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四十五章 只爱我一人

第四十五章 只爱我一人

  南嘉鱼女扮男装来到益州城外。

  她偷偷地与齐安见面了。

  当时齐安正在营帐中研究益州城的攻防,南嘉鱼穿着士兵的衣服进入了营帐,二话不说,将陆元曾经留在她这里的缺了一角的玉扳指丢在他的面前。

  齐安自然认得这玉扳指,猛地抬头,上下打量了许久,才将南嘉鱼认出来了。

  他赶紧下跪道:“臣不知皇后娘娘驾到…”

  “齐安别那么多废话,婆婆妈妈的,起来吧。”南嘉鱼还是像以前一样拍着他的肩膀。

  齐安惊愕地问:“皇后娘娘,您是私出宫的吧?皇上知道吗?”

  “皇上不知道的,我来这里就是想要解除皇上的烦恼。”

  “臣罪该万死,让皇上担忧了,担忧益州的百姓了。”齐安又要跪下,却被南嘉鱼给拦住了。

  “齐安,我想进城杀了叛军的将领,这样叛军就会无主,开城门投降的。”

  “皇后不可!万万不可…”

  南嘉鱼眉毛一挑,问道:“为何不可?”

  “皇后您是皇后,这等事情,不能您冒险的。”

  “我还没有称为皇后,大婚封后仪式要等到守孝期过了,再举行,我现在不是皇后。”

  “不,圣旨已经昭告天下了,您就是皇后,容臣无理,臣就是死也不会让皇后进入益州城的。”

  南嘉鱼转了话题:“你手下有好手吗?那种以一敌百的好手?”

  “回皇后的话,臣有,皇后要多少啊?”

  “一千人,有吗?”

  “有。”齐安很自信地回答。

  南嘉鱼绕过他的身体,看着攻防图,问道:“这是益州的地图吗?”

  “正是。”

  “其实益州看起来很坚固,但也很容易破城的。”南嘉鱼看了地图后,喃喃。

  齐安两眼放光,焦急地问:“还请皇后娘娘明示。”

  “齐安,我说你功夫那么了得,怎么行军打仗,好像不行啊。”

  “微臣的智谋岂敢与皇后娘娘相比啊。”

  南嘉鱼伸出手指指在地图上:“城中放火,打开城门,留出一道生门不围,这样一来,叛军只要有生路可逃,自然不会恋战的,随后将这些叛军分割开,一团一团的吃掉,不能让他们合在一起,采用怀柔的策略,对于王科的族人,严惩不贷,对于那些可以缴械投降的,宽大处理。”

  “皇后说得极是,微臣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么多啊?”

  南嘉鱼笑着说:“我的功夫,你也见识过了,麻烦你不要阻止我进城了。尽快给我招来一千人马。”

  “皇后娘娘…”

  “不要劝了,先留出一道空缺,并在城门口宣读招安的告示,等到城中稍微混乱了,一千人马分五天进入城内,这样就不会被发现的。”

  “微臣这就去安排。”

  五天后,一千人马都相继进入了益州城,用了南嘉鱼的计谋,益州城内一片混乱了,不少的叛军也偷偷地从城中溜出来,投降,百姓们也是偷偷翻出城墙。

  齐安不能阻止南嘉鱼进城,他只能亲自跟着,也挑选了百余名的功夫伸手都好的士兵保护这个彪悍的皇后娘娘。

  益州城的西南方向,天空一片红,那是益州城叛军粮草被烧的大火,染红了整片天空。

  南嘉鱼等人潜入了夏府,等到那些混乱的叛军想要带着人质逃走的时候,动手了。

  叛军将领们都在昏睡,听到铜锣嘶喊杀声,一惊,多数将领几乎连靴子都没有穿,光着脚丫,冲出来,看到天边的红火,不多想,赶紧逃命。

  一千人在城中放火,偷袭,顿时益州城火光熊熊,哭喊声,喊杀四起。

  守城的叛军也无心恋战,打开城门随着将领们逃窜。

  每没有逃走的,投降缴械,跪地求饶的一大片,顽强抵抗的,都是死在刀锋之下。

  看护夏家的叛军算是精兵心腹了,他们顽强抵抗。

  南嘉鱼身上穿着软铠甲,双手拿着锋利的短刀,在人群中杀来杀去的,齐安那些人见到这样彪悍的皇后娘娘,顿时也斗志昂然了。

  城外的大军一举攻入城中,许多的精兵都朝着夏府这边赶来了。

  南雯雯在混乱中双手抱着头,仓皇逃走,忽然她的手腕被人逮住了。

  “别杀我,别杀我…”南雯雯吓得哭泣求饶。

  “二姐,我是来救你的。”

  南雯雯定眼一看,认了半天,终于认出抓着她手腕的人是南嘉鱼了,她大声地高呼:“她是皇后,她是皇后,我的三妹…”

  齐安赶过来,想要捂着南雯雯的嘴已经晚了。

  那些叛军听到南雯雯的声音,听到皇后再次,顿时蜂拥地扑过来了,他们还叫嚷着:“抓住皇后,当人质…”

  南嘉鱼也只能松手,抵抗叛军。

  南雯雯也趁乱逃走了。

  南嘉鱼看着南雯雯的身影,心中恨极,这臭丫头,不要命了吗?

  叛军最终还是败了,益州城被攻下了,南雯雯也被找到了,她在混乱中逃跑被流矢射中了头部。

  益州城最好的医生诊治了三天,她才慢慢地恢复,因为伤了头,神志不清,疯疯癫癫的,对着众人拍手笑称自己是皇后。

  益州告捷,叛军陆续被分割消灭了,陆元大喜,论功行赏,赦免了益州城百姓的三年的赋税,举国欢庆。

  南嘉鱼也坐在马车上,前往回京的路上了,她已经恢复了女装,身旁坐着时不时要说自己的是皇后的南雯雯。

  军中的将士都知道皇后杀敌勇猛,非常彪悍,宛若大将军,都是刮目相看,非常敬重。

  陆元也早想去益州见南嘉鱼,可是国事抽不了身,便让南雄当钦差大臣前往益州迎接南嘉鱼,以及夏府的人。

  皇后大破益州城,英姿飒爽,一路上那个引来无数的百姓追随。

  陆元率领文武百官出城迎接南嘉鱼。

  两人同坐一辆马车,在京城的大街小巷走了一圈再回宫。

  躺在床上的夏凌听闻南雯雯回来了,衣冠不整地出来,却碰到南雯雯发疯称呼自己是皇后。

  京城名媛落成这般模样,真让人心疼,夏凌看到这样的情景,口吐鲜血,顿时昏倒了。

  南芹芹听闻母亲病倒,南雯雯疯了,赶紧从秦横的老家赶回京城(宫乱的时候,秦横就带着一家老小离开京城,出去避难了)。

  夏凌因为想不开,不到两个月便去世了。

  南雄因为公事繁忙,无法照料南雯雯。

  南芹芹只能将南雯雯带到秦府,悉心照料。

  夏凌出殡的那天,南嘉鱼从宫中出来,送殡。

  夏凌的追封等等,都是她向陆元求得的,她这样做对夏凌来说已经仁至义尽了。

  因为益州的事情,陆元更是喜欢这个其貌不扬的南嘉鱼了,对她的话总是言听计从的。

  要知道南嘉鱼是现代人穿越过去的,见多识广,不管是为人处事,还是勾心斗角,用计谋,都比陆元厉害,更主要的是,她不会象陆元这般优柔寡断,仁慈。

  朝中文武百官们都当南嘉鱼是女王,彪悍的女王,能上朝堂,能上战场,处事果断。

  先皇的守孝期一过,陆元就开始了大婚仪式与册封大典,他对南嘉鱼的爱,是迫不及待了。

  大婚之夜,陆元将头戴凤冠的南嘉鱼紧紧抱在怀里,凑在她的耳边,吹着热气,小声地说:“皇后的肌肤不白,但滑如凝脂。”

  “讨厌。”南嘉鱼暗想,要是自己的真身也穿越到来这里,不必南雯雯的美貌差。

  “让朕亲亲。”陆元将嘴唇挨着了她的脸蛋。

  南嘉鱼忽然推开陆元,蛮横地问道:“我这人很贪心的。”

  “可朕看你不想贪心的人啊?”陆元觉得好奇:“说说,你怎么贪心了?”

  “我贪心皇上一个人,皇上不许有别的女人。”

  “啊?”

  “怎么不行吗?”

  “不是,我以为皇后有多贪心啊。原来如此啊。”陆元哈哈大笑:“朕也没有想过其他女子。”

  “说话算数吗?”南嘉鱼歪着头问,她头上的黄金珍珠发髻摇晃着。

  陆元摸着南嘉鱼的脸蛋,笑着说:“君无戏言的。朕觉得这东西还是留给你保管,比较好。”

  南嘉鱼甜蜜的笑了笑:“什么东西?”

  “这个啊!”陆元从话中摸出缺角的玉扳指递给南嘉鱼。

  “哇,我以为是戒指呢!”

  “戒指?”陆元问道:“戒指很多的,玛瑙翡翠玉石珍珠黄金戒指,皇后你想要什么样的戒指,朕都能让工匠给你做出来的。”

  南嘉鱼收下了那个玉扳指,半开玩笑地说:“铂金钻石戒指。”

  陆元已经目瞪口呆:“什么金石戒指呢?朕从没有听说过呢!”

  你要是听说过的话,那才怪了,我可见过你的几百年千年后的转世,说什么会功夫,懂算命,还被我狠狠都揍了一顿,打成了猪头…

  陆元看着南嘉鱼走神时候的笑,问道:“皇后,你在想什么,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要辜负良辰美景了。”

  南嘉鱼害羞地低下头,将头埋在陆元的肩头上,两人倒在了床上。

  南芹芹在秦府过的很好,但看着南雯雯疯疯癫癫,想到母亲,心情也愉快不了,染上了风寒后,身体状况愈下,不久就病逝了,京城的才女就这样走了。

  南嘉鱼念南雯雯可怜,就派人将她接到宫中,经常召见南雄进宫,一家三口在宫中相聚。

  夏府经过益州变故后,衰败了,夏左相在夏凌去世后,一年也病逝了,南雄将夏家的人安排在南府,也算是对得住死去的夫人了。

  三年后,陆元还是没有在后宫纳入一个嫔妃,虽然有些大臣不满,但惧怕这位彪悍的皇后。

  好在南嘉鱼也能生,给陆元生下了两个皇子,如今她的肚子又隆起来。

  陆元对南嘉鱼更是喜爱有加了,两人几乎都没有分开过,南嘉鱼非常享受这美好幸福的每一天。

  (全书完)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