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1章 父代女命

第1章 父代女命

  我叫玲珑,生在黑花村风水杜家。

  提起杜家,人人都要避退三分,因为不祥。

  据说我们杜家惹到了阴人,导致世世代代永无宁日。

  生男必入阴司整天和死人打交道,生女则20岁生祭,尸体挫骨扬灰撒入阴人墓葬为奴为婢。

  更有甚者,说那阴人是只鬼凤凰,以天地为葬,格局大的很,说我们杜家是永无翻身之日。

  但……呵呵,我是不信的。

  虽然我家有个风水铺子,但跟阴司却是三杆子打不着的关系,因为杜家有个祖传的规矩:只看阳宅,不看阴宅(墓葬)!

  本想着熬过20岁生日谣言就会不攻自破,却不料生日刚过我爸却意外出了车祸。

  弥留之际,他撑着一口气狠狠逼我赌咒发誓,一定不要破了风水铺子的规矩!

  我憋着泪整个人都慌了,连忙点头发誓,就怕他走的不安稳。

  可谁料,我爸没了气,眼睛却瞪得通圆……

  当时我只当他是因为车祸横死导致,并未作他想,可自那之后,身边诡异的事情却越来越多……

  事情还得从毕了我爸身后事开始说起。

  当时我一个小姑娘家操办那么大的丧事加上心理打击,三天下来已经是没钱没体力了,躲在家里前堂铺子睹物思人。

  没想到当天晚上竟有生意上了门,只是来人面黄肌瘦的,张口就问黑河村阴宅,我摇头打发了,这规矩是祖上定的,再加上这是我爸的遗愿,就算没钱也不能动摇。

  第二天晚上,来了个穿金带银踮脚尖的胖女人,问的也是黑河村阴宅。

  我立时摇头:“不好意思啊,杜家不看阴宅。”

  “不知变通,迟早后悔!”胖女人唇红齿白的,骂了几句见我不应也就走了。

  可第三天,又来了个人,我才发觉不对劲儿。

  从小就我们父女相依为命,我在家的时候都陪着我爸盯铺子,整个黑镇都知道我家不看阴宅的规矩,所以一年也没有几个来触霉头的,怎么这会儿就能一连三天的来?问的还都是黑河村阴宅?

  要知道那地方可是传说中阴人的墓葬地,从里面出来的人不是迷路就是噩梦缠身,我虽不信,但也总觉得晦气的。

  况且,谁都知道杜家和阴人的传说,所以……难不成是有人恶作剧?

  呵…捏软柿子捏我头上了!

  别看我平时温和不惹事,那是因为平时都有我爸顶着,可自己真正什么性子,只有我自己知道。

  就是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绝对能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的主儿……

  想着,活动手腕痞气起身就要逮住来人问清楚,却见来人身材颀长,刚进来就立马将门关上,转身间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来……

  他一头寸发,眉毛漆黑,月牙般好看的眼睛此时慌张得厉害,脸色发白,嘴唇干皮,180的个头朝我脚步虚浮的走来。

  “何……何遇?”这脸熟悉到猝不及防,“怎么是你?”

  何遇,我同班同学,风及一时的校草,从小我就没什么朋友,同龄的人都躲着我,等好不容易上了大学,不知道我家不祥的消息怎么传到了学校
,又成了众矢之的,除了何遇。

  不过好景不长,何遇大一就退学了,他家是黑镇有名的算命世家,退学是回去继承祖业了。

  但,第三天来的怎么是他?

  何遇几乎是踉跄到我面前:“玲珑!你爸死的时候是不是没闭眼?下葬之后是不是有人来你家问阴宅?”

  我所有的疑问都被堵在了嗓子眼,瞪大了眼睛,他怎么知道?

  何遇见我这么模样,额角有冷汗往外冒:“果然如此!玲珑,你爸找我们何家帮你做了换命,所以他死了你还活着,但是现在阴人要找我们麻烦,何家的香口已经连碎两天了,再不解决我们都得死!”

  我听着一激灵,血液凝固了般,大气都不敢喘……

  阴人……阴人是真的?我爸是代我去死的?

  我嗓子眼发干:“何遇,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我怎么信你?虽然我爸没合眼的事情我没往外说,可他是车祸横死,睁着眼睛也正常吧?还有问阴宅的人,也能打听到对吧?”

  “车祸当场横死不闭眼,但你爸又不是当场走
的,怎么会死不瞑目?”何遇摇头,说就算何家帮着换命也不该是这种死不瞑目的死法,肯定是阴人搞的鬼。

  “而且就算我能打听到有人来你家铺子,我能知道是问阴宅?还有你仔细想想,来问的是不是都面色不正常,脚跟不挨地?因为那压根儿不是活人!”

  我张了张嘴,愣是说不出话来。

  第一个来问的面色黄的就像是死人,第二个女人胖的得有200斤却踮着脚尖走,当时我就觉得奇怪……

  他的话彻底压断了我心里的最后一根稻草,浑身不自觉的哆嗦,眼泪越发的湿热:“你为什么不拒绝我爸?我……我去把死阴人的坟给扬了!”

  “你疯了!这件事原由以后再和你说!”何遇声音急促,拉着我的胳膊压住,“你冷静点,现在有补救的法子能把你爸的命换回来,不仅我们何家会好起来,更不用你去拼命,但你要去阴人墓葬叩拜几下,敢不敢去?”

  “敢!”我声音抖得厉害,给阴人叩拜我自然是不愿意的,但为人子女,就算再害怕再不愿意,也是会去的!

  话音刚落,何遇放松了般擦了下汗,说火烧眉毛就今天了,可必须子时之前到,车就在外面,事急从权,现在就走。

  我赶忙点头落锁,随着何遇上了车。

  从黑花村往西走到黑镇尽头就是黑河村,常年由一条河与黑镇其它村落隔着,何遇将车开到年久失修的桥前才停下,随后拿出一个包裹递给我,说是需要用到的。

  昏黄得车灯下,我接过包裹打开。

  下一瞬,看着里面带有黑色字迹的红盖头,浑身一抖立时麻了半边身子……。

  只见那红色盖头瞬间散落展开,黑红分明得字迹越发明显:

  “父代女……”

  父代女命,互换生死;四月初七,一去无回。

  我为玲珑,愿为身故;挫骨扬灰,做奴做婢。

  杜家满门,就此覆灭;阴恩昌盛,永世服臣。

  “骇!这……这是……”我脊背僵硬看何遇,嗓子眼干涩的厉害,“你是阴人派来的?!”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