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百八十二章 ,参加自己的葬礼。

第一百八十二章 ,参加自己的葬礼。

  圣域的天气向来晴朗清爽,但因为这一日是‘奥斯蒙’的葬礼,所有人都觉得雨天适合葬礼的气氛,于是在‘奥斯蒙’火化之前,天气尚还晴朗,但空气中的气氛显得格外的压抑。

   那压抑的气氛,使得空气都有些闷热,让人恨不得来场暴雨。

   来参加葬礼的所有人沉默着,所有的过程都被记者跟踪报道,全世界直播。

   整个世界的人都在哀悼。

   直至‘奥斯蒙’的墓前,伯爵以上的人才允许入内,伯爵以下的人均被拦截在皇家陵墓之外。

   记者也被拦在了外面,理由是,‘奥斯蒙’不想太被打扰。

   江涛和熊镜宇被米歇尔、李焱邀请了进去,江涛的真实身份实际上是‘奥斯蒙’这件事,李焱和米歇尔、歇尔曼、黑凌、莫铭都知道。其他人都被蒙在鼓里。

   所有人都朝着‘奥斯蒙’献花,神情悲痛,像是自己的亲人挚友去世了一般。

   圣尔的人,都十分擅长演戏。

   江涛的目光在四周扫了一圈,着实找不出几个跟他关系很好的,有些关系同他很差的,巴不得他早点死的,脸上也是那种沉痛的悲哀,好似下一秒就要放声大哭一般。

   江涛心中冷笑,面上却是同样露出悲哀之色。

   前些日子,他和熊镜宇在圣座怀里醒来,圣座朝他们温柔的笑着,揉了揉自己那已经麻木的腿,对他们笑道:“若是以后有了恼心的事,可以与我诉说。在你们的加封宴会开始之前,你们都暂且住在我这里。”

   当时,熊镜宇特别开心,拉着江涛在整个圣殿转了一圈,花掉了一整天。

   江涛小时候住在圣殿,对这里自然是了如指掌,当时再一次走在圣殿,他只感觉鼻子酸酸的。

   晚上,江涛和熊镜宇坐在花园看着星星,圣座对他们说,他们以后可以叫他父亲。

   当时,江涛和熊镜宇都非常的开心。

   江涛想要想些别的转移注意力,毕竟他着实是不想在自己葬礼上太过投入,太过悲伤,他可不认为他已经死了,他自己还活生生的站在这里,站在自己的葬礼上。

   虽然这听起来像是个鬼故事。

   忽然,江涛的目光停留在一个人身上,那个人是个女孩,同罗小浓一个大小,身材体型都十分相似,除了发色和瞳色与罗小浓完全不同之外,其他的倒是一模一样。

   这人银发白眼,与罗小浓手牵手,在江涛看向她的时候,她微微侧过头看向江涛,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

   镜绯娴!

   江涛心中猛地一惊,那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异能气息,同十字教会的镜绯娴一模一样!

   那人究竟是不是镜绯娴?如果是,那么她是罗小浓的家人?罗小浓是不是与十字教会有关?

   突然,无数个问题在江涛脑海中冒出,他最后转过头,没有再看镜绯娴,但在转头的一瞬间,却看到麦兜站在皇家陵墓外,朝着‘奥斯蒙’的陵墓默哀着,而麦兜所站位置,正是被
排在外面的贵族,所聚集的地方。

   麦兜也是贵族?

   江涛心中一阵恐慌,忽然一个人拍了下他肩膀,他吓了一跳,转过头去正好看到冷笑话那张阴沉的脸,冷寒轩隐怒着,在江涛耳边轻声道:“在‘奥斯蒙’的葬礼上,请不要做多余的动作,不然便是对‘奥斯蒙’的不敬。”

   说罢,冷寒轩走到‘奥斯蒙’的墓前,将鲜花放下,看着墓碑上‘奥斯蒙’的照片,道:“如果你还在,下次荷包蛋我少放点盐。”

   他的声音很轻,说完后鼻子一酸,眼眶在这一瞬间红了。

   江涛明白,冷寒轩是真心的。他心中哭笑,道,傻逼轩子,谁要吃你煎的荷包蛋。你煎的荷包蛋再怎么少放盐,都像是放了盐巴一样啊。

   不仅是放了盐巴啊,还全都烧焦了,光是闻着就没有食欲,没有鸡蛋香,只有烧焦的味道啊。

   想着想着,江涛的眼眶开始泛红。

   “怎么,自己在自己的葬礼上,触景生情,开始哭鼻子了?”黄梓的声音轻声的在江涛耳边出现,江涛吓了一跳,立即回过神来,看向黄梓。

   黄梓穿着丧服,很明显也是被邀请来参加‘奥斯蒙’葬礼的贵族。

   ‘奥斯蒙’的葬礼,准确的来说是皇家举办的葬礼,所有的贵族都要来参加,不得迟到,不得提前退场。

   江涛看了黄梓一眼,目光又扫了眼镜绯娴和麦兜,对黄梓传音道:“没想到你是贵族啊。”

   “我
也没想到你就这么被邀请来了啊,奥斯蒙”黄梓同样对江涛传音道。

   “怪不得十字教会能与圣教和国君对抗那么多年,看样子是圣教和国君自己花钱打自己啊。”江涛传音给黄梓道。

   “你要这么想,也没办法。”黄梓笑道。确实,这个国家对异能者给予绝对性的优待,制度上存在很大的缺陷、漏洞。而这些缺陷和漏洞,正是十字教会可以趁虚而入的地方,同样也是地下政府可以借机进入的地方。

   圣教隶属于这个帝国,即便明面上两者是独立的,但私下圣教的大部分职权归于国君。

   帝国,圣教,十字教会,地下政府,变种人联盟这几个势力中,最不令人重视的就是‘变种人联盟’,并且这些变种人也是无法钻制度的控制。

   这个世界,对于变种人的制度是十分苛刻的,可以说,变种人在这个世界,几乎是没有人权的。他们无法像是十字教会和地下政府的人一样钻制度的空子。

   例如十字教会,里面大多都是异能者,以至于现在十字教会的三位教主都在参加‘奥斯蒙’的葬礼,并面露哀色之色。

   黄梓现在和江涛用异能传音着,但他脸上同江涛一眼,露出哀伤之色,两人站在一起,好似没有任何交集一般。

   “自己参加自己葬礼的感觉如何?”黄梓的声音在江涛耳边响起,江涛面露苦笑之色,道:“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

   天空中乌云逐渐聚集,蕴含着淡淡的异能气息。

   莫铭开始行动了,在场所有人都开始低头默哀,天空
中的乌云越聚越多,逐渐地,有雨滴落下来,砸在地上,砸在‘奥斯蒙’的坟墓上,砸在人的身上。此刻,所有人都将头颅低下,看着地面,雨逐渐地下大了,在一旁早就候着的仆人立即走上前。

   他们为他们的主人将伞撑起。

   ‘奥斯蒙’的葬礼开始之前,就有人通知,说是会有暴雨降临,希望所有贵族都带上一把伞。

   当然,不是天气预报的通知,而是莫铭的通知。莫铭的异能是如此,他的通知远比天气预报要准确,除了他因为什么事,突然之间改变主意之外。

   江涛站在自己的葬礼之上,突然之间他觉得他是一缕幽魂,迷茫的晃荡到了自己的葬礼上,站在接近不到自己尸体的地方,呆呆的看着熟悉的、不熟悉的人在他葬礼上哭泣,悲哀,沉默。

   现在,他们一个个都撑着伞,走到他的坟墓前,默哀着,每一个人都像是和多年的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如同自言自语一样说些什么。

   说些不知道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的话语。

   空中,雨越下越大,嘈杂的雨声好似在这一瞬间,代替着所有的悲哀,一同砸向地面,似乎在为‘奥斯蒙’送葬一般。

   轮到熊镜宇了,熊镜宇和‘奥斯蒙’可谓是素未逢面,毫无半点交情,但他面上依旧是悲伤之色浓郁,将手中的鲜花放下之后,低声说了几句,大约也是些客套话。

   逐渐地,人渐渐的散了。

   雨越下越大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低沉的气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怎么说呢,自己参加自己葬礼这回事,江涛也形容不过来。

   他明明没有死,却不能告诉大家他没有死,他还得顶着别人的身份继续生活着。

   他明明活生生的站在这,但参加他葬礼的人都不认识他,明明这些人都在自己的坟前悲伤着,哀思着,低声细语的说这话。

   轮到江涛献花了,江涛走到自己的坟前,看着手上要给自己献的花。心中翻滚的那种滋味形容不出来,他只能说,他头一次有这种滋味在心头翻滚。

   他看着所有人都打着伞,雨并没有将他们淋湿,但他的坟墓却早已被雨水浸湿,坟前的花也埋葬在水里。

   江涛将手中的花放在自己的坟前,催着脑袋看着坟墓上刻着的字。坟墓上还是皇家第一继承人,还是‘奥斯蒙·苏格斯蒙·圣苏格安’。

   “淋多了雨,会感冒的。”江涛说着曾经冷寒轩经常对他说过的话,将手中的雨伞也一同放下,撑在自己的坟墓前。

   他的这一举动,立即使得所有贵族都目瞪口呆,没有人想到,会有人在大雨中,将伞给一个墓碑。

   江涛将伞立好后,又用东西固定着,他看着自己的照片,看着自己的墓碑,道:“小心着凉,奥斯蒙。”

   这句话,即是回忆,重复冷寒轩、韩斌豪对他说过话,也是将在话再一次说给自己听。

   自己参加自己葬礼的滋味,确实是……不咋滴啊。

   异端审判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