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二章 针锋相对

第二章 针锋相对

  冯晓园忧虑的道:“你就是好斗,宫傲虽然是一个好对手,但是现在不是打架的好时机。毕竟九阶圣主和亚神主的差距虽然只有一线,却神主了胜负,我担心你会不是他的对手。”

  “哈哈哈,我老牛最不怕的就是打架了,”娄同大笑道:“难道你要我当缩头王八吗,区区宫傲而已!我先和宫傲打上一架如何,要是不行再退。都已经被他欺负到家门口了,要是不战岂不是低了我老牛的名头?”

  冯晓园凝神看了娄同一眼,她也知道她无法阻止娄同,一旦娄同下了决心,谁也不要想拦住他。

  何况娄同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次是大草原和妖族一起起兵逼迫宫傲,要是虎头蛇尾会让手下士气受挫的。

  此外,冯晓园也承认,就算是娄同和亚神主的宫傲对上也不见得会吃多大的亏,娄同看似鲁莽其实说的话都是经过考虑的,他当初和冥族的灭魂圣主曾经对上,虽然处于下风吃了些亏,但是并不相差太远。

  想到这里,冯晓园点点头说:“也好,我们就会宫傲一会。但是我有言在先,到时候我说退就退,不要恋战,毕竟我们不是在打架,我们还有这么多的手下。”

  “行,我老牛听你的。”娄同听到冯晓园改变了态度笑得吃了蜜蜂屎一般高兴:“哈哈哈,我老牛这一辈子就听过一个人的,就是你的丈夫程生辉。现在又听你的指挥,怎么就觉得遇到了你们,等于遇到了克阶呢?”

  冯晓园笑着道:“好了,你就不要抱怨了,说战就战!”

  “好,晓园你别的都是马马虎虎,唯有你这直爽的脾气我老牛真是喜欢,要不是程生辉这小子先下手,我老牛巴不得有你这么一个老婆呢……哎呦,不要动手,我老牛错了还不行吗?”娄同狼狈的躲避着冯晓园恼羞成怒的攻击。

  “哼,老牛,不允许对我说这样的疯话!”冯晓园怒道:“你小心我要你好看!”

  “也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嘛,至于这么认真?”娄同苦笑道:“程生辉这小子真是好福气啊,有你这个妻子……嘿嘿,看来我老牛也要跟钟辉小子学学了。”

  “你又不是没有妻子,眼热什么?”冯晓园消了气,不禁为娄同考虑道:“你也只是该找找她了,虽然你们上一世有矛盾,想来你这么一走她早就后悔了,怎么,你还没有消气吗?”

  “消气,我老牛是和娘们治气的人吗?”娄同郁闷的说:“我这么大的动静,要是她想见我的话,早就来了。”

  也只有冯晓园知道,娄同和他的妻子玉面妖狐是怎么回事。

  娄同在转世之前是大力牛冥王,他的妻子是玉面九尾妖狐,漂亮的很。九尾妖狐都是美女中的极品,又美又妖,和娄同在一起本来就带着些奇缘的成分。

  九尾妖狐因为天生妖媚被看中的很多,也遇到了很多的危险,而玉面九尾妖狐虽然当时也已经是九阶圣主了,但是在大世界对她心怀拨测的人很多,一次就遇到了一个实力远比自己出众的九阶巅峰圣主。

  从实力上来说,玉面九尾妖狐完全不是对手,正在岌岌可危之时,大力牛冥王出现了,他喝的醉醺醺的出现,将敌人三下五除二就赶跑了,这是因为他和其他九阶圣主不同。

  其他圣主要是喝了酒的话,容易实力降低,而他却是一个异类,越喝酒实力越是强大。

  开始玉面九尾妖狐以为大力牛冥王对她有什么不怀好意,毕竟自己太过美貌,很少异性对自己不起歹念的。

  没有想到大力牛冥王根本就没有将她看在眼中,救了也没当回事,这让玉面九尾妖狐非常惊讶。

  虽然大力牛冥王的貌相和现在的娄同很象,都是异常的丑陋,但是玉面九尾妖狐却觉得这样的男人最好,虽然丑了一些却心地热诚,也不是贪恋自己的美色,因此反而这位妖族中的九阶圣主极品美女对大力牛冥王进行了倒追。

  大力牛冥王对女色不感兴趣,但是对于玉面九尾妖狐这样的倒贴还是很满意的,因此就生活在一起。

  时间长了,夫妻之间就有些矛盾,大力牛冥王是一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而玉面九尾妖狐也是一个非常自我的存在,因此双方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冲突,两个九阶圣主经常在窝里大打出手。

  最后的一次,大力牛冥王一气之下下界而去,转世为娄同,悠悠数千年,昔日的气早就没有了,看到于丹和程生辉这么亲热娄同也非常羡慕,当然也在怀念着自己的妻子。

  “阿嚏!现在还有谁在想着我?”一个美貌如天仙的女人忽然打了一个喷嚏,她是从梦中醒来的,在梦中她回到了自己的丈夫身边,两口子仿佛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又是笑又是闹。

  而此时醒来,美貌的女人……哦,不能说是女人,从她美臀上那九条白色狐狸尾巴来看她一定是妖族,而且是修炼得境界很高的妖族。

  “该死的,我又在想你了,为什么你总是不来啊,”这就是娄同上辈子的妻子玉面九尾妖狐,她抹着眼泪哭道:“你到底去了什么地方,玉儿想你回来,可是又怕出去会被他们抢走,玉儿不敢……”

  娄同对于女人的心向来粗犷,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妻子不是不想来找他,而是不敢,九尾妖狐可是修炼者眼中的最佳炉鼎,她要是出去的话必定会被发现,星权可想而知。

  虽然她也是九阶圣主的实力,但是在这里,九阶圣主根本就不算是什么。

  娄同思念了一会儿妻子,毕竟他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家伙,很快就从沉闷中摆脱了出来:“晓园,虽然宁品洲的七大圣主中有六个都臣服了程生辉,但是现在他们还没有正式过来,到底钟辉有什么好办法让他们不相助宫傲?”

  冯晓园曾经提醒过程生辉,当时程生辉打着包票保证,有他们的克阶,这个克阶会是什么呢?

  冯晓园嫣然一笑道:“你想知道?”

  “想,我老牛真想知道到底这七大圣主虽然一个都不在我老牛的眼中,但就算是我吧也算不上他们的克阶。也许就是你们家钟辉一个能够算,可是他不是在对付东方商行和星权呢吗?”娄同纳闷的说。

  “嘻嘻,想知道我也不告诉你,谁叫你得罪了我?”冯晓园笑着走了出去。

  “晓园,你这样可太不仗义了啊,”娄同大叫道:“我老牛冲着你的面子和钟辉才结同盟的,怎么稍稍得罪了你就这么报复我?你不知道我老牛最怕的就是答案就在面前却不知道吗……”

  唉,这老牛是不知道有句至理名言啊:唯小人和女子为难养也!

  娄同只好也起身而出,和冯晓园两人布置好了埋伏,所有的埋伏都在身后,而他们两人大摇大摆的坐在了地上,静静的等待着宫傲他们的到来。

  “本王觉得,娄同和于丹如果得知众位也来的话,说不定会落荒而逃。”宫傲笑着对许飞等人道,在他看来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一个亚神主,七个九阶圣主,的确不是两个九阶巅峰圣主可以抵挡的。

  只是于丹和娄同做梦也想不到吧,自己前来只是虚晃一招,而是打的杀回马枪的盘算!

  “宫傲,我看你是过于乐观了。”虽然迫不得已来了,但是仙王对宫傲的态度可没有什么好的:“本王和你打赌,于丹圣主和娄同绝不会后退半步!”

  “是吗……还是叫仙王圣主说对了,看来本王小看了于丹和娄同的胆量!”其实宫傲早就知道于丹和娄同的脾气,这两个都是宁折不弯的角色,昔日在大世界闻名遐迩,那时候的宫傲只是一个小角色,而现在就不同了,自己是亚神主!

  “既然前来送死,就让本王送他们到不归深渊去,永远也不要醒来!”宫傲骄狂的道,这也不是他过于的骄傲,面对九阶圣主,亚神主的确有这样骄傲的资本。

  不要说于丹和娄同两个了,要不是顾忌着宁品洲七大圣主拥有“天阶凶煞阵”有利用价值,宫傲根本就不会将他们放在眼中,直接胁迫就是了,宫傲和七大圣主第一次见面时就曾经轻易的做到了这一点。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即使许飞身为天主齐云王的血脉,也只能按捺住自己的愤怒,没有责难宫傲的无礼。

  远处一左一右坐着两个人类,一男一女,仿佛对他们规模庞大的到来没有任何的在乎。

  男的丑陋,女的俏丽,很难想象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而他们就是妖族中的两大王者:于丹和娄同!

  “哈哈哈哈,于丹圣主,没有想到我们能够再次见面!”宫傲狂妄的看着于丹圣主,曾经于丹圣主和娄同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他宫傲和他们相比简直卑微的不成比例,而如今于丹和娄同都只是九阶圣主,而自己已经成为了亚神主,压住了他们一头!

  这样的感觉让宫傲异常的得意,宫傲狂笑道:“听说你于丹堂堂圣主至尊竟然嫁给了一个人类,难道就不
觉得自贬身价吗?”

  冯晓园冷冷的道:“宫傲,你果然是不比当年了,竟然敢在本王面前说三道四!你可知道,就算你是亚神主,我于丹难道怕你不成?”

  “哈哈哈,于丹,实力决定一切。昔日你的九阶圣主的巅峰,而我则是普通的九阶,当然要屈居你之下,而现在你虽然一样是九阶的巅峰,但我已经是亚神主,仅在神主之下的存在,如今交手你不是自讨苦吃吗?”宫傲大笑道。

  冯晓园不由勃然大怒:“宫傲,你竟敢如此狂妄,本王这就让你付出代价!”说着,冯晓园就要对宫傲动手。

  “等等,于丹,我们已经说好了这第一仗可是我的。”娄同冷笑道:“一个在你丈夫面前已经败过了两次的无用之辈,怕者何来?”

  宫傲的心中大怒,他将自己在程生辉面前输过两次当成了奇耻大辱,虽然自己是主动退走,但是的确在场面上看是输给了一个后辈,这也让他无可奈何。

  但是娄同对他的瞧不起却是让他忍无可忍:“大力牛冥王,你竟敢如此大胆,可知道我宫傲一出手就可以将你灭掉?”

  “哦,宫傲,你有这样的本事吗?”娄同嘲讽的道:“区区亚神主,在我娄同的眼中算不上什么,还不过来动手?”……

  宫傲虽然这次出战是听了星权的计策,实际上是虚张声势转而攻击不归神殿的,而现在看到娄同竟然看他不起,心中恶念顿生,就算是假的我宫傲也要将这头蛮牛给打倒!

  想到这里,宫傲一声大喝,顿时强烈的能量,超脱法则的威势,天地坝荒和阴阳之力向着面前的娄同顿时发动而出,这属于神主的力量可以让宫傲藐视任何九阶圣主的存在,没有一个九阶圣主能够在亚神主的面前苟延残喘,哪怕是强大的娄同。

  但是娄同并不在乎,他虽然是九阶圣主的巅峰,从实力上来说的确无法和亚神主境界相比,但是他有着即使是宫傲都无法比拟的身体,这样强悍的身体没有任何能量可以轻易的突破,即使是宫傲!

  “神牛之力!”一声暴喝,面对宫傲施加的神主威压,虽然让娄同感到一丝不舒服,但是他并不就怕了,这样的威压他曾经在灭魂圣主面前也曾经见过,当时的灭魂圣主并没有能够令自己臣服,虽然最终是灭魂圣主胜利了,但自己也不见得输的多惨。

  灭魂圣主是一百步,而自己至少也是九十五步。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本王面前直接还手!”宫傲不由暗自惊讶,他以为任何一个九阶圣主在自己亚神主的威压下都没有反抗的余地,但是今天他知道自己出现了一个失误,即使是其他九阶圣主不行,但是娄同却是一个例外,他可以!

  狂暴的能量毫不示弱的向着宫傲施加的能量狠狠的撞了过去,宫傲冷笑一声:“不知死活的东西!”

  在他看来,即使娄同的确有还手之力,但是要想和自己这个亚神主实打实的对攻还是将自己低估了,亚神主的实力可
不是娄同这样的九阶圣主可以比拟的!

  但是宫傲真的没有想到,竟然小看的是自己。

  娄同的神牛之力是天下第一等的功法,他的狂暴之力完全颠覆了一般的常理,强大的能量和宫傲的能量一旦相撞,顿时生出了强大的攻击,令宫傲都不由感到了一股奇大的力量向着自己身前扑来,宫傲的眼睛都瞪圆了:怎么可能!

  最基本的常识,九阶圣主说起来只是和亚神主是一个境界差距,也许严格来说只是半个境界的差距,但是其中的差距却无异于天壤之别!

  但是娄同却不信邪,他的能量不但挡住了宫傲,竟然不只是抵挡而且还有余力对宫傲展开攻击,这让宫傲倒是没有防备!

  自以为应该有的优势竟然没有出现,宫傲也是由于轻敌过甚导致了被娄同的神牛之力乘虚而入,他一声嘶吼,庞大的身躯在最危险的时刻飞了出去,这一去竟然有十几里之远,宫傲还觉得胸口火辣辣的疼痛,连自己的衣服都被震碎了,顿时脸上也难看了起来。

  宫傲当然是有些狼狈,相比而言娄同却是受了伤。

  不过,娄同的伤对于他来说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因为娄同宽实的胸膛上被宫傲的能量震得已经出现了一个血痕,显然是宫傲占了上风,只是上风而言!

  这实在是大大出乎了宫傲的预料之外,自己含怒一击竟然没有能够击倒娄同,虽然自己没有受伤,但是这样的伤对于娄同这样强悍身体的家伙来说,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

  “好,宫傲,你真是好高的境界啊!”娄同的眼中露出了强烈的好斗欲望,他和詹台靖一样都是越斗越勇,战斗不停止他绝不会要求停战的一类,还没有等宫傲回过神来,他的身体已经灵活的冲了过去。

  “旋风十八打!”娄同虽然看上去高高大大,其实他施展的招数并不只是野蛮的一力降十会,如果对方的实力在自己之下,娄同并不介意让自己的对手快速被击败,但是遇到实力和自己差不多甚至高出自己的对手,娄同却显得非常的冷静,他使用的方法是快!

  天下招数,唯快不破!娄同的快犹如狂暴的龙卷风一般,他的快还带着强大的杀伤力,即使是宫傲也被打懵了,一阵疾风骤雨般的进攻让宫傲简直摸不着头脑,怎么,我被娄同给压着打?这怎么可能!……

  这就是轻敌必败,当然这时候的宫傲离败还差了许多,他只是不解,怎么娄同竟然可以占到自己的上风!

  其实原因很简单,宫傲没有和九阶巅峰圣主对敌的经验,而娄同却不缺少和亚神主境界交手的经验,灭魂圣主和他的交手让娄同有了很多宝贵的收获。

  实力是决定胜败的重要方面,但是绝对不是唯一的,经验同样也是至关重要的要素。

  宫傲从来就没有到达过九阶巅峰境界,他是直接从九阶境界的中期晋级,虽然跨越度大,但是有很多是没有领悟到的,从实力上比,他不如从九阶巅峰晋级亚神主的灭魂圣主。

  娄同的经验获得非常有利于他对敌宫傲,一顿“旋风十八打”又狠又快,让宫傲在这个时间内都感到了沉重的压力,但是这样的优势显然并不能持久。

  “轰!”的一声,宫傲和娄同的身躯都已经飞了出去,宫傲的脸色已经铁青,虽然娄同被他的能量攻击打得气息不宁,胸部连连起伏不定的跳动,但是在宁品洲七大圣主眼前被娄同打得如此狼狈,这到底让宫傲异常尴尬和耻辱。

  在娄同还没有转世之前,他们两人从来就没有打过,因为在那时娄同也就是大力牛冥王为九阶圣主中的第一,能够和他形成威胁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星权,还有一个就是现在给他掠阵的于丹。

  而宫傲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和娄同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现在不同了,宫傲可是亚神主,不乘着现在这个机会击败娄同一旦娄同突破的话,那时候的宫傲根本就不是对手!

  因为娄同是转世,转世的强者会更强大,而宫傲就少了这样的底蕴,这也是为什么斗神?詹台靖?于丹都要转世的原因,为了更强大!

  一拳头轰出去只有这么大的力量,而如果收回来再轰出去呢,那样的力量就会远远的超出,现在娄同毕竟不是亚神主,要是他成就亚神主的话,宫傲除非已经更高的境界,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再在娄同的头顶!

  “耻辱啊。”宫傲狠狠的盯着娄同,强大的大力牛冥王,竟然只是九阶圣主就能够给自己如此大的压力,要是他再强的话自己往什么地方摆?

  “哈哈哈,宫傲啊宫傲,我可真是高看了你,你的亚神主也不过如此嘛。”说话的竟然不是娄同,也不是于丹,而是宁品洲七大圣主中的仙王。

  本来仙王是为娄同捏了一把冷汗,毕竟娄同是程生辉的同盟也是好朋友,这是仙王苦刹和白鲟在不归神殿中就知道了。

  可是,娄同竟然用一连串漂亮的进攻将宫傲打的如此地步,让仙王等人都不由大喜,仙王更是出言嘲讽。

  仙王挖苦宫傲是有用意的,他的目的是让许飞头脑清楚一点,连一个娄同都无法击败这样的家伙还能够指望他去宁品洲帮忙,如果是这样的话还不如请娄同呢。

  许飞被仙王这么一提醒,果然露出了沉思的神情,对宫傲是不是有这样的如他所说的厉害产生了怀疑。

  宫傲被气得暴跳如雷,一声暴喝,“空间风暴”顿时出动,狂暴的信仰之力向着娄同打了过去,这让娄同感到宫傲的能量和空间仿佛合成了一体,一声怒吼,能量正好撞在了一起,娄同就觉得心口一闷,顿时往后退出了十多里远。

  他这么一退,只听一声娇斥,一道红色的人影飞快的冲了出去,本来宫傲的能量攻击想要乘胜追击的,但是被这条红色人影这么一拦,竟然短时间内无法攻破,宫傲不由大怒道:“于丹,你要干什么?”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