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楔子 奇怪的送葬人

楔子 奇怪的送葬人

  夜深,死寂。

   冷风吹过树林,发出沙沙的响声,月色十分的惨白,仿佛给大地披上了阴冷的地毯。

   在一座偏僻的大山中,有一群移动的身影,靠近了看,是一群村民打扮的人。这座偏僻的大山中有一座规模约百人的村庄,村庄不大,但也有几十户人家,伴随着夜色,隐匿于这群山叠嶂之中。

   所以在深山中看到村民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仔细了看,却依然发现奇怪的地方,这些村民打扮的人的手臂上都绑着一条白色的布条,而且在人群中,有着几位大约1米8的大汉,这几个大汉肩膀上都扛着木把。

   而木把上架这赫然是一口棺材!这口棺材比一般的棺材要大得多,至少可以容下三四个人的体积,不但如此,棺材也十分的漆黑,棺材上下都雕刻着许许多多的花纹,做工十分的精细,仿佛这不是一口棺材,而是一件艺术品,靠近了闻,还可以闻道一股清香。

   这口棺材若是拿出市面,必定掀起欣然大波,因为这口棺材正是木材中的贵族,阴沉木,又名乌木。

   阴沉木自古以来就被视为名贵木材,稀有之物,是尊贵及地位的象征。我国民间素有“纵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方”和“黄金万两送地府,换来乌木祭天灵”的民谚。

   而且,乌木自古以来就是皇室专用之材,民间更是不可以采用,形成的困难,再加上当时统治者的禁止,所以阴沉木相当的稀少,如果这口棺材放在市面上,恐怕也是有市无价。

   山路异常崎岖,阴冷的风贴着人的皮肤,凉到了心里。就算徒步而走的人,都会因为山路的难走而累得气喘吁吁,但奇怪的是,无论是送葬之人还是扛着巨大棺材的大汉,他们都面无表情的不急不慢的走着,他们连呼吸都一致相同,因为他们呼出来的白气频率都一模一样!像极了没有生命的行尸。

   他们是谁?他们为谁而葬?这口棺材中躺着的难不成是皇室中人?

   当村民走到半山腰处时,一位走在人群中较为靠前的老妪突然走到了队伍的前面。

   这位老妪身材较为矮小,走在人群中,被人群所挡,不易被察觉,当她走出来时才发现她身上的服装与村民有极大的差别。

   她的衣着十分的怪异,头上还插着一些不知什么动物的羽毛,脸上还涂了各种各样的油彩,像极了电视里的巫婆。

   她同样面无表情的走到队伍的前面,举起一直握在手里的
铃铛开始摇晃。

   “铃铃铃”

   铃铛声在这寂静的深山中显得格外的清脆响亮,打破了原本安静的气氛,惊醒了一群在沉睡的飞鸟。

   送葬队伍依旧不急不慢的面无表情的走着,似乎铃铛的声音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速度,大约走了一会,队伍突然集体的停了下来,是的,集体停了下来,而且动作十分的整齐,在队伍停下来的同时,老妪手中的铃铛声也戛然而止。

   整支送葬队伍一动不动,像是被人死死的定住了身子一般。

   究竟是什么让这支奇怪的队伍停了下来?

   借着月光往前看去,发现在这支队伍的前面有一座十分破旧的山庙,外围的土墙上都布满了绿油油的青苔,庙匾也不知何时丢失,也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但是令人感到诡异的是,这座不知荒废了多久的寺庙,它的大门却是十分的崭新!

   红色的大门在这座破旧不堪的寺庙里显得格外的显眼。腥红色的油漆在惨白的月光下发出诡异的光芒,如果仔细闻,冷风中除了阴沉木的清香外,似乎还能嗅到血的腥味,一股凉意穿透身体,仿佛禁锢千年的寒意突然得到释放。

   几个大汉把肩膀上的棺材卸了下来,动作十分的整齐划一,举起,蹲放,如同古代将士们操练般整齐。

   棺材刚放下,送葬队伍就全都往后退了一步,然后集体跪了下来,头叩在了地面上,包括走在队伍前面的那位老妪,她也退到了棺材旁,面朝着地面。

   几个大汉合力一推,棺材盖被推落在地,发出一道沉闷的响声,棺材盖一落地,几个大汉也连忙跪了下来,面朝着地面,不敢丝毫的犹豫,仿佛生怕自己跪慢了似的。

   在惨白的月色的映照下,棺材中是三位拥有年轻面庞的女子,她们身穿红色旗袍,头戴发髻,虽然不是倾国倾城,但精致的面庞透露着中国古代的女性美。

   “嗷唔”

   山顶上有一头身体健硕的野狼对着惨白色的月亮高嚎一声,紧接着四面八方都响起了狼嚎声,数量多得惊人,一双双眼睛都在黑夜里发出渗人的绿光。

   这时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道女人的歌声,歌声仿佛很悠远,又仿佛很近,飘飘荡荡,如青烟般缥缈,又如耳边萦绕,虽然婉转动听,但声音里却满是深深的哀怨,仿佛心中有诸多伤愁。

   
听到歌声,跪在地面上的村民居然开始颤抖了起来,他们的心脏仿佛被人揪住了一般,牙齿不由自主的打颤,也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恐惧。

   就连高声嚎叫的狼群在歌声出现后,也全都安静了下来,四周又变得安静了很多,除了女人的歌声在传荡着外,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过了片刻,四周忽然刮起一场大风,山谷间的大风吹得“呜呜”作响,周围的树叶“沙沙沙”的发出响声,一棵棵大树被吹得东倒西斜,寒风吹在人的脸上,如同被刀子狠狠割了一般。

   紧接着一股足以吹起人的大风居然从棺材中卷起三位年轻的女子,在空中旋转几圈后,便朝着寺庙裹去,速度出奇的快,就当三位年轻的女子快要撞到紧闭的大门时,那扇腥红色的大门突然猛地打开,三位女子就被那股大风带进了寺庙之中,然后只听见的“嘭”的一声,大门重重地关上。

   大门关上的那一刹那,传荡在这片山谷的歌声也戛然而止,是的,就这样突然的停止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事情只发生在了那一瞬间,快得让人无法来及去思考,快得让人怀疑刚才的一幕是否真实,快得诡异至极。

   一切又归于了寂静阴冷,四周也没有丝毫的声音,偶尔也只能听到树叶沙沙的声音。

   过了好大一会,跪在地上的人才缓缓的站了起来,几个大汉走到棺材面前,面对空了的棺材,他们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在这个深秋的黑夜中,在他们的额头上依稀可见布在他们额头上细细的汗珠。

   大汉们抬起地上的棺材盖,盖在棺材上,然后再次动作整齐的将棺材抬了起来。

   此时跪在一旁的老妪以及送葬人也全都站了起来,见到壮汉抬起棺材后,都整齐的转身离去。

   或许是下山的原因,又或者是棺材空的缘故,送葬队伍步伐快了些许。

   片刻之后,大山中就再也看到任何人,一切又归于了平静,在惨白的月光下,这座大山的黑夜愈发的漆黑,寺庙猩红色的大门在惨白的月色依旧透露诡异的红,不!比之前更甚!如同一头远古巨兽的血盆大口。

   “沙沙沙”

   深秋刺骨的寒风吹得树林作响,惨白色的月光照在这片山谷之中,但无边的黑暗吞噬了所有的光,猩红的大门发出的红光如同吃了血食远古巨兽的大口,这一切都给这座山都布上神秘的面纱。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