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二十四章重重疑云

第二十四章重重疑云

  

  六部花将都是精明之人,看到北冉风也未反对花无蓉的做法,而是默认了花之逸的行为!心中虽然激愤,却又都不觉黯然!

  看到六部花将如此心态,花无蓉一时不知如何开口:毕竟花无暇是自己的妹妹!而花无暇杀死六部花将兄弟一般的十六名花士,他们也难以抑制自己的心头悲痛。

  北冉风突然开口说道:“权主,劣子虽然顽劣,可是心性却绝对光明磊落!既然劣子胆敢如此做证,我相信花无暇一定是真心投靠我们花家!属下也愿意保证,如果花无暇对花家不利,老奴一力承担所有后果!”

  本来心中不满的六部花将立刻安静下来!六部花将基本都接受过北冉风的指导,都可以算是北冉风的弟子!众人对于他可说是不仅仅是下属对上司的尊重,更多的是那份师生之间的尊重!而且北冉风一向为人光明磊落,此刻他如此保证,虽然心中还是难以接受,却也不再说什么。

  “我们花家目前正处在风雨飘摇的境地!我们现在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如何应对将要发生的变数吧!”北冉风看着六部花将渐渐平静,突然话题一转。

  “大总管!难道……”六部花将中的战部花将突然说道。

  “大家不要问了!只要知道现在我们花家需要大家同心协力共度难关,就足够了!以后你们慢慢就会知道!”北冉风却并未继续说明。

  此刻六部花将方才真正平静下来:近百年来,大陆其他势力对花家蠢蠢欲动不说,甚至四大世家之间花家的处境也渐渐变得艰难!说花家正处在风雨飘摇之时,倒也没错!而且如果花无暇真的愿意投靠花家,却是一件好事。

  “好了,大家暂时回去吧!这件事情我们再从长计议吧!”花无蓉看到六部花将突然沉默,知道他们在思考眼前的局势,干脆挥挥手说道。

  六部花将看着这个年仅二十,双肩上却承担着数百万人命运的少女,心下大为不忍,虽然有意见,还是没有说,退了出去。

  “伯伯!我是不是做错了?可是我该怎么办?她毕竟是我的亲妹妹啊!”众人散去之后,花无蓉立刻脱力一般靠在了椅子上。

  “孩子,不要想的太多了!你做的没错!我想六部花将也没有为难你的意思!只是他们一下子难以接受多少年来,一直拼斗厮杀的敌人忽然变成了自己的亲人罢了!等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别忘记了你今天晚上还有要事!”北冉风说道。

  轻轻扶起花无蓉,北冉风看着这个当年花傲临死托付给自己的孩子。心里忍不住发酸:人家的孩子,二十岁正是无忧无虑的年龄。花无蓉却从十岁开始就走上花家权主的位子,为了数百万人的生存奋斗。这样对她,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可是目前这种状况,谁又能改变呢?

  “伯伯,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很累!伯伯,谢谢您!这些年来,您为了花家奔波,甚至都没有自己的孩子。没有您就没有了现在花家!你今天终于有了一个义子,我替您高兴。可是没想到,居然连花之逸——您的义子都要一起卷入这些本来不该你们承担的事情当中来。花家对不起您!”花无蓉突然说道。

  “傻孩子!我跟你爸爸是结拜的兄弟!可是比亲兄弟更亲!你们就是我的孩子!花之逸是个好孩子,以后如果我老了,花之逸可以继续帮你打理花家。也许花家很快就能辉煌起来呢!”想到花之逸,北冉风突然心里充满了信心。

  “可是,花之逸的情况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从一个根本没有花甲的花奴,突然之间变成了青年一代的第一高手,我有点吃惊!”花无蓉也不愧是花家权主,很快从悲伤中恢复过来。

  “孩子!我也很吃惊!我虽然曾经替他疗伤,可是我居然感觉不到他的花家到底是哪一种花种所凝结出来的。而且他的花甲可能已经成为一百年来真正的完全体的花甲!”北冉风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真正完全体?您是说……”花无蓉惊讶道。

  “没错!只是他体内的能量还未大成罢了!一旦他体内能量大成,很快就能成为我们花家第一高手!而且,我还通过花无暇知道,这个小子的花甲十分怪异,虽然他本身只是四阶花士,可是残花盟的六阶花士居然不是他一招之敌!但是他自己又说,自己只能和四阶的虫族高手实力在伯仲之间,倒是让我十分不解。而且,我和他交手的时候感觉到,他本身的实力确实在四阶中期。但是和他交手我总感觉极度危险。即使我一直压制他,可是心头那一股恐惧却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北冉风苦笑说道。

  “怎么会这样?”花无蓉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我估计这可能和他所说的远古花窖那奇异的花种有关!可能这种奇异的花种赋予了他的特殊的能力吧?”北冉风摇摇头道。

  “希望他将来会帮助我花家吧!”花无蓉无奈说道。

  “这个你尽可放心,这小子虽然能力怪异,但是心地善良,可以依托!我北冉风在大陆上闯荡这么久,不知道有多少青年人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想要认我做叔叔伯伯的为数不少。可是我却只看中了这么一个孩子!即使他没有强大的实力,我也会收他做个义子。毕竟他身上的品质,现在的时代已经太少了!”北冉风叹息到。

  “我相信伯伯!”花无蓉第一次看到北冉风如此推崇一个少年,也不觉对花之逸起了好奇。

  “回去休息吧,我要去看看那个小子,希望他早日成长起来!”北冉风突然开心的笑了。

  ……

  “喂喂喂!你要带我去哪里?我的房间不在那个方向啊!”花无暇没好气对花之逸说道。

  “带你到我家里去啊!”花之逸不假思索的说。

  “你想干什么?”花无暇顿时觉得心头火起。

  “干什么?替你检查一下身体!”花之逸觉得这很正常啊。

  “卑鄙、无耻、下流……”花无暇突然对着花之逸拳打脚踢。

 &ems
p;“你怎么了?”花之逸当然不害怕已经功力全失的花无暇,伸手抓住花无暇一把抱起来,飞向自己的房子。

  “流氓啊!放我下来!”花无暇拼命挣扎,大喊救命。

  “……”花之逸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惹到这个坏脾气的大小姐了!

  可是花无暇死命挣扎,还大声叫喊,花之逸忍不住捂住她的嘴!等到终于落在自己的院子里,方才把她放下来,交给雪皎。

  “雪儿,她就是花无暇!我要替她检查一下,你先帮我看着她点。我出去弄点吃的回来!”花之逸悻悻的抱着被咬了一片牙印的手臂出去了。

  “你就是花无暇姐姐?花之逸哥哥睡觉的时候都喊你的名字呢!”雪皎看着花无暇,忍不住一阵羡慕。

  花无暇的身材比起雪皎,又是另有一番风韵。如果说雪皎是一朵单纯的百合,花无蓉是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那么花无暇则是一枝带着露水的野玫瑰!

  听到花之逸睡觉都会叫自己的名字,花无暇心中忍不住一阵高兴。接着突然拉下脸来,看着雪皎:“你是谁?”

  “我是雪儿啊!”雪皎手里拿着一朵小花,认真的说。

  “这个坏小子,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色狼一个!哼……”花无暇看着纯真的雪皎,突然怒火中烧,居然不顾雪皎阻拦,推开门径自走了。

  ……

  “雪儿,我回来了!”

  花之逸推开大门,高兴的抱着一堆食物回到自己的家里。

  “怎么了?雪儿?花无暇大小姐呢?”推开门,却看到正站在院子里,委屈的掉泪的雪皎,花无暇已经不见踪影。

  “对不起!我就说了两句话,她突然就生气走了!”雪皎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花无暇。

  “走了?走了就算了!走,咱们吃饭去!”花之逸似乎早已料到一般,拉着雪皎走到屋里。

  “可是,你不去找她回来吗?她很可怜的!”雪皎却有些担心的说道。

  “嗯,我知道,不过不是现在!快些吃饭,今天晚上我们弄不好就要离开这里了!”花之逸忙着布置食物,头也不回的说道。

  “啊,为什么离开啊?这里不是我们的家吗?”雪皎看着这个才住了一天的家,有些不舍。

  “花无暇大小姐在这里很危险,我想救她出来,然后带着你们俩离开这里,找一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花之逸把一块蛋糕塞进雪儿嘴里。

  “可是,这里不是她的家吗?为什么很危险啊!”雪皎使劲咽下蛋糕,手里还拿着那朵小花。

  “唉呀,是这样的……”

  ……

  花无暇怒火满腔的走出花之逸的房子,一边走,一边心里诅咒花之逸!

  “哼
!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是没有良心的坏东西!我这么惦记他,他居然在外面带回来一个小妖精!居然还敢明目张胆的带到我面前来!无耻!要不是我现在失去功力,我一定杀了这个臭男人!”

  如果花之逸此刻听到花无暇的话,恐怕会觉得自己比窦峨还冤!

  和花之逸在一起的时候,哪一天不是对花之逸拳打脚踢,扔冰川里、踹火山里、甚至活埋、扔到海龙卷里!这些待遇,哪一样能让花之逸觉得花无暇对自己有好感呢?最后更是直接把花之逸扔进了密牢里!如果说把人扔到这里面来,还说我对你不错,除非这个世界的人都疯了,就算残花盟盟主都不相信!

  不过话说回来,女人心海底针,不管她怎么对你,都可以解释成为关心你,惦记你!你还偏偏无话可说,这就是女人的专利,也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忿忿不平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桌子上自己亲手刻的数十个花之逸的木雕,忍不住火从心起,一下子把所有木雕全部扫落在地上。趴在桌子上大哭不已。

  哭了半天,花无暇也觉得自己舒服了许多,呆呆的看着地上的木雕,又一个一个的捡起来,摆在桌子上!看着木雕,心里又开始回想自己和花之逸在一起的日子,想到花之逸被自己拳打脚踢,满地乱滚的样子,不觉“噗哧”一下笑出声来。

  “你这个坏东西!如果你今天晚上来找我,我就原谅你!哼,那个小妖精?先等我站稳了脚跟看我怎么收拾你!”

  左等右等,花之逸始终没有来。花无暇觉得自己的心似乎慢慢被人掏空了一般,饭也懒得吃,干脆和衣躺在床上,瞪着眼睛看天。恨了一阵花之逸,花无暇又开始咬牙切齿的诅咒残花盟盟主!

  自小进入残花盟,到最后自己成为残花七杀,居然始终未曾见过盟主的真面目!而且,自己虽然没有完成任务,但是好歹带回了摧花之魔的消息!那知道盟主居然连问都不问,就派出风刃和黄沙狙杀自己!如果不是花之逸帮忙,自己此刻早已死去多时了。

  自己被那个骑乘金色大鸟的少年救出残花盟,盟主居然千里追杀,虽然没有最后杀死自己,却最后不但震散了自己的花甲,更是将自己体内花种震碎,让自己变成了一个功力全失的普通人!

  想到这里,花无暇忍不住泪流满面:这些年来,在残花盟忍辱负重,不过是想为自己的母亲讨一个说法!哪知花傲竟然已经死去。自己报仇无门!

  而自己为残花盟立下无数功劳,却因为一个过错就被下了格杀令!却被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所救之后送到自己千方百计想要毁灭的花家!回到花家,却发现命运和自己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自己居然是为了保存花家血脉而埋下的一颗种子!

  整个世界都变成了自己的敌人!而自己此刻最惦念的却是那个曾经被自己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少年男子!见到这个男子也成为自己活下去的目标,终于见到他,却居然发现他身边有了一个小妖精!花无暇觉得自己的世界刹那间崩溃了!

  “不,我不会死!我要报仇!”花无暇躺在床上,泪流满面,心中疯狂的呐喊着。

  ……

  正在这时,花无暇却听见有脚步声传来,她想要抹掉眼泪,将花之逸的木雕藏起来,但已经不赶趟了,她只得装作睡着的样子,打算等窗外的人走之后再起来。

  来人正是花之逸,他听雪儿说花无暇气鼓鼓的走后,思考了一阵子,觉得应当将死去的花傲留下的秘密告诉花无暇,毕竟这样的复仇情节不能一直留在花无暇的心底,否则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安心留在花家的,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也会让这个从小在仇恨下生长的女孩子崩溃,或者说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好说。

  花之逸并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这着实让花无暇觉得奇怪:怎么会有这么不讲理的人!

  当然,花无暇没有办法发火,因为她还在装睡当中,所以她只得让自己心平气和,看看这个花之逸要干什么。

  花之逸瞅了瞅躺在床上的花无暇,并没有说什么,不知道是没有看出来还是不想戳穿她,反倒是看见地上散落的自己的木雕笑出了声:“这是什么白痴雕刻的怪物,可真够丑的!”

  这句话可是气坏了躺在床上装睡的花无暇,她拿起自己床上的枕头朝着花之逸的头上打去:“这分明是你姐姐我雕刻的怪物花之逸!你竟敢嘲笑我,你快去死吧!”虽然气得已经是嘴歪眼斜,但还是多少面露笑意,但令人诧异的是,她的脸上还充斥着泪水,十分诡异。

  花之逸虽然被打得很痛,呲牙咧嘴的,但还是一副嘲笑的嘴脸:“哎呦,我说,花无暇姐姐,您能有点女人味吗?像你这个样子,谁敢娶你啊!”这个气人的嘴脸无疑让每个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有着火辣脾气的花无暇!

  花无暇脸一撇,嘴一撅,一副生气的样子:“哼,你姐姐我要是嫁不了人,我跟你说你也别想娶别人!”这话刚一说完,花无暇就觉得不大对劲,这也太有歧义了,不禁脸红起来。

  而花之逸看着花无暇脸红的样子,忽然间觉得这个女孩很美:樱桃小口,柳叶眉,含情脉脉的眸子,如同羊脂一样白皙的脖子,仿佛一块晶莹剔透的美玉一样.......着实令人怜爱。

  花之逸不禁脱口而出:“你要是能温柔一些,我真的是愿意娶你为妻!”说完花之逸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禁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的脸也开始变得通红,他再看花无暇,脸变得更加红润,头也更加低了。

  但是请千万不要忘记:花无暇可是花无暇啊,她并不是普通人,她可是花无暇啊,着实要奉劝花之逸要跑快点跑,不要等到跑不了了后悔,那就迟了啊!

  但很可惜的是我们帅气的花之逸并没有及时的想明白这一点,他此时还沉浸在花无暇的美丽当中不可自拔,并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结果就遭到花无暇无情的牙齿的攻击,花无暇的牙齿在花之逸的胳膊上成功的留下了两排整齐的牙印子,着实让花之逸帅气的脸上狰狞了起来。

  不过好在花之逸还是很快反应过来了,要让花无暇这个母老虎变得淡定下来就得让她想点别的事情,所以他也很快记起了自己当初来时的目的:让花无暇尽快放下对她父亲的仇恨,并且原谅父亲为了保全住花家的血脉而将花无暇送到残花盟的事情,并且为她从小受到的苦难而暂且忘却母亲的死去,这都是万不得已,如果在当时但凡有别的办法,相信花傲也不会放弃自己亲生的骨肉,而让她与花家相互残杀的,这样做无疑是要冒着很大的风险,很大的不易。

  “其实,我来是想跟你讲一下当初你父亲花傲为什么抛弃你们母女的事情的,你能不能冷静一些,听我解释一下?”花之逸变得严肃起来,看起来颇具大将之风。

  “好,我今天姑且就听一听你这个所谓的解释,既然你这么严肃,那么我也不能不尊重你不是吗?”花无暇本来红通通的脸,一听到这个话题,瞬间变得十分冷静,甚至看起来有些冷血,这也不难理解,无论是谁从小就没有亲情,活在一种类似于没有感情的地方,甚至自己的父亲还那般对待自己,都会面无表情吧,可能很多人心理能力不足还会十分暴躁吧,大概像花无暇这般镇定自若的人,真的没有几个了。

  起初,花无暇还觉得花之逸完全是在满嘴喷粪,完全是为了自己能够融入花家的这个大家庭之中,这完全是在拿自己这么多年所受的苦和母亲的死在开玩笑!但是听着听着就觉得自己可能是错了,对比着花家这么多年的势力的下降和受到的外界的威胁,还有自己察觉到的残花盟盟主的无情,那么可以说花家是带有人情味的名门望族,而残花盟则是一个残酷的没有丝毫人情味可言的地方,而自己在那里的名字黑雨也完全不是属于自己的,无论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是在为一个杀人魔头在工作,真是越想越心酸。

  花无暇认为花之逸说的是真实的,于是很快就融入了花家的大家庭里,并且与花无蓉相处得很好,花无蓉处处都对花无暇很谦让,她始终觉得这个与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姐姐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总算回到了花家,那么自己理应对花无暇进行补偿,花无暇想要的,还有花无暇没有开口要的,她都尽可能给花无暇以最好的。

  花无暇也凭借着自己对于残花盟的了解,给大家提供了很多情报,并且画出了残花盟的地图,这无疑为同残花盟的战争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于此同时品花四大世家所争夺的武功秘笈《花间曲》的掌握也有所改变:花、郭、叶、耿四家族手中掌握的其中一部分变成了花家独自拥有花家及郭家的两部分,而叶家和耿家分别拥有自己的那一部分。而花之逸真的应了他当时说的那句话,娶了花无暇,可是似乎花无暇却丝毫没有变温柔的迹象。

  过了一阵子,花无暇怀孕了,整个花家上下都为了此事忙里忙外,而花无蓉则依然打理着花家的里里外外,雪儿陪伴在她的左右,终日学习各种武术,闲来也会去找花无暇玩玩,猜一猜她肚子里究竟是男孩女孩,月蝶舞同她暗恋的羽族少年在一起常年游荡在外。

  这天,是花无暇同花之逸孩子的百天,他们生了一对可爱的龙凤胎,月蝶舞和羽族少年都来了,甚至龙王都来为孩子庆祝生日,无比热闹,孩子们纯真的笑脸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到兴奋,花家也因为孩子的诞生而越发热闹开来。

  花家从此走向了正轨,如同普通家庭一样,少了名门望族的风生水起,增加了那么些温情。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