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重生

第一章 重生

   天还没亮,纪无锦就早早的出来要饭了。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活了十三载,今天是个好日子,她的生辰到了!

   所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多听古人的话,总是不会出错的。

   然而,古人骗了她。

   在偌大的风城到处穿梭了整整一天,从天蒙蒙亮要到天黑,她愣是连一只虫子的影子都没看到。

   傍晚,憋着一肚子喝得快撑爆肚皮的西北风,纪无锦咬牙切齿的站在长乐街的中央。

   风是西风,她站在风中,身姿傲骨凌凌,一排凶牙在风中磨得霍霍作响。

   在路中间与她正对着的,是一只更加傲骨凌凌,更加凶牙霍霍的大黄狗。

   纪无锦非常生气,因为她苦苦寻觅了一天的,最有档次给她庆生的食物竟然正被一只难看的大黄狗叼在嘴里——肉包子!

   若是在平常,胆小如鼠的纪无锦不会跟它一般见识,然而那天不一样!

   “心比天高的小畜生,包子也是你的身份能享用的?是不是忘了你是一只狗!”

   “汪!”

   “哈?还敢凶我,畜生,纳命来!”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人畜大战。

   打斗险象环生,人畜都已然饿到了极点!

   路过的老百姓一阵唏嘘,

   “哟,这小叫花子,有点劲啊,锁喉!锁这畜生的喉,好,好样的,小要饭的!”

   大黄狗被她全力压在身下,她一把拽下了狗嘴里的包子,顺手擦了擦上面流着那该死的狗的口水。

   “好!”

   看热闹的立刻爆发出一阵叫好声。

   纪无锦得意的仰起头,一脚踹开那只狗,站起身,张开嘴,露出两排整齐的大板牙——她迫不及待的要享用这顿迟来的寿宴!

   然而,这犯了大忌!

   当时她还站在长乐街的中间,炫耀心切,她没等走出马路,就狼吞虎咽的啃起了战利品——这是大忌!

   她的嘴巴已经碰到了那包子的边沿,锋利的牙齿眼看就要撕开包子皮的防线。

   忽然,天暗了下来。

   耳后一阵呼呼的风鸣声,她下意识转过头去
,不等她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就见一个巨大的黑影飞快的向她冲来,

   “找死啊!”

   “哒哒!”

   “唉哟,可怜的小叫花!”

   那一刻,画面就像定格了。

   纪无锦张着嘴巴,那包子就在她嘴巴的边缘,却再也没办法往嘴里进一步。

   一切不过瞬息之间,巨大的冲力伴着马蹄声狠狠的撞到了上她的脑袋上,眼皮狠狠一翻,

   “这是我人生的,最后一个白眼了……”

   她飞了起来,甚至都来不及说出剩下的那个“吧”字。

   天空在她的眼睛里转了好几个圈,接着脑袋磕到坚硬的地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万万没想到,她还能醒过来!

   缓缓地睁开眼睛,层层叠叠的轻纱幔帐堵住了整个视野。

   脑袋经过漫长的回路,终于找回一点思绪时,纪无锦“噌”的一下坐了起来。

   “升天了?”

   低下头,纪无锦傻眼了,这滑溜溜的东西是
什么?锦衾?天上也有这东西?

   眼睛飞快扫视一圈周围,这是个陌生的房间,除了帷幔还是帷幔,从屋顶垂落到地面,五颜六色很是养眼。

   伸手欲拉开被子,一双手却活生生定在了半空中。

   呆呆的摸向胸前的两坨肥肉,她费劲的咽下一口口水。

   “这是啥?”

   双手捏了捏那“凸起”,灌汤包一样的触感让她更加迷茫了。

   这两坨霸气的肥肉仿佛是叫胸吧……等等,这双手……

   一双白净异常的手,一双削葱根一样的手。

   这不是她的手!

   脑子里拉响高声预警,瞬间跳下高高的床铺,胡乱的拨开碍事的帷幔,她“咚咚”向外跑去。

   眼睛四处扫射,在一扇朝阳的窗户下,发现了一面铜镜。

   风一样地冲过去,刚把住镜框,就看到镜子里一个不知所措的女人正批头散发地正瞪着她。

   纪无锦倒吸了一口冷气,浑身一软,坐到那镜下的圆凳上,

   镜子里的女人同样惊呆了,脑
子短暂的一片嗡嗡声,纪无锦眨了眨圆溜溜的大眼睛。半响,抬起头,眼神穿过屋顶。

   “老天,你玩我……”

   镜子里的女人下巴微尖,嘴唇丰盈,眼睛圆圆,肌肤白白,头发黑黑,二十出头,精致的五官加上上扬的眼角显得妖娆妩媚,韵味十足。

   显然不是她。

   不仅不是她,还是个她认识的人!

   纪无锦经常要饭的地方是长乐街,这条街它位于缙云王朝的首都风城,它富得流油,可以说除了皇宫,这里是整个金云王朝最繁华的地方。

   长乐街的繁荣是四海之内人人向往的,而在这里的老板们,也是一个赛一个的阔绰!

   她经常来长乐街要饭,因为在这里,总能碰上一些人傻钱多的老板,而这个镜子中的女人就是其中一个!

   这女人的店铺开在长乐街的最西头,是个气派的二层楼宇,装潢绯红,木栏雕花,做工繁复。只要走到长乐街上来,就很难忽略这样一座惹眼的建筑,也很难忽略这个喜欢抽旱烟的惹眼女人。

   她也总喜欢把嘴唇抹得跟那阁楼一样绯红,并且手握一根长长的旱烟,坐在那楼门前的门槛上,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眯眼望着长乐街街紧东头的皇宫若有所思。

   “恭喜发财,您真漂亮啊老板娘!”

   这女人每每听到这,就会兴致勃勃地随手扔出半个馒头。

   “活菩萨,老板娘您真是活菩萨呀……”

   这时候,那女人总会扬起描得细长的淡棕色眉毛,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

   “小东西,过两年长大了,来娇妈妈楼里赚银子花,好不好?”

   落荒而逃。

   没错,这女人开的店不是别的,正是妓院!

   妓院的名字叫笑香楼,楼里的姑娘都叫她娇妈妈,上门找自家男人的良家妇女都叫她死婆娘——她是笑香楼的老鸨:花无娇!

   “娇妈妈……”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纪无锦一头狠狠磕在铜镜上,娘的,说曹操曹操到!

   “娇妈妈你起了么?”

   再抬起头,纪无锦脸上已是一片诡异的笑容,投胎到这么个富婆身上,相遇就是缘分,荣华富贵,已然在向她招手!

   花无娇好走不送!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