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三十七章 大团圆

第三十七章 大团圆

  邢曼怎么会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意思,他明明就是故意的,可现在他还是病人,她也只得委曲求全,深深做了个呼吸,将胸口的郁闷排解出去,这才说道:“那你想到底怎么样,才肯罢休?”

  “你过来。”熊冠希冷冷地说道,脸上让人看不清任何情绪。

  “哦。”邢曼点着脚,一点点挪动,肯定没好事,这个时候的他,还不如直接生气呢,那样最起码能够让她知道他的情绪,不像现在这般,心里七上八下。

  “快点儿,若是再慢点,一会儿别怪我的惩罚严厉。”熊冠希望着那不断一点点挪动的步子,嘴角噙着满满的笑意,但眼神中确实冰冷不已,连同声音都严厉起来的。

  “知道了,我脚疼!”邢曼不满地小声嘟囔着,揉利润揉双腿,这才朝熊冠希大步走过去。

  “诺,亲一下,就当以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扬起脸,熊冠希将他的左脸颊递了过去,说道。

  邢曼“嘿嘿”一笑,脸上顿时红霞一片,闭上眼睛,微微卷曲的睫毛紧张地抖动着,凑着他的脸颊,轻轻一啄,刚想离开,却不料被他的大手紧紧地按住后脑勺,身子也被他的大腿禁锢着,丝毫动弹不得。

  紧随而至的便是狠戾的吻,撬开了洁白的贝齿,寻找自己的小舌,直直五分钟,邢曼再也没有办法呼吸,熊冠希这才满意地将怀中的人放开。

  “若是以后被我发现,你再去偷偷见他,惩罚可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邢曼摸了唇角还残留着的熊冠希独特的男子气息,有些甜甜的,心中涌现出无限的甜蜜,哪里还会生气。

  “你们在做什么?怎么也不说话!”正在这个时候,小磊走了进来,扭动着有意思的小屁股,一下坐到沙发上,然后爬了起来,看着窗边那两个一言不发的大人,然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说道:“哦,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邢曼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不由得问道。

  “你们两个刚才在玩亲亲。”小磊偏着小脑袋瓜,一脸天真,径直说道。

  “你这孩子,在瞎说什么啊。”小曼急忙跑过去,捂住小磊的嘴。

  挣脱了半天,小磊这才逃脱出来,然后又跑到床边,左蹭右蹭,这才爬到上,晃荡着两个小腿,悠闲万分的说道:“妈妈,我都说完了,你才来捂我的嘴,可不是晚了嘛。再说,我又没有说错,是不是?爸爸!”

  熊冠希连连点头,走到小磊的身边,将他抱起,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轻轻刮了刮小磊的鼻子,这才说道:“不过,你可不能对其他的小女生做这个,你还是小孩子。”

  小磊不满地撇撇脑袋,说道:“我知道的,这个妈妈已经跟我说过了,说只有你们大人能做。不过,我没有亲小区的小花妹哦,是她亲我的。”

  “什么?”小曼听到这个消息,满是震惊,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小磊!”

  倒是一旁的熊冠希连忙将小磊护在怀中,哈哈大笑两声,爽朗地说道:“真不愧是我熊冠希的儿子,竟然如此有魅力,小小年纪,就如此招女孩子喜欢。”

  “哎,真是拿你们没办法。”邢曼无奈地摊了摊胳膊,望着这一对活宝。

  “妈妈,你还不回家做饭啊,我的肚子都开始叫了。”小磊此时摸了摸可怜兮兮的肚子,说道。

  “我不做了,今天要罢工,你们父子两个人要是吃饭,就直接喊外卖得了。实在不行,就去医院餐厅。”说着,邢曼气鼓鼓地朝病房外走去。

  不过是佯装生气而已,看到这个温馨的场面,她开心还来不及,可是总是在那么一两个时刻,她还是有些后悔,将小磊的身世说了出来。

  因为,这样的话,会让她有种错觉,她这个亲妈就不是妈,和小磊有着血缘关系的就只有熊冠希这个父亲。

  当初告诉他的时候,熊冠希脸上并没有太多的震惊,关键是人家这个大少爷也早就猜想到了:“在我看到小磊第一眼的时候,我就感觉这是我儿子,长得如此像,我再瞧不出来,那不是再挑战我的智商嘛!”

  想到这,邢曼心中的怒气也渐渐少了,只要全家在一起开开心心的,还有比什么更快乐的呢。

  “小曼,你去哪里?”时定明叫住慢慢走路的邢曼,不由得问道。

  “还不是去给那一对活宝去买饭,现在
我倒成了免费的保姆兼老妈子了。”邢曼站住脚步,脸上还带着薄薄的微怒,抱怨道。

  时定明宠溺地瞧着她,知道她哪里是真的生气啊,也没想去劝:“不过看你最近脸色越来越红润,身子也胖了不少,我倒是放心不少了。”

  “怎么,你要离开吗?”听完这话,邢曼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焦急地问道。

  “嗯,不过你放心好了,我肯定等熊冠希安全出院之后才会走的。”时定明身穿白大衣,一脸的帅气,头发全是漆黑无比,若不是说出真实年龄,即使是三十岁也有人信。

  “你知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邢曼慌忙解释道,可是望着那如同沐浴春风般的笑容,也竟一时语塞,她知道好多话,这辈子只能放在心底,深深叹息一声,说道:“怎么这么突然?”

  “其实早就决定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在熊冠希醒来的一周后,时定明就做了这个决定,有了熊冠希,他的出现只会是多余,只要是小曼是开心和快乐的,不就足够了嘛。

  “那……那还回来吗?”邢曼不由地问道。

  “应该不回来了吧。”时定明望着窗外那人来人往的就医者,嘴角扯了抹释然的笑,“你瞧,人生其实也很有意思,还记得我当初来到A城的时候,你也曾经问过我相似的问题,我当时也说,可能不回美国了。”

  “是呀,你在那边已经将诊所转让给他人了,若是现在回去,不还得重新开始吗?其实在A城也挺好的,这家医院如此重视你,衣食无忧,也不用发愁住房问题,这不挺好的嘛。”邢曼不断地解释着,想把A城的好全部说出来,来挽留时定明。

  “这的确很不错,可能还是这么多年住惯了国外的生活,所以,我还是希望能够回到原来的地方。”让他天天守护在邢曼身边,他很开心,可是现在有了熊冠希,就没有了他时定明存在的必要了,甚至,有的时候还是这小两口吵架的源头,他不希望自己给小曼带来过多的困扰。

  小曼独自一个人,在过去吃了太多的苦,现在好不容易苦尽甘来,他不希望再在她的脸庞上看到一丝一毫的悲伤和委屈。

  “真的决定了吗?”双眸中噙满了泪水,邢曼委屈地问道。

  时定明将她眼角的泪水抹去,安慰道:“别担心,小曼,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只不过是到地球的另外一端去生活,并不代表不回来了,所以,你别伤心。我希望看到你笑的样子,每天都开开心心的,这样,我才放心地离开。”

  “可是……”邢曼终于忍不住哭出声音,投入时定明的怀抱中,说道:“时大哥,我舍不得你,谢谢你这么多年,你对我的帮助。其实我一直……一直都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不过,真的对不起,我的心里放不下别的人,我希望你能开心快乐,你会找到一个真正爱你的女孩子的。”

  “傻丫头,你别有太多负担,时大哥就是你的大哥哥,这么多年对你的帮助,也是全把你当做亲人啊,所以,不需要你的回报,只需要你开心快乐就好。”说着,时定明将她从自己的怀抱之中掰了出来,柔声地说道。

  邢曼点点头,说道:“以后你要是想我们了,一定要回来看我们啊。”

  “放心吧,你赶紧去忙吧,估计小磊他们也饿了。”说完,时定明再也不敢看邢曼,朝医办室走去。

  “爸爸,你看到刚才妈妈和干爹搂在一起,一点儿也不生气吗?”刚才的那一幕全部落在了熊冠希和小磊的眼中。

  熊冠希深深叹息了一口气,摸着小磊的头,说道:“你干爹是个很了不起的男人,你妈妈能够遇到他这么好的男人,是他的福气。你这小孩子,不要瞎想,他们之间的友谊可是很纯洁的。”

  小磊狐疑,嘴中喃喃道:“我当然知道啊,我是怕你会吃醋。”

  此时的熊冠希没有听到小磊的嘟囔,陷入了自己的沉思:这个时定明对自己,有这救命之恩,而且是两次,而且还在小曼最为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照顾了小磊三年的时间。

  单是这份情谊,就不是他熊冠希能够还的上的。

  他哪里不知道,这个时定明对小曼情深至此,比自己的丝毫不逊色,不过刚才他的那一幕,连同自己都有些折服,为了自己爱的人能够开心快乐,自己宁愿选择离开。

  这份大度,和包容,他熊冠希自愧不如,暗暗问道自己,可是做不到这般。

  他喜欢邢曼,和她之间也是经历了太多的误
会和挫折,甚至有着不可磨灭的仇恨,但是那是上辈人之间的恩怨,他不会将它牵扯进来,从而阻碍了自己的幸福。

  尤其是这次大难不死之后,将以前的恩恩怨怨看得更加风轻云淡,没有什么事情比活着更重要,也没有什么比全家在一起开心快乐更重要。

  翌日,时定明离开了A城,只留给邢曼一个简短的信件:我走了,小曼,不要来送。原谅我昨日说的,等到熊冠希出院后再离开,我是怕你前来相送,会让我放弃现在的决定。我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和勇气,才决定离开的。

  “熊冠希的事情,我已经全权委托给主任,你放心好了。”

  “最后,祝愿你天天开心快乐,小磊也健康快乐地成长,你们合家欢乐,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幸福。我想,终有一天,会在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会遇到一个也喜欢我的女孩,只是希望她像你一样纯净美好。”

  邢曼拿着信,眼泪无声地滴在上面,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才出来。

  她对时定明的愧疚太多太多,这辈子都还不上,唯有自己像他信中所说的那般,开心快乐,才能弥补他对她这么多年的一往情深。

  三个月后,白色的教堂上,一个身穿淡白色裹胸婚纱的女人,手握捧花,在神圣的神父面前,和熊冠希执手相对。“邢曼小姐,你愿意嫁给眼前的这个熊冠希先生吗?无论生老,病死,贫穷,富贵,都不离不弃,与之相随!”

  “我愿意。”莞尔一笑,邢曼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可是声音确实掷地有声。

  “那熊冠希先生,你愿意娶眼前的这位美丽的邢曼小姐吗?无论生老,病死,贫穷,富贵,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愿意。”熊冠希爽朗的声音刚刚说完,就听见下面雷鸣般的掌声响了起来。

  一个身穿白色礼服的小男孩,手中拖着妈妈长长婚纱的裙摆,对着旁边的小女孩眨了眨眼睛,开心地说道:“你知道吗?前面结婚的是我的爸爸和妈妈!”

  “这怎么可能?那你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吗?”旁边那个小女孩头上环绕着美丽的花环,眨着灵动的大眼睛,被惊讶和不相信充斥着,好奇地问道。

  “当然了。我这么帅气,一看就知道就是美丽的妈妈和爸爸的结合体。”说着,小磊还刻意地将小脸扬了起来,让眼前的小女孩仔细瞧瞧。

  “的确,不过你长得这么帅气,将来得娶一个多么漂亮的新娘子啊?”小花妹撇着嘴,怯怯地问道,说完,随即低着头。

  “像你这么漂亮的就够了,小花妹。”说着,小磊朝小花妹粉嫩的脸颊亲了一口。

  “那拉钩钩哦,你不准骗我。”小花妹很是开心,从长长的裙摆下,伸出白嫩的小手,伸出小手指头,信誓旦旦地说道。

  “嗯,拉钩,一百年不许变。”小磊也开心地“咯咯”笑了起来。

  两个月后,正在厨房做饭的邢曼,今日闻到油烟味,就难受地作呕,本以为是吃坏了什么东西,可是思来想去,自己的好朋友已经快两个月没有来了。

  “怎么了?小曼,哪里不舒服吗?”熊冠希刚刚从公司回来,将公文包放在沙发上,看到厨房里捂着嘴,一脸难受的邢曼,不由得担心道,“要不要去下医院?”

  邢曼刚想回答,却不料,胸中又是一阵呕恶,急忙朝卫生间跑去,抱着马桶,频频作呕,可是却丝毫宿食都没有吐出来。

  “怎么回事?这么难受!”熊冠希慌忙上前,替她拍了拍后背,安慰道,“不行,我们马上去医院吧。”

  邢曼嘴角噙着温柔的笑,轻轻在他的胸膛之中捶打了两三下:“不用去医院的,人家,可能是怀孕了。”

  “真的吗?太好了!”熊冠希欣喜若狂,将邢曼打横抱起,连连转了几个圈,这才将满意地放下,慌忙之间连连敲了敲自己的脑门,“瞧我,太开心了,忘了你现在不能随便动胎气。”

  午后,夏日慵懒的阳光照在长椅上,邢曼摸着渐渐隆起的小腹,摸着小磊的脑袋,“小磊,你希望要个小妹妹,还是要个小弟弟?”

  “都好。反正我现在有小花妹!”小磊偏着脑袋,开心地说道。

  惹地邢曼和熊冠希面面相觑,却不料转瞬之间,二人会心一笑,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笑容和温馨。

  全文完。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