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南有嘉鱼

第一章 南有嘉鱼

  第一章南有嘉鱼

  一屋子烟雾缭绕,一个脸上有疤痕的男人,面无表情地将烟头按熄在烟灰缸中,冷冷地说:“你们都不是新人,应该知道行规。”

  “丕哥,以前你总是有脾气的,可今儿怎么撒气了?”

  那个脸上有疤痕的男人看着说话的人,笑了笑:“我丕哥,从不撒气。货物给的价格远远超过我们佣金,最主要的是,这次任务,不能说九死一生,应该是十死不超生。”

  “丕哥,放走货物,拿钱远走高飞,这是背叛组织的。我听说上面已经派嘉鱼来了。”

  “南有嘉鱼,北朝生。这两人可是我们这行最厉害的人物了,你觉得组织会让拔尖的人去做那种十死不超生的业务吗?”

  屋子中的众人纷纷摇头,窃窃私语:“不会的,南嘉鱼一定是来监督我们的。”

  “是啊,丕哥,要不我们将货物给了三千万,拿出两千万给她,请她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丕哥呵呵地干笑了几声:“幼稚。南嘉鱼,北朝生,是什么样的人物啊,心狠手辣,她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丕哥,你的意思?做了南嘉鱼?我们这屋子的人,加起来,都不第一定能对付她啊,别看她是女人,可是要人命的女罗刹啊。”

  “我们当然不行,你们想过了吗,货物能给我们一亿,出价这样高,一定是有目的的。”

  “丕哥,你别卖关子了,快说啊,急死人了。”

  丕哥又点燃了一根香烟,吐出了一个浓浓的烟圈:“还是那句话,你们都不是新人,应该知道行规。想要退出的,尽早说。”

  “还他妈的说个屁啊,丕哥,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为你马首是瞻,你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大家说,是不是?”

  “是,没错,丕哥,我们听你的。”

  “歃血为盟。”丕哥嘴中叼着香烟,从腰间拔出了锋利的匕首,割破了食指,将血滴滴入一眼前的空杯子,然后将杯子往下一个人面前一推。

  众人也效仿他,纷纷拿出了匕首割破了手指,将血滴入杯子中。

  “倒酒。”

  飘香的白酒倒入酒杯,那血红的血酒又回到了丕哥的面前了。

  “喝了这血酒,大家都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了。我先喝。”丕哥喝完之后,将酒杯递给下一个人,这样一直传下去,直到最后一人喝光了杯中的血酒。

  “既然大家都是兄弟了,我就说实话了,货物出的价,就是让我们里应外合,用这次机会除掉南嘉鱼。”丕哥用很低沉的声音,仿佛是从喉咙到鼻子出声的,给人一种很阴沉的感觉:“这里的人都能分钱,不论生死,钱都会打到你们的受益人的帐号上的。离行动还有一段时间,大家尽量将自己的受益人给藏匿好,如何藏匿,不用我教你们吧。”

  “丕哥,背叛组织,我们逃到天涯海角都会被追杀。”

  “如果我们是死人呢?换句话说,这次行动后,我们都会死去,重新改头换面,变身份,货物都给我们安排好了。”

  “丕哥,我孤家寡人,我干,起码能分到几百万,不错的收益,风险高,回报也高。”

  突然另外的一个人喊道:“南嘉鱼,就是一个娘们,虽然厉害,不怕,可她与北朝生关系不错…”

  “畏头畏尾的,能做什么啊?都喝了血酒,怕个屁啊。”

  众人在争吵中,开始统一了意见,准备下一步的行动了。

  W市,南嘉鱼坐在银色的奔驰中,她戴着墨镜缓缓地看着车窗外。

  “嘉鱼,你这次监督那帮人去取货物,要我陪着你吗?”

  “北朝生,这个夏天,你没事做吗?”

  “有事做啊。”北朝生瞥了她一眼,然后又专心地开车:“但不是我喜欢的事情。难道你喜欢杀人吗?天天与血腥打交道吗?”

  南嘉鱼摇下车窗,淡淡地说:“觉得恶心,觉得乏味,就到菜市场看看,那些杀鱼的大叔大婶们,他们整天也是与血腥打交道,天天也杀生,可辛苦了一辈子,收入还不到我们的万分之一。”

  北朝生露出疲倦的笑容:“他们可以相爱到老,能过着平静的生活啊。我也想,想与你一起…”“南有嘉鱼,北朝生,我们可是头牌的赏金杀手,我觉得你变得忧愁善感了。”南嘉鱼摘下墨镜,看着北朝生的侧脸:“我在前面下车。”

  北朝生稍微有些迟疑:“你不跟我一起吃饭吗?”

  南嘉鱼将北朝生搁在车上的手机举起,与他的眼睛水平:“你有任务了。我不妨碍你。”

  北朝生看着手机,他的眉毛轻轻跳动,脚踩了刹车,把车停在路边,然后打开车门,拿走她上的手机,微笑地说:“我步行。你开车。你是女士…”

  “北朝生,你有病啊,开车去接任务吧。”

  “我打的去。”

  南嘉鱼还没有来得及下车,北朝生已经跑去拦的士了。

  南嘉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了,回到车上,北朝生已经给她发来了短信:任务完成了,XX海滩度假。到时候,海滩见。

  南嘉鱼看着短信不由地开心地笑了。

  W市香火最旺的地方之一老君观,也被称为太上观。

  南嘉鱼将车停在了老君观外的露天车场
,她一下车,就袭来了无数屌丝男的眼光,像汹涌的大海从上到下包裹了她。

  道观外那种路边算命摊很多,他们不停地朝着过路的游人,香客招手。

  一个长得帅气的男人迎面走过来,故意想要撞南嘉鱼

  南嘉鱼经过训练的,当然不会让这家伙的占便宜的举动得逞的,必须给这人一点苦头。

  如果周围没有那么多的人,南嘉鱼一定会让这个帅气的男人躺在病床三五天下不了床的。

  这可是在老君观外,她只能小小地惩戒。

  她的身体往一边很优雅地闪开了,脚轻轻一伸。

  那帅气的男人并没有被绊倒。

  南嘉鱼眼中有短暂的惊讶。

  “美女,不要惊讶,我会功夫的,比起功夫,我算命的功夫更是一流。想要算算吗?”那男人的眼神透着很华丽的光芒,应该是放电:“哦,看来,非要算算了,我今天掐指算算了,走桃花运的,美女,你是我的桃花。我看你脸上有阴霾,必然遭遇一件生离死别的大劫。”南嘉鱼伸手抓住他的衣襟:“你这种百般无聊的男人,我见多了,最好别惹我,否则你功夫再好…”

  “也怕菜刀。”男人很顺口地接上了南嘉鱼的话。

  南嘉鱼想笑,脸色的冷漠如同冰霜:“滚。”

  “对不起,我不是圆木,不能滚,也不是方木,我五行属木,亥三酉,一气格,前世应是九五之尊,看你的面相,应该属于七杀格。甲木生卯月,最七杀,命之羊刄驾杀,非得我这九五之尊才能镇得住你啊。”

  南嘉鱼脸色惊变,勃然大怒,凶凶地说:“再不滚,我杀了你。”

  “你不放手,我怎么走,命中有,命中无,命中总会有相逢。”

  南嘉鱼松开了手,很想踹他一脚的,但转念一想,这一脚,怕是会让别人误会一对小情侣在打闹。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本来好心情的南嘉鱼,顿时也没有兴致了。

  她没有转身,只是从手袋中取出了化妆镜,故意装着照镜子的,其实在看着那人的背影。

  奇怪,怎么不见他的踪影了?

  职业的警觉性,让南嘉鱼的手无意识地摸到了藏在手袋中的精致的小手枪上。

  她转身了,果然没有看到那人的踪影了。

  忽然有一只手拍着她的肩膀。

  南嘉鱼来了一个肩背摔,可她硬是没有摔动。

  “美女,我说过,我会功夫的。”

  南嘉鱼脸上的气愤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笑容:“我的车在那边,我们到车上去吧,你慢慢地给我算命,好吗?”

  “我真很会算命的,我不是你想想的那种想要寻找刺激的邂逅情感的男人。”

  “走吧,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我的缝很大的哦。”

  “我该怎么样理解这句话,这个缝字呢?”

  “随你啊。”南嘉鱼很大方地吊着他的胳膊,朝着那辆银色的奔驰走去。

  车一溜烟开向了很偏僻的地方。

  “美女,我真的不是你想想的那种人,不过,我从来没有尝试过在青山绿水间回归自然的感觉啊。”

  色人,老娘非把你打成猪头。

  南嘉鱼出手很快,一拳朝着他的脸颊打去。

  说时迟,那时快,男人脸颊一偏,双手挡住了南嘉鱼的一拳:“我说过的,我会功夫的。”

  “手拿开,举高。”南嘉鱼的另外一只手拿着精致的小手枪瞄准他。

  “真的,还是假的啊?”他松开手,高高地举起。

  没有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尝试别人手中的枪是否真假。

  “会你妈的功夫,让你会功夫,会功夫。”南嘉鱼的拳头,非常爽快地凑在那人的脸上。

  拳拳到位,片刻他的脸肿得老高,估计他亲爹亲妈都认不出来了。

  南嘉鱼将车门打开,一脚把他踢下去了,关上车门开始倒车了。

  男人从地上爬起来,双手重重地压在车的引擎盖上,满嘴的鲜血嚷嚷:“你的七杀命,非得我这九五之尊才能镇得住。”

  “镇你妹啊。”南嘉鱼猛地踩油门,直接将他给撞倒路边的草丛中了。

  车开到了W市,南嘉鱼边开车边抽上烟了,吐出一口烟,想到老君观的事情,喃喃:“还真是一个傻逼。”

  她用另外一只手抽出车上的抽纸,擦去手背上的血迹,无奈血已经干了,擦不去了。

  这时候,她的手机已经响了。

  “南姐,货物突然转飞机去了W市,我们已经跟到了W市。我们提前动手,还是等着你来啊?”

  “不用了,我就在W市,给我提货的地址,我过去。”

  “没问题的。”丕哥挂断了电话,朝着一帮人大出了OK的手势。

  南嘉鱼按照手机上的地址,开车后去了,她并不知道,她已经进入了死亡的陷阱了。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