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邀请诸王

第一章邀请诸王

  共存城,一缕白光暴虐而出。让周围的居民不由得在紧闭的门窗奇怪地向外张望,他们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少年,一袭白袍站在远处,深邃的眼神,望着这场战斗,一言不发。

  而在少年的不远处,有两个女人,面目姣好,手中的斩神鞭虎虎生威,转眼间,一个强大的男人就在两个女人的合击下,犹如一片树叶一般,飘飘洒洒地从城楼上面这一落下来。

  詹台靖想要过去帮忙,但是他只能观战,不能参战。

  詹台靖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他这个时候才真正发现,面前的两个女人的美丽,遮盖了她们的真实实力,才会让詹台靖觉得,她们不过是花拳绣腿而已。果真是程生辉的夫人,强将手下无弱兵。

  詹台靖跑过去,看到不蒙飞已经奄奄一息,绝望的眼神让詹台靖觉得眉心被拉扯着。

  这个时候,于环环轻轻的走过来,战靴上面的图腾,显示着她尊贵的身份:“你小子,还真是一个守信用的人。说好我们姐妹二人合击,不许别人插手,你就站在旁边,真的没有插手。我喜欢你的守信用。”

  詹台靖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态度和两个女人说话才是正确的选择。他看着蒙飞送死,却无能为力。很可能,下一个比试的人就是詹台靖了!

  “我也觉得,这小子不像是宫傲手下的人。宫傲远远没有这样义气。如果不是蒙飞这个小子出言不逊,我们也不会下次毒手。为想到,蒙飞作为宫傲手下的一员大将,连我们的力量都抵抗不住,实在是让人贻笑大方!”冰若希站出来,微笑着说道。

  本来是蒙飞看轻了自己的对手,导致最终毙命在了冰若希的手中,但是詹台靖作为观战者同样有保护蒙飞的责任,要想宫傲什么都说不出来,就必须要真戏假做,冰若希这样做是配合自己好在宫傲那里有一个好的交代。

  “但是后来我和于环环妹子都发现,你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啊。”冰若希笑着说:“我们的合击术需要一个强手来陪练,因此我们干脆就不说破了,这一架打的可真是过瘾。”

  过瘾?詹台靖不由连连苦笑,冰若希和于环环也真是够疯的啊,她们知道自己的脾气,一旦来了劲头就会忘记对面是什么人,就没有什么手下留情可言了,要是出事的话真是后悔也来不及。

  不过她们当自己是陪练,要是提前告诉自己真相,恐怕自己就不会这么来劲和她们一战了,这样的练习价值就会大打折扣。

  当然了,自己在无意中也将她们两人当成了陪练的对象,自己晋升到了九阶圣主的境界,实力高了真正的对手越来越难找,而她们今天也无意中成为了自己提高实力的对象。

  听她们的口气,还是对自己手下留情的,否则自己说不定还会受到伤害……哎,提高境界怕什么伤害,这两位夫人合击的实力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啊。

  “两位夫人,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詹台靖笑着说:“不知两位可否答应?”

  轰的一声,三条人影都没有飞出多远,很快就重新站成了丁字形。

  “什么事?你的模样可有些象是奸商哦。”冰若希警惕的问道。

  “嘿嘿,两位夫人的来意我也明白了大半,其实你们此番来到共存城是佯攻对吧?”詹台靖嘿嘿笑道:“既然是这样,我们不妨经常试炼一番,相互提升自己的境界,你们看如何?”

  “哈哈,你还挺精的,一点都不像于丹姐姐说的愣头青啊。”冰若希笑道:“于环环,我们的合击也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对手,詹台靖挺合适的。你看如何?”

  于环环心中一动,詹台靖从他的表现来看的确是一个好汉子,他在宫傲那里也不是真心相助,而是无可奈何。如果不是蛮齿一族的原因,他根本就不会呆在宫傲那里。

  既然是这样,有必要和他保持友好的关系,这样有利于到时候劝说他最终离开宫傲身边……于环环略一沉吟道:“行,我也希望如此。”

  “多谢二位夫人了。”詹台靖一听有架打不由喜不自胜。

  “怎么,这就要走了吗?”冰若希笑着道:“不如我们最后再对轰一招,看看你詹台靖的最强招厉害还是我们姐妹的最强招厉害!”

  汗,原来程生辉的这位夫人也是战斗狂人啊,不过冰若希的建议倒是正中了詹台靖的下怀:“好,我的最强招是‘战之狂飙’,我将会用全力!”

  詹台靖已经得知程生辉的这两位夫人的合力要论起威力来看还在自己之上,对于他来说最高兴的就是能够用全力了。

  而冰若希的疯劲头竟然不比他差,听了他的挑战不但不感到担忧反而脸上露出会意的笑容:“好,我们的合击技能是‘冰火交溶’,你小子就瞧瞧我们的厉害吧!”

  詹台靖被她不怀好意的目光一看,不由心中有些打鼓,刚才于环环和冰若希两人的合击已经在他的心中留驻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既然叫“冰火交溶”自己是不是能够抵挡?

  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詹台靖会怕什么,但是现在他也不由得对冰若希于环环的所谓最强技能有些打鼓。只是他并没有听到两姐妹偷偷的说话,否则非被气昏头不可。

  “冰若希,我们哪里有什么最强招啊,这个‘冰火交溶’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于环环小声对冰若希嘀咕道。

  “瞎,于环环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老实了,”冰若希笑着说:“你听这小子不是说最强的为‘战之狂飙’吗,这样我怎么样也要编出一个最强招来,反正大致道理都是一样的,冰火合力,看看能不能将这小子给轰出去!”

  于环环拿冰若希没有办法,连忙酝酿自己身体的能量往自己的丹田,至少也要和名字有些相似啊,交溶交溶,应该是自己的身前能量和冰若希的能量汇集成一个交溶的模样吧,这倒是不难办到。

  对于于环环冰若希这样的八阶境界高手来说,要将能量幻化成什么形状并不难,因此两人的能量很快就按照冰火的属性进行了幻化,果然是一个交溶的模样。

  高高的交溶顿时在于环环和冰若希两人的面前成形,而在交溶本身也蕴藏着强烈的冰属性和火属性,一股奇大的冰火气息从它不断滚动的交溶中向着天空中飞了出去。

  詹台靖并不知道冰若希其实是在唬他,而是当成了真的,眼看着冰火交溶向着自己而来,詹台靖一声怒吼,身躯犹如闪电一般向着扑来的冰火交溶迎去,同时在他的身前发出了巨大的能量漩涡。

  说起来詹台靖也的确是很谨慎,从“冰火交溶”的名字来看,也确实冒着令自己都无法捉摸的杀气,因此詹台靖确实没有大意,他可是说到做到,用的是自己威力最为强大的一招“战之狂飙”,能量漩涡连续打成了螺旋形状,在半空中直接和所谓的冰火交溶撞了一个正着。

  轰……虽然“冰火交溶”的名字是冰若希临时的设计,但也是于环环和冰若希所有火属性和冰属性的合力,这样的威力连她们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大,因为就从来没有试过。

  自从于丹冯晓园指点她们两人合力破除“天阶凶煞阵”发现了冰火合力的威力后,她们对于身上的本源母火和冰属性提升有了浓郁的兴趣,尤其是于环环夺取了坝荒城之后程生辉让她和冰若希一起镇守坝荒城,两人的合练就明显加强。

  但是一次次的威力让于环环和冰若希都感到异常惊讶,她们都是八阶巅峰的境界,在她们的感知中这样的威力应该胜过了圣主之力。

  而她们本来对自己合击的威力并不如何自信,总是觉得上次破“天阶凶煞阵”只是冯晓园指点的功劳,而不是冰火合力的威力当真可以压盖住了七大圣主组成的“天阶凶煞阵”。

  她们也迫切想知道两人合击的威力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正好今天的詹台靖成为了她们期待中的……靶子。

  一声惊天动地的响雷,几乎让看到的人听到的人都以为好久没有现身的端木忽然复生了一样,竟然两大力量的撞击起到了紫雷凌空的地步,紫雷!这是最强之雷,就算是掌握雷劫的端木最终也只是初窥了紫雷的门槛,而现在连续九道紫雷在他们的面前生起!

  冰若希和于环环毕竟要好的多,她们毕竟是女孩子,因此对于可能引起的轰炸异常谨慎,没有等双方的能量撞击上,她们是能够跑多远就跑多远,赶紧飞快的逃离出三十多里远。

  可怜的是詹台靖,他并不知道所谓的最强招“冰火交溶”的威力到底会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他居然还瞪着双眼在原地看着两招碰击的结果,当然眼睛是看到了,而代价也是惨重的。

  九道紫雷的威力就算是詹台靖也是炮灰,因此詹台靖杯具了。

  只见双方的观战者都不由傻了眼,为了眼前的詹台靖。

  本来詹台靖还是很威风的,身躯高大,一对浓眉,一双豹眼,浑身都是煞气,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战斗之神,但是现在被九道紫雷连续轰炸不由让众人惊讶的发现,詹台靖犹如天神般岸伟的身躯成为了地狱的使者。

  地狱的使者是什么模样?

  也许他们都没有见过,但却可以想象出来,而正好和现在詹台靖的模样非常吻合。

  一头原本飘逸的微红色长发已经自然的卷起,大半已经是烧焦了,有着非常刺鼻的焦味;而他的脸盘至少是有一半是被熏黑了,本来很帅气的面似银盆变成了一半的黑炭一半的灰色;而他身上的红色披风和詹台靖盔甲竟然已经四分五裂,他手中本来握着的武器是两柄独臂铜人,呵呵,如果换成了死神镰刀估计就更象了。

  “你,你……”于环环很是担心的看着詹台靖,她是真的担心这詹台靖是不是完蛋了。

  倒是冰若希比于环环的胆子要大多了,她眼珠一转拉着于环环就跑,等到詹台靖终于在极大的震惊中明白过来时,她们两人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哇呀呀……”詹台靖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狼狈相,难道还真的一怒之下杀到于环环冰若希营中去不成,这样还叫什么詹台靖的风度?

  不过,这样的尊容说是詹台靖估计是没有人能够相信了,说是死神还差不多。

  “冰若希,你确定詹台靖没有事?”于环环因为被冰若希给提前拉走了,因此也不能断定詹台靖是死还是活,而且后面居然没有追杀的动静,这和詹台靖的形象就不太吻合了。

  按照冯晓园的介绍,斗神和詹台靖就是两个不占便宜不罢休的家伙,平时总是惹是生
非,要是真的没有事詹台靖吃了这么大的亏还会不追赶过来?

  “于环环,我还会骗你不成?”冰若希笑着说:“你是被吓住了,而我却特别留意了他的眼睛,放心吧我是看到他眼睛开始转动才拉着你跑的。”

  “是吗,你的眼睛不会看错吧?”于环环还是好心啊,因此依然不太放心。

  “放心,我早就说过你呀就是心太善良了,不要忘记他的小名叫詹台靖啊,詹台靖哪里会这么容易就死的?”冰若希笑着道:“再说了,他是九阶圣主啊,你连这都忘记了?”

  “对啊。”于环环这才明白了过来,九阶圣主要是死去是肯定要遭到反噬的,每一个九阶圣主都是法则的组成部分,一旦九阶圣主不是身体和灵魂解体被扔进不归深渊的话,将九阶圣主击毙者就会遭到法则面反噬的星权。

  要不是于环环太过善良,她也不会这么晚才领悟,因为他的父亲坝荒圣主柳随扬也曾经有过一回这样惊险的遭遇。

  时值狂人族和冥族联手进攻飞嬴洲,对坝荒城进行挑衅的正是狂人族的暗云圣主,当时柳随扬使出了天阙剑令暗云遭到轰杀,要不是暗云圣主及时逃离只是身受重伤,坝荒圣主的命也会因为反噬而遭到厄运。

  即使是如此,于环环还是有些不安,直到第二天一个洪亮的声音从高高的共存城传了过来:“本王詹台靖,请于环环冰若希两位城主接战!”

  来了!

  于环环惊喜的看着冰若希,冰若希倒是若无其事的说:“我说怎么样,没有事情吧,偏你还不信!”

  “我们现在怎么办?”于环环笑问道。

  “不是已经定好了吗,让他为我们当陪练啊。”冰若希毫不犹豫的说。

  两姐妹并肩腾空而起,犹如九天仙女一般在空中站立,而面前的果然是詹台靖,经过一夜的恢复,詹台靖又回复到了之前的英俊和帅气。

  只是什么都好修补,这头发没有办法恢复之前飘逸的模样,该打卷的依然是打着卷,只是那股焦味是闻不到了。

  见到詹台靖眼中含着怒色,唉,大男人嘛怎么就这么一点的气量啊,不就是昨天吃了一点小亏而已,昨天的气怎么到今天还没有消解?

  “唉。”冰若希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心中却是在偷笑不已,这不由让詹台靖愣了一下。

  “你叹什么气?”詹台靖的确很是恼火,也不怪詹台靖气量小,毕竟让他这么吃亏的是两个女人,这让詹台靖岂能不怒?

  冰若希叹道:“我是在想,为什么这么快就闻不到你身上的焦味了,真是太可惜。那种非常好闻的焦糊味道啊……”

  噗嗤!于环环不由被冰若希的作怪逗得笑了起来。

  詹台靖被冰若希说的哭笑不得,如果对面是男的,詹台靖也就毫不客气的一拳轰过去了,但是偏偏是两个女人,要想计较也无从开口。

  “你……”詹台靖张大了嘴巴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于环环看的有些抱歉,她轻笑道:“詹台靖殿下,我这个姐姐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就不要对她见怪了。”

  唉,同样是美女,品质上却一点都不同啊。冰若希就是一张利嘴什么时候都不肯吃亏的,而于环环却是一副温柔如水,就是想要对于环环计较也会觉得是自己的不是。

  詹台靖苦笑道:“也是在下小瞧了两位夫人,真是没有想到两位的最强招竟然厉害到了如此地步。”

  于环环抿嘴笑道:“什么最强招啊,其实就是冰若希姐姐说了玩的,那个招数也是瞎编的。”

  “啊……”詹台靖张口结舌,冰若希却听了不乐意道:“什么瞎编的,这就叫做神来之笔懂不懂。你不是叫詹台靖吗,不服我们就继续打下去!”

  说着冰若希还真是不客气,一声娇斥娇躯已经在半空中悬浮起来,然后在她的身前顿时发散出八阶巅峰的能量,看架势她是要打詹台靖一个冷不防,以快取胜了。

  詹台靖虽然对八阶巅峰并不在意,但是和冰若希几次交手知道此女性子直爽,说打就打,连忙将自己的九阶境界能量蓄势,等待冰若希的进攻。

  其实冰若希也就是做一个姿态,她是一个极为聪明的女子,看似嬉笑怒骂其实哪里会自找亏吃,眼看她已经要冲过来动手了,忽然冰若希的冲刺嘎然而止。

  “嗯?”詹台靖诧异的看着冰若希,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忽然停手。

  “你当我是傻子吗,你是九阶圣主,我是八阶,相差了一个境界,本姑娘才不会这么傻和你交手呢。”冰若希叫道:“于环环,你怎么还愣着,我们一起去揍这小子,不管是詹台靖还是斗神,我们是一样的揍!”

  于环环不由嫣然一笑,娇躯一拧,也升到了半空,轻喝道:“无疆冻土!”

  “这就对了,火焰天下!”冰若希信口胡诌道:“小子,看打吧!”

  虽然是信口胡诌的一个招数,但是她使用的本源母火一旦和于环环的冰霜之气融合就是威力极为强大的招数了,因此詹台靖立即感到一股危
险的气息向着自己而来,他不敢轻敌,一声大喊:“战之波涛!”

  在詹台靖的身前,顿时一重重的能量向着冰若希于环环的冰火合力冲击而来,真是不求守而自守,不务攻而猛攻,他知道两女的合力威力极大,在昨天吃亏之后就在想如何对付两女的对策,最后想起用接踵之力抵挡。

  一重力不行,就用两重力,两重力不行就用三重力,果然詹台靖虽然每接一招都不由要往后退出几里地,但是因为这一退却是消解了俩女冰火轰击的恐怖能量。

  当直到退了几十里远他发现两女的攻击有些乏力,顿时心中大喜,一招“战力滔天”顿时能量如虹,已经是转守为攻了。

  冰若希和于环环不由赞道:“不错!”如果詹台靖老是做自己的靶子,这样对于自己实力的提高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好处,而詹台靖既然想出了破法,同样也是逼着两女改变思路。

  本来冰若希和于环环都是使用合击的能量,这就叫一力降十会,用自己恐怖的能量欺负詹台靖。

  而现在,姐妹两人却改变了打法,虽然同样是冰火攻击,但是招数上一边打一边采用精妙的巧招,从不同的路线不同的轨迹当真是层出不穷,到处是火焰之光和冰霜之气,让詹台靖就仿佛是置身在两个季节里。

  詹台靖和冰若希于环环的说话都使用了禁锢空间,这就导致没有人听清她们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是她们的动手却是真价货实的,即使是行家都看不出什么破绽,因为她们就是在真打,至少看上去是比真的还要真。

  观战的不但有坝荒城和共存城的天王们,飞嬴洲两大势力的首领程生辉和宫傲也在密切观察双方的动静,唯有东方商行的星权仿佛置若罔闻一般。

  程生辉关注冰若希和于环环,是听说了詹台靖赶到共存城增援本来担心两位妻子不是詹台靖的对手,因为他听顾中平说过,詹台靖已经晋级到了九阶圣主的境界。

  冰若希和于环环的表现让程生辉异常的惊讶,他这才知道一直是将这俩位夫人大材小用了,虽然冰若希于环环的冰火合作威力他也亲眼看到过,但是绝对没有想到竟然真的能够挡住詹台靖这九阶圣主的攻击,这样他就放心了。

  程生辉并没有想到,詹台靖和冰若希于环环之间的协议,只要两位夫人没有事,照样可以达到敲山震虎的目的,他就一百个放心了。

  而宫傲本来对共存城发生的一幕异常恼火,因为他悉心培养的心腹蒙飞竟然被于环环冰若希击毙了,他也不相信冰若希和于环环真的有这么厉害。

  冰若希宫傲是知道的,就是他死去的大弟子竹扉追求的女人,这个女人的实力虽然不错,和蒙飞也不会差的太远,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死在冰若希手中?

  而于环环的实力应该最多和冰若希差不多,詹台靖来到共存城不但没有任何的好消息,却先死了一个蒙飞,这让他的心中很是不快。

  是不是詹台靖已经暗中和程生辉有什么勾结,或者詹台靖发现蒙飞奉了自己的命令监视他因此一怒之下暗算了蒙飞呢?

  但是当他看到詹台靖传来的画面不由呆住了,竟然于环环和冰若希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如此的地步,他一点都不怀疑这是在作,从画面上看竟然詹台靖都有举步维艰的趋势。

  是自己想错了吗?竟然两个年纪轻轻的女人可以和九阶圣主的詹台靖实力对等,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要解决心中的疑惑,除了找当事人之外,宫傲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就是找星权商量。

  “竟然有如此力量!”即使是向来沉稳异常的星权,当他看到宫傲带来的画面时也不由变了颜色。

  “宫傲,于环环我们都了解,她身上有三种属性,金木冰兼备。”星权沉声道:“而其中,冰属性最为浓厚。公平的说,于环环是我们所见过的极少数能够称为天才的女子,虽然我们都不喜欢柳随扬,但是于环环的天赋是无可置疑的。”

  宫傲不情愿的点点头,虽然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儿子混均是九阶圣主中最为出色的天才,但是混均在达到七阶境界时,比他小了几万岁的于环环就已经是八阶境界了,这让宫傲父子极为嫉恨,去不能不服。

  前有于环环,后有路天风,让宫傲无法再为自己的爱子而骄傲,路天风更是成为了九阶圣主。

  虽然路天风成为圣主的时候已经混均死去数百年,但就算是宫傲也不能不承认,混均根本就无法达到这个境界。

  不过宫傲恶意的想到了路天风如今的消失,嘴角不由轻轻的抽动了一下。但是他唯恐被星权发现,连忙问道:“那又如何?”

  星权哼了一声道:“于环环身上的冰属性本王一直有些好奇,觉得不属于人类的任何一种冰属性,但是又无法确定是何种。现在本王忽然想到了,是妖族的雷霆之冰,只有雷霆之冰才能够和本源母火融合在一起产生如此大的威力!”

  “妖族!为什么于环环会有妖族的雷霆之冰,难道她本身就是妖族?”宫傲惊呼道:“柳随扬怎么会有一个妖族女儿?”

  “于环环未必是妖族,问题是出在她的母亲身上。”星权冷冷的说:“还记得柳随扬当初并没有公布于环环就是他的女儿吗,这就是原因了。”

  “就算是如此,这雷霆之冰要遇到极为珍贵的本源母火才能够起作用……”宫傲忽然脸色大变,不由咬牙切齿的骂道:“难道冰若希身上竟然有本源母火,竹扉这个混蛋!”

  要是早知道冰若希身上有极为珍贵的本源母火,宫傲早就将它占为己有了。

  而本源母火这个秘密竹扉肯定是知道的,否则他当初不会对冰若希追求起来如此卖力,在他的眼中恐怕冰若希的美色还在其次,本源母火才是真正的目的吧!

  宫傲其实是冤枉了九泉之下的竹扉,竹扉虽然的确知道冰若希拥有本源母火,但是他当时看中的就是冰若希的国色天姿,至于本源母火是他想要挟制冰若希的秘密。

  秘密只有不说穿才有效,而对宫傲之所以隐瞒是因为竹扉深知自己拥有一个怎么样的师傅,要是被宫傲得知的话,他就会人财两空。

  星权冷冷的道:“恐怕要对于环环和冰若希两人的实力判断要高看一眼了,她们在一起的合力完全可以抵得上九阶圣主,甚至她们如果假以时日,实力上达到亚神主境界并不是不可能!”

  星权心中异常烦躁,程生辉那边的实力越强对于他来说越是不利,也坚定了他要尽早铲除程生辉的决心,而现在程生辉还是没有动手让他感到隐隐的不安。

  程生辉必定是在等待着坝荒城?大草原?妖族三方面出动后造成的变化,他并没有因为儿子的仇恨,自己的挑衅而失去理智,虽然星权有让程生辉上当的决心,但还是感到了相当棘手。

  “那么看来是冤枉了詹台靖,这些都是真的。”宫傲倒放下了心,看来詹台靖虽然是突破了九阶圣主,到底还是对蛮齿一族可能受到的威胁而不敢违抗自己,或者自己所作出的态度也让詹台靖心中有了点微妙的变化。

  原本自己对詹台靖的态度并不放心,现在看来结果并不是自己想象的一般恶劣。

  星权也看到了詹台靖和冰若希于环环之间展开的石破天惊一战,从双方交战的情况来看詹台靖的确是全力以赴,看不出有任何的假象来,因此对于宫傲的看法没有说什么。

  老奸巨猾的星权竟然也上了当,因为他也没有想到虽然战胜和冰若希于环环的交手没有作假,却并不是为了宫傲,而是因为彼此都将对方当成了不可多得的陪练对象而已。

  他只是提醒宫傲,你应该动了。

  “对,星权你放心好了,本王将带领宁品洲七大圣主一起和于丹控制的大草原?娄同控制的妖族对垒,哈哈哈,然后再釜底抽薪!”宫傲似乎看到了不归神殿在自己发动的大举进攻中一片狼藉的模样,不由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

  昔日洗劫自己圣城的耻辱,也许这次真的已经到了偿还的时候!

  宫傲当即亲自上门,宁品洲七大圣主并不是他的手下,尤其是在抢夺混元珠奉了万恶冥主之命企图伤害许飞,令双方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

  宫傲非常庆幸当初宁品洲七大圣主选择了自己,而不是程生辉,要是程生辉的话,想想看!如今程生辉的实力加上七大圣主的助力,就是有星权的联手也是凶多吉少啊。

  当然宫傲对宁品洲七大圣主也没有那么放心,他们本来之间就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

  宁品洲七大圣主是想利用自己对付宁品洲的血界,而自己是利用他们对付程生辉。

  宫傲来到许飞等人的行宫,他知道目前他和宁品洲七圣主的关系并不和睦,最好还是坦荡一些为好,因此直接就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宫傲圣主,你想要我们帮你对付于丹的大草原和娄同的妖族?”仙王第一个就冷嘲道:“你真是打的好如意算盘啊!”

  要不是主人有命,早就硬拉着许飞去不归神殿了,还想利用我们对付于丹圣主和娄同,做梦吧你!

  宫傲注意到七圣主中近来一直和自己关系不错的许飞也没有做声,他知道许飞为什么这么做,因此连忙笑着说:“大草原和妖族都是程生辉不归神殿的同盟,只有打痛了他们才会让程生辉不敢为所欲为,请众位理解。”

  “宫傲圣主,就算是对付于丹和娄同,你一个亚神主还不能吃定吗?”苦刹冷笑道:“难道非要我们前往不可?”

  宫傲笑道:“于丹和娄同和普通的九阶圣主不同,他们在九阶的境界上已经达到了巅峰状态,说不定什么时候会突破到亚神主境界。而此行又是不容有失,因此才想到有劳众位。”

  他看了看众人并不友善的脸色,心中不由暗骂,要不是程生辉的势力越来越强,就你们几个老子就直接灭了还会低声下气的相求不成?

  “哈哈哈,这是一个斩除程生辉帮手的机会,于丹和娄同肯定没有想到我宫傲会亲自去,更不会想到众位也会到来,这样我们可以用摧枯拉朽之势击溃大草原和妖族,他们一旦土崩瓦解,程生辉就不在话下了。”宫傲苦口婆心的劝道。

  其实他也不想如此,不过除了这是对付程生辉的一招棋子外,他也想看看宁品洲七大圣主对自己的态度到底如何,现在看来不太妙,不过能够摆在脸上就不怕。

  这说明宁品洲七大圣主并没有要和自己对着干的意思,想来还是要利用自己解宁品洲的燃眉之急吧。

  “本王保证,要是此行顺利的话,并将言而有信,和众位一起共赴宁品洲,以解救宁品洲的危局,否则天地共裁!”宫傲只有再次用出这杀手锏来,只是有没有效果自己都不知道。

  圣衣的双目一瞪,刚要起身对宫傲进行挖苦,但是他感觉到手臂被拉了一下,一看原来是程虎。

  程虎笑着说:“宫傲圣主说的对,解救宁品洲才是大事,其它的不愉快都是小事而已,我们要看的是未来,如果为了眼下的小事斤斤计较,就有失我们的身份了。许飞,看在宫傲圣主有诚意的份上,就答应了吧。”

  许飞不由诧异的看了程虎一眼,在平时程虎也是对宫傲的看法相当不好的一个,怎么今天一反常态?

  但是宫傲的话也打动了他,现在只有抱着宫傲的大腿不放了,他无奈的道:“好吧,大家有什么不同意见?”

  宁品洲众圣主都为程虎忽然赞同而惊讶不已,但是他们和许飞不同,他们都是知道内情的,知道程虎想到了什么才如此做的,于是一个个都沉默不语。

  “哈哈哈,众位圣主真是雅量啊,本王非常感激。”宫傲知道他们算是都答应了,他笑着道:“事不宜迟,我们明天就出发如何?”

  “宫傲,我们宁品洲就帮你一次忙,但是,”许飞紧皱着眉头道:“我希望你能够言而有信,否则……”

  “许飞公子放心,本王一定会言出必行的。”宫傲得到宁品洲七大圣主的许诺不由大喜,连忙告辞而去。

  许飞看着程虎问道:“程虎,你为什么会忽然答应宫傲,你平时不是说宫傲不可信吗?”

  程虎笑着说:“宫傲当然是不可信,这样的人翻脸无情,我们已经领教了。但是现在他的局面非常不妙,如果我们出手帮助他的话,也会逼得他不敢不实现诺言,许飞你说呢?”

  许飞想了想,有些不情愿的点点头说:“但愿他能够说话算数。”然后就闷闷的走进了静室。

  “哈哈,总算许飞现在的态度慢慢变了,我想我们不需要再等多长时间了吧。”程虎笑道。

  “程虎,为什么会答应宫傲?如果是许飞的话,我们都不会答应的。但是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仙王诧异的说:“我看你也不像发烧的样子啊。”

  “我当然没有糊涂,本来我的意思也是坚决反对,但是听到宫傲要对付大草原和妖族我就改变了主意。”程虎分析道:“我们是坐山观虎斗好呢,还是帮上主人些忙好?”

  “当然是后者,但是为了许飞我们无法和主人一起作战。”苦刹说。

  “宫傲虽然可恶,但是他的实力却是亚神主,我们七个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除非使用‘天阶凶煞阵’,否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胜算。”程虎说:“如果我们不去的话,你们说宫傲去对付于丹圣主和娄同,会发生什么?”

  “这,恐怕对于于丹圣主和娄同都非常不利啊。”白鲟顿时明白了程虎的意图:“程虎,你是要明着给宫傲帮忙,其实是帮主人消除这后顾之忧吧。”

  他们对娄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敬意,但是对于丹圣主都是敬称,因为他们都知道于丹是主人程生辉的妻子。

  “不错,我觉得这次我们和宫傲一起前往至少可以防止一些意外的事件发生。”程虎说:“宫傲的计策倒是很毒,竟然用上兵对付于丹圣主和娄同,这很可能不是宫傲想出来的毒计,应该是星权。”

  仙王点头说:“我同意程虎的看法,恐怕宫傲会去亲自对付于丹圣主和娄同,连主人都未必想象的到。”

  程虎说:“我的想法就是和宫傲同往,要是宫傲和于丹圣主他们对上,我们就可以在后面袭击,相助于丹圣主她们将宫傲击败,甚至擒住他你们看如何?”

  “要擒获宫傲,打败宫傲都需要许飞的配合,否则我们六个加上娄同和于丹圣主都未必可以战胜宫傲。”仙王沉声道:“但是现在许飞虽然在态度上有了一些变化,但是还没有下决心啊。”

  “这也是情势所逼,如果主人真的没有算到宫傲会去亲自对付大草原和妖族,我们就非将计划提前不可,”程虎说:“关键的是,我们能够在这之前和许飞说通。”

  “尽人事,看天命!”仙王说:“如果于丹圣主她们不敌宫傲,我们再出手相助,击败了宫傲,我们就和主人会合一处!反正许飞的事情有主人解决,齐云王令一出,许飞是不会反抗的。”

  宫傲和宁品洲七大圣主的出动让大草原和妖族的确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当然娄同和冯晓园都是知情人,宁品洲七大圣主和程生辉是什么关系他们心知肚明,否则就不用打了,一个宫傲就足够两人对抗的,别说有七大圣主了。

  但是宫傲的出现还是让于丹冯晓园和娄同感到了诧异,按照之前的估计,宫傲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亲自前来的,最多派上斗神他们,为什么他会亲自前来,还是其中有诈呢?

  “于丹,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和宫傲打上一架。”娄同并不将宫傲看得很高,虽然宫傲已经是亚神主境界,但是自己也达到了九阶圣主的巅峰,加上自己强悍的身体,也未必就怕了他。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