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五十七章 大结局 你是我唯一的财富

第五十七章 大结局 你是我唯一的财富

  在电话里蓝天告诉蓝柏希赤然集团出了大事。但是蓝柏希从停好车一路走进办公大厅,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很明显又是自己老爸和集团的高层向外封锁了消息。如果整个公司乱起来,那赤然还没有反击,就已经自乱了阵脚。

  来到老爷子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还有几个公司的智库的成员都在一起商量对策。

  “老爸,出什么是事情来,这么着急把我叫来。”蓝柏希给办公室里的几人打了招呼,坐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

  “我本来以为这个天机的古逸风会求稳,逐渐蚕食我们在本土的市场份额,但是这个家伙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停掉了自己手里很多进行中的项目。想方设法的想把我们给吞掉。我们的资金链本来就有缺口,现在如果没有注资的话,我们就只能等这赤然改姓了!”蓝天说着很气愤的拍了办公桌一,自己创立了几十年的企业,难道就要葬送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里吗?

  “这个混蛋,动手竟然这么快!老爸,那妈妈那边有消息吗?现在本土十大财团都不给我们借钱,我们也只能寄希望于欧洲财团了。如果他们……不!没有如果,我们一定能度过难关的!”蓝柏希肯定的说了一句。

  “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你妈妈昨天晚上给我打过电话,欧洲

  第一财团荣盛财团的办事处就在东京都。而且他也是个年轻人。你们年轻人好说话,所以我想让你去和他接触一下。希望能够把他们的资金给引进来。这恐怕也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蓝天看着蓝柏希,他也确实把整个集团的命运都交在了蓝柏希的手里。

  “好的老爸,你放心吧,我一定尽力去把他们的钱给要回来!不会让你的心血就这么白白的被那个古逸风给夺去,更不会让那个古逸风得意的太久。我前段时间查过很多资料,天机的分公司在我们这里有很多违犯国际贸易法的地方,而且他们这次又中途单方面的中止了那么多的项目。肯定会有很多人告他。如果我们可以造势的话,可以用舆论先把他们给压住,如果能绊倒他们的话那更好。”蓝柏希分析了起来。

  “董事长少爷说的很对。既然天机不仁在前,就不能怪我们不义。我们之前是为了维护整个市场的稳定才会对天机的恶劣行径视而不见。现在已经没有必要掩盖了,可以完全的拿出了成为他们的把柄!”智库的成员又细细的说了自己的想法。

  “恩,老爸,那搞臭天机的重任就交给你们了。如果能给那个古逸风制造一点负面新闻的话,那就更好了!”蓝柏希说着就快步的下了楼。现在整个赤然的命运都在他的身上。成败就在此一举,他也感觉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按照老爸给的地址,蓝柏希驾车仅仅花了十几分钟就来了到了市区的另一个商务办公区。这里的装修并不如赤然的豪华,但是一眼就能看出设计师的匠心独运和浓重的北欧风格。

  “您好,请问您找谁?”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短裙的女人向蓝柏希走了过来。

  “我找你们财团的执行官。我是赤然集团的人。我想你们总部应该通知你们执行官了。你可以打电话询问一下。”蓝柏希说着就很随意的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如果不是看着蓝柏希长的帅气,估计这ol早就把他给赶出去了。每天向他这样,来求合作的人,几乎要把他们办公室的大门给挤垮了。昨天那个帅气的天机的ceo就来过,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不欢而散。女人在前台打了一个电话,没一会就又向蓝柏希走了过来。

  “您好,先生。我们执行官说,让您直接上楼。在15楼,您上去之后,电梯对面就是我们执行官的办公室内。”女人冲着蓝柏希微微一笑,极尽诱惑。

  “额,我知道了!”蓝柏希无视了女人的挑逗,直接钻进了电梯。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要是还惦记着沾花惹草那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叮”一声脆响,电梯停在了15楼。蓝柏希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到了电梯对面的房间。伸手想敲门,却又犹豫了起来。这个财团的执行官到底是个什么样呢?我该说些什么话呢?如果我说错话……哎,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蓝柏希一咬牙一跺脚。使劲的敲了一声。

  ‘砰砰!”几声敲门声之后。就听见屋里传来了脚步声。

  “怎么是你?”刚刚打开门蓝柏希就惊叫了起来,因为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舟叶翔“你,你怎么在这里当秘书啊?哈哈,那这下就好办了。我刚还想去求你们老总给我办点事,你等会就给我说几句好话,摆脱了。”门还没开打,蓝柏希就在舟叶翔的耳边轻轻的说了起来。可是等他推门进去的时候,发现整个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咦,怎么你们老板人不在啊?”蓝柏希百无聊赖的问了一句。

  “在啊。一直都在啊!”舟叶翔强忍着自己的笑意。

  “可是我怎么……”话到这里蓝柏希突然看到了舟叶翔脖子上的工作牌。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你就是……就是……”

  “没错,我就是你要找的人,荣盛财团驻日本的执行官。”舟叶翔严肃的说了一句,坐在了自己的转椅上。

  听到舟叶翔这么说,蓝柏希立刻收敛了言行“翔哥,刚才我是……你不要见怪啊。”蓝柏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哈哈,没事,我知道你此行的目的所以我们看门见山吧。”舟叶翔并没有因为和蓝柏希熟悉而表现出任何的不自然。他成熟而专业的商业动作,一下就把蓝柏希拉进了状态。把自己公司和天机之间的矛盾还有自己公司的困境都给舟叶翔说了一边。之前他们已经有过接触,所以,这次的沟通格外的顺利。

  “翔哥,这次就靠你了,你总不能看着你妹夫加大舅哥流落街头,一无所有吧。可怜日子我可以过,我就是舍不得小清也跟着我过这日子。”蓝柏希说着竟然是像模像样的哭了起来。反正今天这笔钱,他是非要拿到不可,就算一哭二闹三上吊,他也在所不惜。

  舟叶翔慢慢的站了起来,面对着身后的落地窗,沉思起来。自从上次和蓝柏希谈过之
后,他就已经开始注资的问题了。可是虽然自己的老爸是财团的主席,但是在风险这么大的决策上,毕竟还是需要商酌和考虑。而且天机集团也在欧洲给各财团施压,希望他们不要介入亚洲市场的事情。舟叶翔也没有什么隐瞒,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了蓝柏希。

  “时间?可是需要多久啊。要是再过几天就来不及了!现在我们已经被天机给逼到绝路上了。”蓝柏希有些焦急了。

  “柏希我知道你很着急,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我只能说尽力帮你去说服欧洲的那些老油条,让他们赶快决策。但是至于最终的结果如何我真的很难预测。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你知道,昨天我还拒绝了天机很有诱惑的合作邀请,就是害怕对你们不利。”舟叶翔很无奈的在蓝柏希的肩膀上拍了拍。

  “我知道了,谢谢你。希望我们赤然还能抗到那一天吧。”蓝柏希很失落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舟叶翔肯定是尽力的。毕竟现在他们的关系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匆匆的告别了舟叶翔,蓝柏希突然就像是没有魂了一样。站在街上却也不知道去哪里。就这么无所事事的在路上晃荡着。知道了舟叶翔的身份之后,蓝柏希也就明白了亦菁清的身份。难怪她会有那么高超的琴艺还有高雅的气质。原来她本来就是豪门千金。

  蓝柏希准备去酒吧找自己的狐朋狗友买醉,这也许就是自己最后一次和他们混了。等自己一无所有以后,谁还会愿意跟他来往。就在他的脚刚踏进夜场的时候,他的电话叮叮的响了起来。刚一接起的电话,蓝柏希的气差点没岔过去。打电话的竟然是古逸风。这让蓝柏希感到很意外。

  “喂,古逸风你是不是就想看我的笑话啊,好啊,你现在看到了。你满意了吗?”蓝柏希对着电话狠狠的骂了一句。

  “怎么了蓝柏希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无助?很无能呢?赤然可是你父亲创立了几十年的公司,马上就要成为我们天机的子公司了。你们公司的名字要变,里面的人也要全部失业。你是不是不想让这一切发生呢……”电话那头古逸风不停的说着,那些都是蓝柏希从来不敢想的问题。父亲几十年的心血,还有很多人十多年奋斗的结果就要化为乌有,他的心里能好受吗?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直说吧!”蓝柏希几乎是吼出了这句话。

  “你马上来我的办公室,我就告诉你怎么做!!”古逸风说着就重重的挂断了电话。

  这个混蛋到底要干什么,难道又要耍什么阴谋诡计吗?算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自己还怕什么呢?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就要看看他能有什么花招。想到这里蓝柏希又钻上了车,一脚油门直奔天机。

  天机毕竟自己的地方,蓝柏希刚一到人家的地盘就感觉自己的身上火辣辣的,全都是周围人投来的诧异目光。作为敌对集团的重要人物,蓝柏希已经被整个天机所熟悉。这些人只是不懂,蓝柏希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来求和的吗?

  古逸风的办公室,蓝柏希刚刚走进去,他竟然是面带微笑的让自己的秘书给蓝柏希倒茶水。

  “不用麻烦你的秘书了,你们的水我喝不起。我也不敢喝,万一你们给我投毒,我死了也没处说理去。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蓝柏希没好气的问了一句,就直直的站在那里,好像随时都在准备转身走掉一样。

  “蓝少爷说笑了,我们天机也是一家正规公司。怎么会干那些鸡鸣狗盗的事情。我今天把你叫来当然是要跟你做一个交易。而且对你来说绝对超值!”古逸风说着,眼睛就下意识的看了看他对面那个被百叶窗挡住的小办公室。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交易?我们还有交易吗?你都已经把我们赤然逼到绝路上了。我怎么还敢跟你谈交易。我们只有任你宰割的份!”蓝柏希言语间充满了讽刺和挖苦。

  “蓝少爷这些话,等我说了我的交易方式之后再说也不迟啊。其实我的交易很简单。只要你的答应我永远不和亦菁清来往,那么我就会马上收回我现在对赤然所做的一切事情,而且停止对赤然市场份额的蚕食。当然你不必立刻的回答我的问题。你可以慢慢的考虑,我有的是时间。”古逸风说完就很悠闲的点了一支烟,慢慢的抽了起来。

  这个问题一下子让蓝柏希愣住了。一面是自己父亲精心创立的企业,一面是为自己流泪照顾自己的小清。似乎两个他都割舍不下,却又必须要做出选择。

  “你说的是真的吗?不会骗我吗?如果我答应你永远不和小清来往,你就放过我们赤然集团?”蓝柏希又确认的问了一遍。这让古逸风喜出望外,脸上更是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似乎就在等这蓝柏希这句话。

  “当然,我古逸风说话向来算数!只要你答应,我现在就可以打电话让他们停止一切收购活动。”古逸风说着就把手放在了电话上,眼睛也直直的看着蓝柏希等待着他的答案。

  “我……我……”就在他要说出答案的时候,曾经和亦菁清的种种都在他的脑海里不停的翻搅着。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知道那就爱。是自己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是的,我很希望我们赤然没事,因为赤然是我父亲的心血,而且我所有的财富和地位都是来自它。可是赤然就算没有了,我们还活着,一切都还可以重新开始。可小清呢?一旦我失去了她,她就永远不会在回到我的身边。而且会恨我一辈子。我早已经习惯和她吵嘴的日子,如果没有她,就算我拥有很多财富,又怎么会幸福。所以,古逸风,你小看我蓝柏希了。我愿用我的所有去换小清的一颗心!”蓝柏希平静的说,眼圈虽然已经红了,但是眼泪却没有落下。

  古逸风听着蓝柏希的话。也傻傻的愣在原地。这难道就是那个人人都说的花花公子吗?他开始不确定了。等他的视线再次投向那个百叶窗帘的时候。一个女孩从帘子后面钻了出来。她脸上挂着泪,没有说一句话,就径直的走到了蓝柏希的跟前,深深的吻上了蓝柏希的唇。

  原来,古逸风早就把亦菁清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目的就是想让她知道。蓝柏希肯定会为了自己的财富和地位毫不犹豫的抛弃她。可是古逸风的如意算盘还是没有成功。反而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种情境,让蓝柏希把自己心里想说又没有勇
气说的都说了出来。

  看见亦菁清突然站在自己的面前,还深深的吻了自己。蓝柏希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这毕竟是小清第一次主动吻自己,而且吻在了嘴唇“小清,你怎么会在这里?刚才我说的那些话?”

  “我怎么会在这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话我都听见了。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小清有些害羞的拉着蓝柏希的手,脸上早已挂满了红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不顾一切的冲出来狠狠的吻了这个花花公子,而且还是当着古逸风的面。

  “这个……这个……”平时的情场高手,此时反而有些扭扭捏捏。他没有想到自己神情告白竟然都被小清给听去了。以前都是别人给自己告白的,这下人丢大了。

  “这个?这个什么啊?”亦菁清继续追问起来。

  “我!”蓝柏希说了一个字,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扶着亦菁清把刚才那个深深的吻还给了她。吻了好一阵,这才慢慢的放开“这就是我的答案!我蓝柏希今天发誓,以后一定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不过,我可能很快就会一无所有,你会愿意跟着我吗?”

  “你一无所有,我有啊,你可以给我当仆人啊。做我的男佣吧!我给你开工资!你也可以跟我回欧洲去。”亦菁清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掩饰的必要了。是时候做真的自己了。

  “咳咳,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赶快给我滚!蓝柏希你等着倾家荡产吧!”古逸风恼怒的吼了一句,他们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还在人家古逸风的办公室里。古逸风没有动手已经是很克制了,看见自己快要到手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亲在一起,这让他心如刀绞。

  “哼,古逸风谢谢你把我请来,无论如何是你让我认识了真正的柏希!”亦菁清说着就拉着蓝柏希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天机的办公大楼。

  几周后的西班牙海滩,阳光明媚,海鸥啼鸣。

  蓝柏希正跪在沙滩上不停的给一个穿着泳衣的美女捶着腿,一脸的忠诚“嘿嘿,小清,这个还舒服吧。”

  “舒服个屁!力量一会大,一会小,你会不会啊!不行我就去找别的男人了!”亦菁清撅起嘴牢骚了一句。

  “小清我错了,我好好学,我一定好好学。”蓝柏希紧紧的抱着小清的大腿生怕她会跑掉一样。

  不一会,又有一对穿着泳装的男女向他们走了过来,是舟叶翔和蓝熙晴,他们一路上手都挽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甜蜜。

  “柏希,地上凉快不要跪了!”舟叶翔打趣的说了一句。

  “切,你们谁都不要拦着我,我伺候我女朋友,我乐意。是吧,宝贝?”蓝柏希说着就给小清使了一个颜色。

  “我的好哥哥啊,现在天机在日本的产业都被我们给消化了,老爸还指望你回去帮忙呢!”熙晴看着跪在地上的哥哥,笑着说了一句。没想到曾经的花花公子也会有这个下场。

  那天之后,荣盛财团就迅速注资,帮助赤然度过了难关。而天机在日本的产业也因为官司太多,问题百出,无奈惨淡收场。赤然借着这股力量,又迅速的让欧洲市场复苏。几乎在短短的几周内,就让天机成了一个空壳公司。

  “我才不会去呢,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蓝柏希说着就很猥琐的在小清的大腿上打量起了。

  “重要的事情?什么事情啊?”亦菁清好奇的问了一句。蓝熙晴舟叶翔也好奇的看着她。

  “我要跟小清圆房!!”蓝柏希嚎了一声。

  接下来不就,海滩边就传来了一个男人鬼哭狼嚎的叫声。

  没多久后,舟叶翔和蓝熙晴识趣的走开,这样又剩下两人独处了,蓝柏希和亦菁清的关系正式明朗。可赤然的危机也在亦菁清的帮助下解除,这让蓝柏希的心终于放下了。现在他知道小清是名门千金,其实有时候他还是很不确定,亦菁清真的会喜欢一个一无所有的落魄仔吗?

  “柏希你怎么了?不高兴吗?是不是怕以后和我在一起了,你就不能沾花惹草,出去寻欢作乐了?”亦菁清微微一笑,在他的额上轻轻一拍。

  “不是,当然不是,有你我就足够了!我就怕……”蓝柏希失落的低下了头。

  亦菁清听见他的甜言蜜语,脸上泛起幸福的红晕,等红晕退却,接着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嘿嘿,我家帮你们把赤然的危机一切搞定,你说说你要怎么报答我呢?你不知道,当初我可是求了我爹妈很久,就差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了,最后他们才肯帮你摆平一切”小清很认真的看着蓝柏希,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真的吗?”蓝柏希瞪大了眼睛。亦菁清默默帮他摆平一切,他一直很感激,最多的是感动。

  “当然是真的了,我爸妈最疼我,现在也不是单单在帮你了,也是在帮我们自己。”小清说着脸上又微微的红了起来。

  蓝柏希神情的注视着小清,细细的听着。沉寂了片刻之后。

  “亦菁清!我爱你!我要以身相许,一生一世!”蓝柏希突然把小清给抱了起来。在原地转起了圈。迅速引来了周围很多人的围观。也许第二天他们两个相拥的照片就会出现在各大娱乐版面的头条。

  “我…我…我也爱你。”毕竟是女生,亦菁清吱吱唔唔半响才说出这四个字,说完立即把头埋在某人怀里。

  “哈哈,有妻如此,夫复何求。”蓝柏希突然发力将小清用力抱住。闹得小清又喜又羞的,“什么妻不妻的,谁是你的妻啊。”

  “小清,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好不好。”

  “嗯,一辈子。”

  西班牙海滩,阳光明媚,海鸥啼鸣。两人的身影依偎久久,突然风起云动,风声低语似乎是在祝福这对有情人即将成真的誓言。

  《全文完》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