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好印象

第一章 好印象

  第一章好印象

  看着一片黑鸦鸦的天空,愉悦的心情顿时间也变得有点无奈、郁闷。

  季绘理一个人走在宽阔的马路上,若有所思的象是在想些心事。可能是今天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节目吧,所以让她感到有些无聊。

  就在她快到家的时候,突然手机声响,一下子把她从冥想的世界拉回了现实。

  “喂!是谁?”

  “喂,你是季绘理吗?”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她从没听过的男性声音。

  “对,我是。请问你是谁?”“不好意思!我这里是省立医院,可以麻烦你到医院来一趟吗?”

  医院?!这……这是什么电话呀?

  “请问出了什么事吗?”

  “你母亲有点事,不然这样,你到急诊室的三号柜台,那位护士小姐会告诉你的。”

  季绘理马上电话一挂,二话不说的马上做了出租车直奔医院。

  一路上,她的心跳始终都没慢过,快得象是要从嘴里跳出似的,但着忐忑不安的心前往医院,不知道在医院的那头到底有着她所无法预知的状况。她不能想,也不敢想。

  在看到医院的大门时,她下车马上直奔急诊室的三号柜台。

  “小姐,请问刚刚是不是有个医生要请你转告我事情?”

  护士小姐翻了翻桌上的记事簿瞄了一眼,说道:“对。请问黄文珮是您母亲吗?”

  “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刚刚走在人行道时被一台醉汉驾驶的汽车撞伤了,现在医生正在抢救当中,请你到五楼的手术室门口外等候。”

  什么?!撞伤?她看了看电梯外,怎么有那么多人在等?算了!与其搭电梯还倒不如自己赶快爬楼梯上去好了。

  “手术室…手术室,有了!”心里焦虑的感觉,让她的脚步无法停下来,一直在手术室门前快步跺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希望妈妈可以努力的撑下去,千万不能丢下她一个人生活。

  当手术室的灯关了,手术门也开了,看到医生缓缓的从里面走出来,季绘理马上心急的跑上前问情况如何;但她只见医生的表情极为凝重,让她的心大大的揪了一下。

  “医生,到底怎么样啦?”

  “我们已经尽力了,对不起。”

  “什么?!你在说谎吧?医生,这不好笑,你救救我妈,拜托你、拜托你….。”季绘理心痛的跪在地上要求医生,只是毕竟医生只是一个凡人,不是上帝,无法让人起死回生。

  “你不要这样,快起来,你这样我很难做。”

  她擦干了泪水,缓缓的伸出手跟医生握了一下,没说一句话的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走出医院大门,顿时感觉到自己的未来是一片黑暗,毫无希望可言,往后她该怎么继续过她的日子?她该怎么继续走完她人生的路呢?

  托着沉重的脚步返回家中,想起之前的日子,爸爸抛弃了她们母女,置身于事外,丝毫不管她们的死活;看着母亲每天为了她的学费,早晚都要工作,有时甚至还睡不到三个小时,这样的拼命,无非只是想看着自己的女儿将来有一天能有成就,如今那都是场梦了。

  爸爸走了,母亲死了,没有兄弟姐妹,以后一个人要孤单的回到这个没有人在,也再不会有人关心你、和你聊聊心事,分享你快乐心情的地方。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周围的环境似乎一点都没变,一如往昔;只是季绘理的内心已经被家庭里的纷争给伤得无法复原了。

  经过了那些事,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比一般同年龄的女孩还要来的沧桑,那不是她一个人所能够承担的起的负担,对她而言,这样的负担就象是一把刀一样,无尽的在她心中留下无可抹灭的伤痕。

  直到有一天,季绘理在半夜里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低沉的男性声音。当她正在猜想是谁时,对方开口问道:“季绘理吗?我是上次那个
医生,还记得我吗?”

  “医生?我想起来了,你好。”

  “你好多了吗?对不起,你母亲的事我很抱歉。”

  “没关系。也许那是她的命吧,也是我的!这么晚打来找我有急事吗?”听的出季绘理她过的并不是很好,而她的心境也没有回复的很完整。

  “我只是想问问你的意见,因为我调查过了。你跟你母亲从你国中就开始两人一起生活,所以你们的感情会很好也不是没有道理;但现在你母亲已经走了,留你一个人也不是办法,我只是想问你看看你要不要搬到我这边来住?”

  “你住的地方?”

  “我这里还有一个房间,反正我也是一个人,闷的很,你搬来这里,多一个人陪我也多一个人照顾你呀!我不要求你一定要马上给我答案,下个星期我会在打电话来问你,好吗?”

  多个人照顾我….?!季绘理心想:我那么的信任我的家人,我爸都不管我了,我妈也走了,家庭一瞬间破碎在地;而你,只不过是一个路过的陌生人,凭什么对我那么好?我如果又再相信你,而你也离我而去,到时候我的心就真的完蛋了。

  “对不起,医生。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答案,我不需要任何人的照顾,也不需要所有人的关心,你没有必要对我那么好,我想还是算了吧!”

  “可是你这个样子我那天看了一直感到很不放心,我只是想…”

  “医生,你什么都不用想了,我想我这辈子再也不会打开我的心去信任何人了!晚安了。”

  季绘理把电话挂上之后,悲伤无助的心情一下子涌现心中,此时此刻她再也忍不住的让眼泪夺恇而出。

  一连几天的阴雨天,彷彿迎合着季绘理的心境,整天闷在家中,看着窗外的雨和街道发呆。

  路上行人撑着伞,一朵朵的就象是开在雨中的花一般;虽然五彩缤纷,好像给这个湿漉漉的世界增添了一丝的生气,但看在季绘理的眼里却什么也不是。

  突然门铃响起
,她回头看了一下,缓缓地起身把门半打开地往外探头看,却发现什么也没看到,一个人影也没有,是谁在调皮捣蛋?

  当她要关起门时,看到地上放了一包东西。季绘理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拿起打开看看究竟是什么。

  打开纸袋看到的是一些解飢的食物:面包、泡面、果酱、牛奶,里面还放了一张小纸条,里面写着:“心情不好也要记得注意自己的健康!担心你的人。”

  会是谁呢?没头没脑的就这样放在家门口,会不会是放错了呀?

  可是那个人怎么会知道我心情不好呢?季绘理也不多加理会,把东西摆在一旁的就倒头大睡。

  这几天下来,季绘理每天都会在门口收到一些她生活中一定会用到的用品,她愈想愈不对劲,那个人到底是谁呢?我认识他吗?那他又是怎么认识我的?而且又怎么会知道我的住处呢?

  有的时候去超市买东西时,看到想买的用品或食物却因为太贵而作罢,但结帐后却会在寄物柜看到自己想买的东西挂在上面,还写着:“拿去吧!别亏待自己。”

  还有背包中常会有一些新的文具用品放在袋中,可是却不知道是谁放的。

  门口地上有时还放了一本最新又畅销的书本,虽然是自己想买来收藏的,有人买很高兴,可是在基于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情况下,心里还是觉得有点毛毛的。

  “季绘理小姐,挂号。”

  “喔!来了,谢谢。”

  从邮差手中接过挂号信,左看右看,都没看到有寄件人的地址,那是从哪里寄来的呢?拿了剪刀把信封剪开,拿出信一看,发现信都是用杂志上的字拼拼凑凑贴上去的。

  心里的第一直觉:怎么回事?!

  上面写着:“最近你应该都有看到那些东西吧!你放心,我不是坏人,我只是站在想保护你的心情才做的。你以后不用担心,就算你不知道我是谁,但是我还是会知道你今天是开心还是难过!想关心你的人。”

  这个人
很了解我吗?他想保护我?是我认识的吗?

  一连串的问号在心中浮现,但是看到这样的信,又好像觉得自己其实还是可以很幸福的。

  今天这个夜晚,好像特别的温暖。

  因为她好像感觉到自己找到了自己的天空,找到了一个愿意默默关心她的天空。

  又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季绘理趁着今天天空这么的赏脸,决定来对家里来个大扫除。

  她先把窗户打开好让整个家都充满着阳光、温暖的气息;又把被单、床单和枕头套给一并拆下,准备丢到洗衣机中好好清洗一番。

  “既然今天的天气那么好,不如去超市逛逛吧!”随手拿起小钱包和机车钥匙前去超市晃晃。

  骑到门口看到好多东西在特价当中,而且里面的人好像也比以往要多一倍,可能是因为天气放晴吧!

  下雨天真的会导致人心郁闷呀。

  “嗯!这个好像不错耶,这个家里好像也没了,买下来好了……。”

  太久时间都闷在家,都不知道一下子又增加了那么多新货,让她觉得鲜的不得了。但当她结帐的时候发现篮子里面好像多了一些她没有拿的物品,虽然这些东西有时候会需要用到,但是家里还不缺呀,怎么搞的呀!

  “会不会又是那个人呀?有可能!我想他现在一定在某个地方看我,好吧!就这样做。”

  季绘理付完钱后就骑车离去,但是她骑的方向却和家里是反方向,而且还刻意的放慢速度。

  她不时的往后照镜瞄,看看后面有没有可疑的人在跟踪她,最后她没办法了,就往旁边停下来。她下车是有看到一台BMW跟在后面,但是那台车也不因季绘理停车而停车,就这样从她眼前开走。

  “如果一个人要跟踪的话,应该不会那么笨的被抓到吧!没想到我还满笨的,算啦回家吧!”失望之余也基于无头绪下骑着车回家了。

  “她干嘛突然要停车呢?该不会是发现我了吧!应该不可能。想不到她还会用这样的笨方法呀!真是个小笨瓜。”

  回到家中,整个人就象是无力一般的摊在沙发上,左想右想,到底是谁会对我那么好?我跟他素未谋面,生活上也没交集,为什么会对我撩若指掌?

  会是医生吗?不会呀!自从几个月前,妈妈出殡的时候还有看到医生来参加,但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络过了,这个可能性不太大吧!

  愈想愈累,实在是快想破头了,管它个三七二十一的,先睡觉再说吧!

  休息了整整快四个多月的时间,学校的课一次也没有去上过,与其每天这样过混吃等死的生活还到不如去学校办复学好了。

  穿起尘封许久的制服、背起书包,这种好久没体验到的校园生活让季绘理第一次感到是多么的舒服自在。

  刚踏进校园的第一件事,当然是要去看看好久不见的同学、死党。

  她把头悄悄地往里面探了一下,看到教室里大家还是那么的有活力,正当犹豫要什么时候进去时,背后被人用力的拍了一掌,季绘理吓一大跳,翻过头往后面一看,是她最要好的死党-陈小馨。

  “好久不见呀!好想你!都不找我出去闲聊,也不来上课,到底干嘛呀?”陈小馨兴奋的拉着季绘理的手直摇晃,开心得嘴都快笑歪了似的。

  “还好啦!也没什么事呀,我也好想你!没想到你还认得出我来耶,不赖!”

  “告诉我啦!最近在忙什么呀?喔,我知道了。有异性没人性!”

  “没有。最近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没关系,反正都过了。我很好的,谢谢你喔!”

  季绘理在说话之余,眉宇之间彷彿透露出悲伤的神情,陈小馨内心感觉到虽然嘴上说没事,其实心里是很难过的。

  “我今天来是要复学的。我这几个月有休学,既然不如意的事都过了那就可以放心的回来办复学啦!”和陈小馨约等一下见后,季绘理即将要去复学,重新体验她的校园生活。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