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奇怪的村民

第一章 奇怪的村民

  10月份的天冷意袭来,已经有了初入冬的寒意。

  张桐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下火车后来到车站,又坐上了回乡的小客车,两个小时后,客车到站,他提着行李,走上了前方蜿蜒的山路。

  张桐原本就是这山里出来的人,说起他的身世,也多少有些可怜,张桐的父亲原本是大城市的人,后来下乡当老师,认识了张桐的母亲,之后便留在了山里,张桐清晰的记得,他年少时,村里一夜死了三个人,分别是老人,年轻人,和一个小孩,山里老人认为这是凶兆,要求村长请个大师过来给去去戾气,于是家家户户出了些钱,在外面请了一个大师。

  那个大师是个30多岁的男人,戴着金手表,穿着一身名牌休闲装,开着一辆轿车带着三个徒弟就来了,这大师的感觉倒没有觉得有多大本事,但是,却能看出他很有钱。

  张桐小的时候,别说金手表了,村里人都没几个见过黄金,当看到这位财大气粗的大师到来时,都像是见到了新鲜玩意,附近的村名都来了,围的里三层外三层。

  张桐的妈妈是村里出了名的美人,这位大师来了之后,张桐的妈妈负责的招待。张桐还记得,那大师来了之后,在蜿蜒的山路上做了一场法事,收了钱,就走了,但他的妈妈,从大师走的那天起也不见了,毫无疑问,一定是跟着这有钱人跑了,张桐的父亲从此一蹶不振,留在山里养育张桐,教书,等待张桐母亲回来,直到几年前,张桐父亲去世,他也离开了大山,到外面打工。

  灰蒙蒙的天气,让原本僻静蜿蜒的山路多了几分阴森之气,张桐拉了拉衣领,忽看到前方雾气处有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女人身影若隐若现,张桐揉了揉眼睛,在看去,却什么也没有。

  “小桐啊!”

  张桐听到声音向身后望去,一60多岁的老汉赶着牛车,匆匆而来。

  “刘爷爷,你怎么在这。”张桐很兴奋,能在山路中看见熟人,意识不再是孤单一个人走山路了。

  刘爷爷是山里的老人了,张桐小的时候,没少过去蹭饭。

  “我到镇上去买庄稼种,想到快到你爸祭日了,你该回来了,就在车站那等了你一会,没想到错过了,快上牛车吧,山里阴气大,一到傍晚就会起雾,咱们得赶紧回去了。”刘爷爷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指了指自己的牛车。

  张桐很高兴,这山路步行到村里,还要两个小时呢,有了这牛车,速度就快多了,想到小时候,没少扒着刘爷爷坐他的牛车,可张桐觉得刘爷爷这次很奇怪,他平时见到张桐回来,都欣喜的很,可这次却是愁眉不展,手里的旱烟,一直没有停过。

  临近傍晚,果然山里的雾更加浓郁了,张桐看着刘爷爷的表情问道“刘爷爷,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啊,我看您不太高兴。”

  刘爷爷摆摆手说“没事,就是回去晚了,怕你叔叔婶婶担心。”

  张桐侧着头看着刘爷爷,一年不见,刘爷爷又显得苍老了不少,这时他发现,刘爷爷眼眶含泪,似乎有许些不舍和委屈,刘爷爷一生要强,张桐哪见刘爷爷这样过,刚要开口说话,刘爷爷又问他“小桐啊,这些年,在外面,有没有谈对象啊。”

  张桐羞愧的挠了挠头“刘爷爷,就我这条件,没爹没妈,又没
钱,哪个姑娘肯嫁给我呀。”

  刘爷爷点了点头,说道“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张桐感到很奇怪,别的长辈知道工作几年都没谈个对象,不免叨唠一番,可刘爷爷这话,让他摸不着头脑,不过张桐也并不想谈对象,因为他心里一直有一个人,那是张爷爷的孙女,比他小两岁,两人是青梅竹马的玩伴,每年回乡,张桐也是十分期待能见到她,想到这里,更想快点进村了。

  这时张桐随意看了一眼牛车身后的蜿蜒山路,走过的一片已经慢慢起了雾,可他竟发现,那位白衣女子的身影,依旧在朦朦胧胧的雾气中,像是一个年轻俏丽的女人冲着张桐在笑,隐隐约约,张桐觉得,这个女人似乎一路在跟着他。

  又走了一会,刘爷爷和张桐的牛车进了村子,一路向刘爷爷的住处而去。

  现在天黑的早,7点钟已经有些黑了,刘爷爷家里亮着灯,刘叔和婶婶正在门口观望,看到刘爷爷带回了张桐,心里一阵欢喜。

  下了牛车,刘叔和婶婶立刻迎了上来,十分关切的问张桐路上累不累,这可真是奇怪,刘叔待张桐也不是特别好,婶婶就更不用说了,一直认为张桐打着她女儿的主意,若不是看在刘爷爷的面子上,早把他轰出去了,刘爷爷依旧皱着眉头,吧嗒吧嗒抽着旱烟。

  张桐向院内望了一眼,问“晓兰呢,怎么没看到她。”

  婶婶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之色,但很快又恢复笑颜。“她在厨房做菜呢,小桐快进去,晚上寒气重,在冻着可就不好了。”

  叔叔婶婶似乎知道他今日一定会来,早已在桌
上备好了酒菜,一路上张桐也饿了,上桌后一边吃一边与刘叔聊了起来,婶婶说帮他收拾房间,不在饭桌,刘爷爷似乎没有食欲,坐在椅子上紧皱着眉头。

  这时,晓兰端了一盘菜上来,张桐立刻向她打招呼,过了一年在见到晓兰,张桐觉得这姑娘越发女人味了,虽然身着简单的衣饰,可玲珑有致的身材这两年越发迷人了,加上她那洁白的肌肤,丝毫没有任何装饰的小脸,扎着两个简单的麻花辫,如此清新淡雅的女孩,在城里可是很少见了。

  奇怪的是,往年晓兰看见张桐都是十分兴奋,可这次,晓兰却面露愁容之色,看到张桐的时候,眼眶竟然还含着泪,难道是受什么委屈了?正当张桐胡思乱想的时候,刘叔打断了他的思绪。

  “小桐啊,你还没有对象是吧,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个家了。”

  张桐听到这一番话,心中不免有些激动,难道刘叔看上他了,想让他做刘家的女婿!

  “是啊刘叔,我今年23岁了,在咱们村里,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好几个了。”张桐这么说的意思,自然是非常乐意当他们的女婿。

  刘叔笑呵呵的给张桐倒了杯酒“那好,刘叔这正有一个漂亮姑娘,明天给你引见一下,这姑娘是城里人,就想找个乡下踏实的男人结婚,你瞅瞅,要是行,刘叔给你办事,立马结婚。”

  张桐一听竟然是要给他说对象,难怪晓兰一脸委屈,顿时泄了气。“刘叔,其实,我还不太想这么早结婚,还是算了。”

  刘叔一拍桌子,两眼怒瞪张桐,张桐被他突如其来的做法吓了一跳。

 &emsp
;“不行,小桐,你年纪不小了,该结婚了,这些年,刘叔待你也不错,让你相个亲你都敢拒,到底有没有把刘叔放在眼里,要不是仗着和你爸的交情,你以为,谁的心你刘叔都帮着操啊!”

  眼瞅着刘叔就要生气,张桐只好应了下来,不过就是相亲,见了在推掉就行了,也不算枉费刘叔一番好心,相亲嘛,又不是一定就能相中,至于晓兰那里,找机会在和她解释。

  张桐看了一眼客厅两边的房间,静悄悄的。“刘叔,我虎哥呢,听说他出去打工了,工作可以吗。”

  刘虎是刘叔的长子,从小被家里惯大的,吃喝嫖赌抽,前两年还进过监狱,不过听说这两年改邪归正,出去打工去了。

  “那小子,净给我惹事,不回来正好。”刘叔提到他,一脸怒气,二人只得差开话题,去聊别的。

  可能是太累了,张桐睡到了第二天中午,醒后随便吃了几口剩饭,刘爷爷牵着牛车过来,带他去后山的坟上烧纸钱。

  后山地处偏僻,几乎附近村里死了人都会埋葬在后山,所以这地可能是阴气太重,即使是大白天,都是灰蒙蒙的天气,和阴冷寒意。

  出了村,在去往后山的路上,颠簸的道路两边,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坟地,没有墓碑,被杂草覆盖,荒山野岭,给人一种前往地狱的感觉。

  到了坟前,张桐给父亲烧了纸,准备回去,明天一早,他还要回去打工呢。刘爷爷让他到后方的牛车那等他,说有些话想给张桐的父亲说,牛车距离坟地还有一段距离。

  张桐没想到刘爷爷对父亲的感情如此深厚,于是离开,到牛车那里去了。

  此时灰蒙蒙的天又开始下雾,这山里可真怪,一年四季没雾的时间太少。张桐无聊的看着手机,突然一道女声传来。

  “张桐。”

  张桐抬起头,见远处的雾气中有一个女人的身影。

  女人缓缓而来,是昨天在山路的雾气中看到的女孩,一身白色连衣裙,纤纤身段,看起来像是个美女,可她却戴着一层面纱,看不清真实模样。张桐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见她,可立马又意识到了不对劲,这女孩没有走路,是直接飘过来的,而且,大白天打着一顶黑伞,小巧的瓜子脸上没有丝毫生气的感觉,难道,她不是人!

  张桐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白衣女鬼站在了距离张桐的不远处。

  “张桐,赶快走,不要留在这里了,否则,你会有大麻烦的。”女鬼开口说,声音清甜,很好听。

  “你……你是谁!为什么和我说这些!”张桐感觉双腿都在颤抖,长这么大,从不相信世上会有鬼这东西,没想到,今天还真让他遇见了。

  “我是别人派来保护你的,张桐,快走吧。”女鬼说完转身,飘着身子,进入了前方起的迷雾里,消失。

  张桐此刻哪还有心思待在原地,立刻去找刘爷爷,还没跑过去,就听到刘爷爷沙哑的声音,再说着一些对不起张桐父亲的话。

  刘爷爷听到脚步声,起身擦了擦眼角,带着他离开了这里,张桐也没有多想,因为他脑子里一直回忆着那个女鬼,还有说的那番话,有人派女鬼来保护他,那会是谁想要保护他呢?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