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四百一十二章 感觉(大结局)

第四百一十二章 感觉(大结局)

  柳缘做了一个很冗长的梦,那里面有西羽在街上与她谈笑,有楚呈勋在端王府与她争吵,有徐翰飞在听雪楼为她斟酒的场景,她在这些场景中颠倒,有时候出现在眼前的是楚呈勋,有时候又是徐翰飞,她猛然睁开眼睛,却意外地闻到了一丝血腥味。

  申将军站在门口,他的身影被月光拉长到床边,柳缘瞪圆了眼睛望向他,脸色立刻苍白了几分,“你是谁,来我们家做什么?”

  申将军微微一笑,“我是受宰相大人的命令来请居士回去的,皇后娘娘病重,需要居士的帮忙。”

  “你们皇后的大限以至,就算是华佗在世都不能够将她救回来,更何况是我一个小小的大夫,我早就和她说过了,这是致命的,”柳缘飞快地让自己镇定下来,“你来了也没用,我就算是回去也救不了皇后,我根本就不想回去。”

  申将军危险地眯起眸子,“居士不要挣扎了,你与逃犯私奔,这可是皇上和皇后都知道的事情,你以为你和徐翰飞可以逃脱吗,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你跟着我们回去说不定皇后还会念着情分放过你一次,但是你不听话就没有办法了。”

  柳缘的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她瞬间就摸到了枕头底的匕首,她镇定地眨眨眼睛,想到了醒来的时候闻到的那一缕血腥味,“徐翰飞呢,你是不是已经捉住了他?”

  申将军幽幽地叹了口气,“徐翰飞到底是难抓的,我刚才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捉住,将他连夜送往京都了,希望居士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

  那徐翰飞是根本就不可能逃离杀头的命途了。柳缘眼睛一亮,声音就像是撕裂的纱布一样,“你休想。”

  那刀刃像是一道闪电刮过了申将军的眼前,他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将要上前去夺过她手中的匕首时,柳缘万分决绝地抹了自己的脖子,鲜血像是一股喷泉一般从她的雪白的脖子中喷涌而出,冲到申将军手上血红一片。

  柳缘眼睛中的光芒全部消失殆尽,她像是一只被抽走线的木偶倒在了满是鲜血的床上,月光从窗格中洒落下来,所到之处都是触目惊心的,显示着刚才发生的一场悲剧。

  申将军幽幽地叹了口气,“这又是何苦呢,你原本不会这样的,该死的应该是徐翰飞才是,你这样年轻又厉害,皇后是会原谅你的,为什么要把自己逼到这个份上?”

  可惜那具木偶已经不能够回答他了,只留下满屋子苍白又冰冷的月光,一位护卫低低地问了一声,“将军,那现在应该如何呢?”

  “还能怎么办,她是自己要自刎的,与我们有什么关系,”申将军抿唇道,“如实告诉皇上吧,我们找了这么久,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

  归梦寺的桃花落了一地,都没有人来捡,杨柳枝条随着和风在空中飘舞,像是美人旋转的腰肢,屋子里传
来阵阵悦耳的笛声,飘散在春光中。

  楚呈勋放下笛子,将写着西羽已走的信笺在炭火中烧尽,向来人淡淡地问了一声,“皇后病重,皇上着急万分,派人去秦国各地将徐翰飞和柳缘居士追捕回来,那他们都被你们捉到了吗?”

  刘炳良脸上还悬挂着婚礼为褪去的喜气,他轻轻咳嗽了几声,“徐翰飞是被申将军捉住了,但是柳缘倒是个烈性子,知道自己就算是回到皇宫也是没有好下场的,所以立刻就自刎了,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几乎是决然的样子。”

  楚呈勋的眼神慢慢黯淡下来,“我也猜到了,她与皇后从来都是貌合神离的样子,再说她也是清楚回到皇宫不会得到皇上与皇后的原谅,不过是治病后被秘密处死罢了,你几时看见皇后是位善人了。”

  刘炳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我怎么觉得你说话很有意思呢,你从前不是喜欢皇后的吗,还差点与皇上产生矛盾,怎么在归梦寺呆了几天,你马上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你对皇后没有任何感觉了?”

  “你这话可是不要乱说,要是被别人听见了,我就会像徐翰飞一样被退出去斩首了,我这样的亲王可是十分危险的,”楚呈勋低眉喝了一口清茶,“皇上一代代的都是那样,我只求他们让我在归梦寺呆着,不要理睬我。”

  窗外的落花飘荡到桌上,刘炳良拂去花瓣,微笑道:“太可惜了,柳缘居士如此决然,皇后恐怕是
没有办法痊愈了,失去了居士,她就像是这即将凋零的桃花树一样。”

  “她本来就没有什么活路了,居士很早之前就和她说明白,她的身体根本就撑不下去了,”楚呈勋勾起唇角道,“只不过皇上还在痴想妄想罢了,算了算了,我也不想与他们纠缠,就随便他们如何去吧,我在归梦寺好好的就行了。”

  刘炳良端起茶杯啜了一口,微微一笑,“这真是越发有意思了,皇上如此钟情于皇后,要是皇后出现了什么意外,他肯定是会心痛的。”

  大雨淹没了整个西戎,空气中都是水汽弥漫的味道,古嫚站在城墙脚下,看着铺天盖地的雨水在皇宫中漫过,心中却是一片荒芜。

  皇帝无声无息地走过来,从背后轻轻抱住了她,“古嫚,你在这里看什么呢?”

  古嫚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将他推到了一边,“皇上,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作为长公主,我们是不能这样的。”

  “朕知道你烦朕呢,不过朕也不介意,谁叫你是朕的姐姐,是西戎的长公主呢,”皇帝淡淡的瞟了一眼外面的瓢泼大雨,“你不会在等褚长卿和库尔将军回来吧?”

  古嫚的眼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绪,“你觉得他们还会回来吗?”

  “按照褚长卿的性子,他恐怕是要永远留在秦国了,只能是魂归故里,”皇帝露出一
丝意味深长的笑意,“库尔将军为国捐躯,朕一定会将他风光大葬的。”

  古嫚眯了眯眼睛,“你最不喜欢的就是褚长卿和库尔将军了,现在他们都不在了,你心底一定是很高兴的吧,我感觉你在看到我一个人回到皇宫后,整个人都舒坦了许多。”

  皇帝弯弯唇角笑道:“那是因为朕看到你平安归来了之后,实在是高兴,又怎么能够说是不舒坦呢,朕一直都害怕你跟着褚长卿那疯子一起在秦国就这么下去了,心中真是很担心,还好看见你回来了。”

  古嫚冷冷笑道:“你这样担心我,怎么就不见你来秦国救我呢,在我离开的时候也不见你来挽回,怎么现在就说起来要担心了。”

  皇帝唇边的笑意僵硬了一下,他含笑道:“姐姐的话说得真奇怪,朕之所以这样努力成为现在这样的人,正是因为你的存在,朕是因为你而走到了今天。”

  “你是怎么成为皇帝的谁都知道,先皇是怎么离世的只有你最清楚,”古嫚的眼底结上一层冰霜,“可是你现在都没有好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皇帝深深地看了她,唇角微微翘起说道:“先皇是在梦中去世的,朕已经和你说过了许多遍了,你要是再问几次也没有办法改变,朕看你失去了褚长卿和库尔将军之后,情绪很是不稳定,还是呆在你的铜雀台好好养着身子吧。”

  古嫚咬碎了一口银牙,“求之不得。”

  楚纵歌从噩梦中醒过来,他只感觉胸口突突地跳动,急忙跃下床冲往华德宫的方向,路上正好碰见前来的飞鸿,飞鸿急得脸色都白了几分,“皇上,你赶紧过去看看,皇后娘娘又开始吐血了,你快些过去看看她。”

  楚纵歌的眼神一黯,“朕刚才做梦梦见了她了,你现在快过去请御医,朕去华德宫看着皇后。”

  薛荣华感觉整个喉咙几乎要烧灼起来,整个人像是浮在了水面上,她微微缓着气,看到窗外有一团影子飞快地移动过来,她低低地唤了一声,“楚纵歌,你来了。”

  楚纵歌急得心都要从胸腔中跳出来,他急忙上前挽住她的手,将她从床上扶起来,“你等着先不要着急,我已经找来了御医,他很快就要过来了,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我已经预感到自己大限将至了,我现在只想要和你在一起,”薛荣华的唇角还有未擦干净的血迹,扬起一丝苦涩的笑意,“孩子还没有取名字呢,这个就交给你了,我不愿意多想,就让来想吧。”

  楚纵歌手一抖,颤声道:“你说过你不会离开我的,我们的孩子才刚刚生下来呢,你怎么就可以走呢,你怎么能够让孩子没有母亲。”

  “可是我真的不行了,”薛荣华的声音越来越低,“摄魂术实在太厉害,我撑不住了。”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