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六百九十章 大结局

第六百九十章 大结局

  十五年后。

  少年一去数十年,父母白了头,稚子变沧桑。

  司家别墅,花园里。

  司华霆身边围着好几个三四岁的小孩子,吵吵闹闹,逗得司华霆笑的都合不拢嘴。

  在花园的棋桌前,宫霆琛和司灏远两人十分的认真的博弈,气氛十分的紧张,本是一盘好奇,却被突然出现的风淳和落枫完全搅乱了,气的下棋的两人恨不得把这两个捣乱的人扔出院子。

  仆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对着落枫喊道,“落枫少爷,那个爱打人的姑娘又来找你了!”

  一听到仆人的话,落枫的脸色变得就是想吃了很多辣椒一样,都快冒烟了,“怎么又来了,”到处找地方躲藏,把风淳逗得哈哈大笑。

  “风淳少爷,还有舅公夫人也来了。”

  仆人的话让风淳的笑声戛然而止,立即去追跑远了的落枫。

  看着落跑的两人,风落雪无奈的笑了笑,“这么大的人了,还是和孩子一样顽皮!”

  院子里来来回回都是人,忙着家宴。

  “今天可是凡凡战神归来的重要时刻,那个红灯笼要挂的高一些,还有这边,哎呀,那个不行。”

  ······

  不管大事小事,文心都会面面俱到,一个人都快把所有事情都做了,一会忙着菜肴的准备,一会忙着宴会的装饰,一会儿又得到门口看看司亦凡回来没有。

  张司灏就跟在她身后,不管她做什么,说什么,他都会抢先一步。

  “你看看人家,纳兰慕辰,你就不能勤快一点吗?”

  “心儿,我这不是年纪大了吗!”

  纳兰慕辰得到了宫晚心狠狠地一个白眼,以及重重的一脚,他们两人自从结婚之后,纳兰慕辰真是没有少挨揍,可是却不敢反抗。

  要知道宫晚心家里,没有谁是不会功夫的,而且就连傅工言和纳兰慕雪以及纳兰慕岩都是向着宫晚心的,只要宫晚心一告状,纳兰慕辰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全世界都会来征讨他。

  “你还不去看看,卓叔叔一家,华叔叔一家,还有傅叔叔一家,都来了没有。”

  虽然极其
不情愿,但是纳兰慕辰也只能是乖乖的额听话。

  明明纳兰慕辰和傅工言、卓尼、华尔他们都是平辈的,但是自从娶了宫晚心,他只能是任凭差遣,谁让宫晚心是小辈,而且还是他们家的最高领导。

  关键是他们家的孩子,也可以随便的欺负纳兰慕辰,现在纳兰慕辰可以说是生活在食物链的最底层。

  从知道了司亦凡今天回来,一大早,宫思冥和司晚就到了大门口等着,一直等到现在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司亦凡这一走就是十五年,期间只收到三封信。

  纵然是宫思冥和司晚这样的开明的家长,十五年没有见过儿子一面,心里也是十分的伤感的。

  终于,司亦凡可以安全回到家,他们很是开心。

  “晚晚,你说凡凡会变成什么样子?是不是又长高了?他走的时候才十一岁,现在已经二十六岁了。”

  说话时,宫思冥的眼眶中已经有泪花在闪烁。

  经过了真正三年的康复治疗,宫思冥才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现在宫思冥虽然没有了以前的一身好功夫,但是身体还是要
比一般人强一些的。

  这少不了司月和张奇凛的食补和药补。

  “我也在想,凡凡现在会变成了什么样子,我觉的应该和你年轻的时候一样。”

  司晚靠在了宫思冥的身上,眼睛看着远方。

  他们请的人都已经陆陆续续的到了,但是始终没有见到司亦凡的身影。

  “阿冥,凡凡怎么还没有回来?”

  “晚晚,放心吧,阿凛和月亲自去接的,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他们真的很是担心,张奇凛和司月已经出门快六七个小时了,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就走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这种期待的心,让司晚和宫思冥都有些着急。

  终于在远处一辆军绿色的车行驶了过来。

  “阿冥,回来了,凡凡回来了。”

  司晚从来没有想过,司亦凡一走就走了十五年,十五年一面都没有见过。

  宫思冥尽力的保持着镇定,但是眼泪已经夺眶而出了。

  车在司家别墅的门口停了下来,张奇凛和司月先从车上下来,脸色有些不太好。

  这种表情,司晚和宫思冥都很是明白,代表着司亦凡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但是没有得到准确的回答之前,司晚和宫思冥都努力的稳定着自己的情绪,他们不能乱想。

  司亦凡十一岁离开家,二十六岁才归来,不会有什么意外地,如果有什么事情他们会提前得到消息的。

  在司晚和宫思冥期待的眼神中,一个人从车上下来了,他们知道那是司亦凡,就算是十五年不见,但是他们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儿子。

  司亦凡穿着一身军装,身材魁梧,脸上的胡子是刚刮得,下巴那里被刮胡刀划破的地方还在渗血,司亦凡现在长得比宫思冥还要高半个头。

  他走到了司晚和宫思冥的身边,恭恭敬敬的朝着宫思冥敬了个军礼,那气势比当年的宫思冥还要更霸道。

  “爸,妈,儿子回来了。”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哭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家里的人都出来的。

  司亦凡挨个叫着人,身上已经再也看不到当初那个稚嫩的少年模样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位久经沙场的将军,是在战场上让人闻风丧胆,让雇佣兵都会胆寒的超凡将军。

  宫思冥上前一步,将司亦凡抱在怀里。

  当他感受到司亦凡空荡荡的右边袖子时,他终于知道司月和张奇凛的脸色为什么会难看了。

  纵然是铁血男人,宫思冥还是埋在司亦凡的肩头痛哭了起来。

  所有人都能看的到,司亦凡右臂没了。

  文心和宫晚心都趴到了丈夫的肩膀上痛哭,看着大家都哭了,司亦凡笑着说道。

  “今天是一家团圆的日子,开心的哭一哭可以,但是不能把眼睛哭肿了,不然你们就看不清我这张英俊的脸了,我可是为了你们,刻意刮了胡子的。”

  不愧是宫思冥和司晚的儿子,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不会乱了分寸。

  一切苦难都会过去的,他们一家在一起,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得到他们。

  一家人破涕为笑,都看着司亦凡那张俊美邪魅的脸,真的很帅,比宫思冥还要帅。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