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楔子-恍然若梦

楔子-恍然若梦

   这里没有天,也没有地,四周漆黑得像一个大洞,让人有些颠倒分不清上下。而她却像误入这黑暗中的精灵,她的身体很轻,轻的像一片羽毛漂浮在漆黑的夜里。

   她的意识很混乱,好像忘记了许多本该记着的东西,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所在何处。她的身体轻盈的飘荡在这不知名的空间中,耳畔好似有人在询问着什么,苍白的脸上双目紧闭,一双秀眉微微皱起,双唇轻轻起合,一声“烟冷”细不可闻。

   烟冷,是她这一世的名,诠释着她这一生似一缕青烟般,清冷孤寂。黑暗中的她徘徊不前,那些记忆的碎片犹如电影画面的片段,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中重复着,梦里的她一直呆在一个大房子里,灰色调的装潢严肃却也冰冷,没有温度的空气让灵体的她也不由瑟缩。

   “爸爸,别走!”突然的声响打破了原本快要窒息的安静环境,寻着声音来到门口,烟冷看到的是一个小女孩泪眼婆娑的拉着一个男子的手祈求着,糯糯的声音早已哭的沙哑,男子一脸嫌弃的拍开女孩的小手,头也不回拿着行李扬长而去。小女孩仿佛被定格一般看着灰色的铁门,泪水啪嗒啪嗒的掉着,明亮的眼睛也在这一刻失去了原本的光泽。

   看着那个悲伤哭泣的孩子,烟冷的心也随着这哭声有了片刻的窒息,这种感同身受的痛让她透不过气,这个不大的空间里弥漫的压抑让她多一秒钟也不愿呆下去。

   踏入客厅的那一刻,满室的酒气铺天盖地的向她袭来,铺面砸来的酒气让人脑袋昏沉,待等好不容易缓过神,入目的是客厅里遍地的空酒瓶,多的甚至让人无处落脚。

   正在这时身后响起细琐的声音,烟冷回头便看到一个身穿校服的少女,她模样精致的好像瓷娃娃一般,看着她弯着腰收拾着那些空了的酒瓶,在她的眼底一抹淡淡的伤感萦绕不散,而这样的她却莫名的让人有着说不出的熟悉之感。

   灵光一闪,“啊!可不就是她嘛,刚在门口见着时,她不过五六岁的样子,没想到一转眼就长这么大了。”

   一阵风过,房间里的酒气散了不少,看着站在窗前眉清目秀的少女,眉目间却透着忧伤,随着她的动作这才让人看清沙发上的那个烂醉如泥的女人,她的模样和少女有几分相似,想来那便是她的母亲了。

   “妈,你醒了?”少女的声音细不可闻,却依旧传入沙发上醉醺醺的女人耳里,她颇为不耐烦的出声,“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

   那个睁开迷蒙的眼睛的
女人,她看向少女的眼神晦涩难懂,那里面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感情,唯一没有的却是爱。少女帮她盖上薄毯后很快离开,在她转身时一双眸子黯淡无光。

   “真是的,这是什么人嘛!她可是你的女儿呀,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烟冷愤愤不平的冲着沙发上的女子叫嚣着,无奈她既听不见她的声音,也看不见她的样子。

   在那之后烟冷一个人在这个空荡的房子里徘徊了许久,从未仔细的看过这里的她,却发现这间房子的每一处都是异常的熟悉。这个房子很大,屋里的装潢和家具也十分讲究,可见房子主人的品味。

   而这个房子的主人也就是之前见到的那个女人,她的丈夫有一天突然独自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在之后不知道是何原因她开始酗酒,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而她对少女也是越发冷漠。

   烟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但听人说人死之后如果在前世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死后便会回到身前呆过的地方。或许自己来到这里也有什么原因,而这原因又会是什么呢?虽然现在它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但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

   “你别过来!”耳边突然的一声惊呼将神游的烟冷拉了回来,入目的却是少女站在落地窗
前瑟瑟发抖的身影,随着她的视线转身看到的是一步步逼近窗前中年男子。

   “宝贝,乖。你受惊了,快到我这来。爸爸抱你回床上去……”男人温柔地轻唤着,略带蛊惑的轻唤声在少女耳边回响。

   “别听他的!”烟冷冲到少女身边,无论自己如何对着她疯狂的叫喊,她都置若罔闻,看着男人一个箭步上来抓住少女的手腕并试图将她向房间拉去。那满脸的温柔尽落,只剩下那没有任何掩饰的丑陋嘴脸和那双直勾勾盯着少女身体充满欲望的双眼。

   当她试图将那男人拉开,却在触碰到他的那一刻从他身体里穿了过去,看着灵体状态的自己急的差点哭了出来。耳边冲刺着少女的哭救声,眼前是少女强烈挣扎的身影,她疯狂的扑向那个男人一次又一次,却一次又一次的从他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在她再一次从地上爬起身试图再扑一次时,看见的是无计可施的少女抱住男人拉着他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下去,深红色的血液顺着少女的唇畔滴落。强烈的痛感让男人失了神智,使尽全力的一巴掌掴在少女脸上,耳边响起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

   回过神来看到的确是少女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向着落地窗飞去的身影,来不及多想的她向着阳台奔去,当她
看到费力地抓着阳台的边缘少女时才稍稍松了口气,她单薄的身体在风中摇摇欲坠,鲜红的血液顺着发丝流过她的脖颈,在白色的裙子上映出一片殷红。

   在烟冷想着该如何将人拉上来时,那回过神来的男子向她们的方向而来,少女抬起头看向那个男人,嘴角流露出一抹厌恶。就当那男人冲向阳台的那一刻,少女松开了抓在阳台边缘的手,风在她耳边发出呼呼的声音,她雪白的绣裙在和夜里绽放,美丽的却让人挪不开眼。

   “不要!”烟冷急忙跟着少女的身影跳了下去,无论烟冷怎么努力都抓不住下坠的她,这一刻泪水喷涌而出,苦涩的泪随着风滑入耳朵消失在夜里。

   一道白光闪过,世界又再次归于沉寂,烟冷迷惑的睁开眼睛,四周没有声音,视线所及的地方是一片无尽的黑暗,她在空中试着调整自己的身体,看向自己跳下来的地方,什么都没有了。好像自己进入了一个密闭的空间,什么也没有,只剩下眼前无尽的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她以为自己已经不存在了,耳边听见呼呼的声音,好似风声,当她集中精神仔细聆听却是一个男子的声音,而他的声音中透着苍凉。

   “是谁在那里?”

   “人生如梦一场,梦醒人散。因果终有报,上天自有定数。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罢。忘川河前奈何桥上取碗孟婆汤,忘了吧。”眼前走来的是一个男子的身影,他虽然离得很近,但我却看不清他的样貌,而他的声音也像从四面八方而来,将她围绕。

   “我是谁?那个梦,难道说……那不是梦,而是我的前世?我就是那个少女?是不是?”声音因急切而轻微的颤抖着,烟冷死死的盯着那抹模糊不清的身影。

   “是与不是又有何关系?你又何必执着于此,这对你不会有半点好处。”他的声音像袭向她的冰冷河水,无情的吞噬掉一切。

   “呵呵,你说的轻巧,若换做是你,你又当如何?说什么忘记,你让我如何忘,我甚至到死都不明白他们为何要这般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泪水顺着眼眶低落,声声呢喃尽显无助。

   “太过执着皆是迷障,我且如你愿让你重新来过,希望这一次你能看的透彻些。”一道白光闪过,他的身影渐渐模糊,烟冷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直到自己再次陷入一片黑暗,周围才再次安静下来。

   “姒姚,好好睡吧!等时候到了,我自会叫醒你。”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