个步子可以抵得上云志三四步。

  终于,在走出了这个满是雾气包裹的大瀑布之后,计苍生停下了脚步。

  在头顶雷电交织的天色中,计苍生缓缓地转身,他的目光放在了云志的身上。

  “如何?是累了吗?”

  计苍生波澜不惊的语气缓缓响起。

  “没有!”

  云志用剑支撑着身体,对着计苍生倔强的摇着头。

  计苍生的目光,顺着云志倔强的眼神,落到了云志手中的剑上。

  只见原本什么伤都没有受的云志,此刻的双手却是血迹斑斑。

  “既然想要倒下,又何必非要强撑呢?”

  计苍生缓缓的开口,而一边的云志却是语出惊人。

  “因为......徒儿若是倒下,就跟不上师尊的步伐了!”

  云志的话,让一边的计苍生眯了眯眼。

  “所以,你就用锋利的剑锋割破自己的手指,利用疼痛来替代昏迷吗?”

  “只有这样,徒儿才能追的上师尊!”

  “哈......”

  听到云志这样说,计苍生冷笑一声。

  “你......体会到了吗?”

  话音响起,就见计苍生缓缓伸出手中的翡翠如意,如意的顶尖,冷冰冰的指在了云志的额头上。

  刹那间,与之前碰触到肌肤上的冰冷不同的是,一股热乎乎的软流,如同冬天里的参汤一般,自云志的额头上缓缓流动,最终遍布云志的五脏六腑、双手双足。

  手中的翡翠如意一边指着云志的额头,计苍生一边不温不火的道:

  “没有力量的人,在这大雨天,只有淋雨的命运。没有力量的人,在这冰冷的夜晚里,只能被疾病所包围,没有力量的人,甚至连这处山谷都走不出去。这世间,一直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就好像你的父母,你的宗门一样。没有力量,只会被人欺压,没有力量,只会惨遭灭族,没有力量,甚至连手中的剑都提不起来,这一点,你懂吗?”

  “师......”

  计苍生翡翠如意中渗透出的力量,让一边的云志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师尊......我懂得!”

  “哈......”

  听到云志一声师尊,计苍生冷笑一声。

  既没否认,也没有承认,而是直接转移话题道:

  “既然如此......你知道白云宗,为何要灭杀你们凌云宗吗?”

  计苍生的一句话,让一旁闭着眼睛舒服的云志猛地睁开了眼睛。

  两只亮如星辰的眼神中,闪烁着冰冷的仇恨光芒。

  “因为......护宗三卷!”

  云志这几个字,几乎是用牙齿一点一点轻轻咬动出来的。

  而听到云志这样说,一旁的计苍生面无表情的收回顶在云志额头上的翡翠如意,徐徐开口道:

  “听到了吗?诸位白云宗的......追杀者!!!”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