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三章 体面一战

第三章 体面一战

  出手相助娄同的正是于丹冯晓园了,她在后边观战并不是闲着,而是靠着她敏锐的判断能力观察着目前的局势。

  冯晓园远比娄同要冷静的多,她以女人天生的冷静观察着娄同和宫傲的对战,她清楚的知道虽然目前来看宫傲好像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但是这只是暂时的。

  亚神主境界比之九阶巅峰圣主境界之间的差距毕竟是很大的,之所以宫傲如此无用原因非常复杂,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娄同有经验宫傲没有,娄同没有低估对手宫傲却低估了。

  娄同的策略很对,用自己的强悍的攻击和快速灵活的轰打令宫傲都有些发毛,但是当宫傲一旦还手娄同就会很快落在下风,否则就不会有亚神主和九阶圣主之间存在的巨大差距了。

  为什么冥族的灭魂圣主和娄同之间的交手会出现两人实力相差并不大的现象,其中重要的一点是掌控局势的是灭魂圣主。

  灭魂圣主因为实力上的领先优势使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控制着场上局势,因此当他能够控制住娄同的时候,他可以造出一些假象让娄同体面的下场。

  虽然最终灭魂圣主和娄同之间的对战以平手告终,但是即使娄同也明白,自己和亚神主之间存在的差距。

  因此看到宫傲目露凶光,冯晓园就知道该自己出手了,娄同如果被宫傲忽然翻手的话,恐怕会造成速败。

  因为娄同虽然能够使用一些巧妙的招式,总的来说他还是靠着强悍的身体和同样恐怖的攻击,这样的攻击实招多,虚招少,这本来也非常符合娄同的脾气,但是这样的话容易让娄同速胜也会速败。

  一声娇斥,伴随着“火凤之舞”的启动,在宫傲的面前一个绝美的女子用她纤细的手指幻出了一条条的神奇弧线,无数的符文犹如跳舞一般在空间闪耀,形成了一道道奇怪的图形,但是就这样的图形却让宫傲如此强大的能量攻击仿佛打在了空处,没有受到任何的效果。

  柔!和娄同的刚对刚,硬碰硬完全不同,冯晓园使出的是柔,即使没有使用任何的火焰助力,但是她每一招攻出都带着强大的火属性攻击,双方的能量在半空中猛然相撞,冯晓园就觉得身前竟然无法挡住,对于这个冯晓园早有准备。

  冯晓园是真正能够在对敌中保持着异常冷静状态的少数人之一,她对宫傲和自己的实力都有相当可观的估计。

  宫傲虽然在自己转世之前不堪自己的一击,但是他现在的境界比自己要高,实力上不是自己可以轻易抵挡的,因此冯晓园看上去被宫傲给震得飞了起来其实她是准备了另外一招。

  “凤之笑!”一声轻喝,冯晓园洁白的手指幻出了无数条的红色气流,大道圣火在这一瞬间出现在了宫傲的面前,而且越来越旺,向着宫傲就遥遥的发了出去。

  轰的一声,宫傲的身躯飞快的往后退出了十几里开外,他脸色难看的看着于丹,而冯晓园的俏脸也露出了一丝红晕,映照着她动人的俏脸越加的美轮美奂。

  “于丹,他应该是我的!”娄同不满的叫道,当即冲到了于丹的身前。

  冯晓园微微一笑道:“你应该是过瘾了,现在宫傲归我打发。”

  娄同气呼呼的道:“觉得我会打不过他?”……

  “哈哈,你说是就是喽。”冯晓园笑吟吟的道:“你刚才已经过瘾了,现在轮到我。”

  “什么话,我们还只是刚刚开始!”娄同虽然嘴上不服气,但是他也知道冯晓园是好意,只好气呼呼的说:“至少也应该让我打过一阵再换你,否则这多么不痛快!”

  冯晓园笑道:“不用担心,没有这么快就结束的,到时候……”

  娄同听得两眼放光,佩服的说:“于丹,你们这两口子真是天生的一对,都不是好惹的呀!”

  冯晓园嗔道:“你这是夸奖吗?”

  “哈哈哈哈,当然是夸奖了。”娄同暗暗侥幸,幸亏当初在第二界面没有和于丹翻脸,要是于丹成为自己的敌对的话,自己真的要被于丹给阴死的,再加上于丹那个简直称得上妖孽的丈夫……

  “于丹,竟然可以挡住我宫傲的一击,你的实力的确可观!”宫傲冷然道:“但是,你不觉得站在我面前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吗?”

  冯晓园冷笑道:“虽然你如今是亚神主境界,也不见得能够轻易取胜!何况,内子只是区区八阶就可以两次击败你,我为何不能?”……

  “程生辉!”宫傲犹如熊熊燃烧的火焰被扔进了一桶油一般,他的脸色不由铁青。

  宫傲并不是不知道于丹就是程生辉今世的妻子,但是见到于丹他想到的只是当初那个火中凤凰,而没有多想如今的于丹冯晓园其实是程生辉的妻子,他岂能不怒!

  “冯晓园,要怪就怪你今世是瞎了眼睛,竟然跟着程生辉,成为了程生辉的女人!”宫傲一声大喝:“我就先杀了你,看看程生辉为你而痛苦!”

  “呸,无耻小人,接招!”冯晓园不由俏脸笼罩着寒霜,如果说这位于丹圣主身上有一处逆鳞的话,那就是程生辉了。

  这是冯晓园在两千多万年中爱上的唯一一个男人,也是冯晓园的挚爱,任何人可以侮辱了她,但是不能对程生辉有任何侮辱,否则就要遭到冯晓园疯狂的回应!

  愤怒的宫傲竟然对冯晓园的最爱多次进行追杀,这还可以说是因为他心伤爱子被程生辉炼化而导致,冯晓园是个女人,虽然心中恼怒还不至于当面暴走的地步。

  但是竟然当着面说出这样的话,冯晓园岂能客气,一声怒喝,顿时随着她的纤指划动,在宫傲的面前顿时出现了一处处的火焰,接着就勾勒出了一道道栅栏,很显然这是一个小小的牢笼。

  “嗡嗡……”随着一声声的炸裂声,牢笼的周围都是各种火焰的光芒,天根净火?大道圣火?天灵明火……红色的,橙色的,绿色的一道道火焰组成了火焰的牢笼,一道道的天地灵气附加了
火焰牢笼恐怖的温度,让宫傲都不由心中一寒。

  “给我去吧,火焰牢笼!”冯晓园咬牙切齿的喊道,只是火焰牢笼爆发出了恐怖的能量,猛然向着宫傲扑来!

  宫傲不由大吃一惊,他早就知道冯晓园身有异火,而且不止一种,这就是这位巅峰九阶圣主最有力的武器,为什么于丹凭着女子之身竟然可以成为众多九阶圣主中的至高,能够和星权和身体强悍的大力牛冥王相提并论?

  这就是于丹的底气,是她超乎其他九阶圣主的底牌,冷冷的笑容,喷火的眼神,猛然之间能量忽然爆发,宫傲虽然是亚神主境界,也知道这一招可怕的后果。

  宫傲一声大吼,属于神主的元气毫不保留的发出,信仰之力死死的挡在了火焰牢笼面前,虽然从能量上比宫傲无疑要比于丹强大了许多,但是有了这些异火的助威,加上如今冯晓园已经怒极,顿时让宫傲的能量攻击一下子就焚化了?消失了!

  “啊!”宫傲不由得大吃一惊,我亚神主的能量竟然无法挡住于丹的异火牢笼,这到底是于丹太强了还是自己的实力有了消退?……

  其实冯晓园的实力当然是重要的原因,她本来就是九阶巅峰的圣主和一般圣主不同,而她的异火同时发出加上冯晓园愤怒的力量推波助澜,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刚才娄同和宫傲的大战,如果对付实力普通的九阶圣主也许宫傲还不至于消耗很多元气,但是娄同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强者之尊,因此对消耗宫傲的实力非常有帮助。

  这样冯晓园承受的压力就不是很大了,轰的一声,双方的能量再次碰击而上,冯晓园被震得飞了起来。

  但是这并不是宫傲能量上的功劳,因为宫傲的能量虽然强大现在已经被冯晓园的各种异火消融了许多,因此威力并不是很大。

  冯晓园只是借势而发,一声娇喝,美丽的身体在半空中灵活的转动,而随着她娇躯的旋转,顿时有无数的火焰散发了开来,她对准的目标无疑就是宫傲!

  “凤凰散花!”冯晓园本就是美丽的凤凰转世,但是她现在散的不是花,而是火花,而且这一朵朵的火花只要是溅上的话就足以让宫傲的肉体遭到难以想象的摧残!

  宫傲一看不好,他知道用能量来抵挡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因此迅速往后就退!

  然后他担心冯晓园的乘胜追击,连忙将双臂犹如风雨不透,将自己牢牢的保护在了自己的能量罩中,这样的保护可谓细致,因为他这时攻击的范围已经很小了,当只是防御时的能量往往比进攻要少消耗很多!

  但是他只顾保护自己,却没有想到刚才犹如疯虎的冯晓园根本就动都没有动。

  这样他对自己的精心保护就等于做了无用功!

  “啪啪啪”一阵掌声从对面传了过来,正在紧张的保护自己的宫傲惊讶的发现鼓掌叫好的竟然是娄同,他愣了一下才发现冯晓园根本就没有在自己的面前,而是用一种看白痴一样的眼神
看着自己,这让宫傲不由面红耳赤。

  一道道仿佛看着的不是宫傲,这飞嬴洲最大的霸主,而是看着一个在表演滑稽的大猩猩一般。

  我是宫傲,不是大猩猩啊!宫傲的心中在滴血,他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

  “哈哈哈哈,于丹,本来我对你能够在我们男人为尊的九阶圣主中占一席之地并不服气,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最好不要惹上你,因为一旦你愤怒起来的话你就是最可怕的!”娄同哈哈大笑道:“我老牛看来还是比较聪明的,至少我知道不惹你生气!”

  “可是有些人就没有我老牛知趣了,竟然你不找上他们,他们竟然来惹你,这不是自找罪受吗?”娄同的眼睛斜着宫傲。

  宫傲简直要气疯了:“于丹,你竟然敢羞辱我,看本王怎么收拾你!”说着强大的能量顿时再次发出,刚才他并没有使出全力,而现在因为愤怒一下子就让能量完全宣泄了出来,连宁品洲的几大圣主都感到有些惊慌,如此强大,于丹圣主能行吗?

  冯晓园不行,虽然她刚才仗着异火的强大让宫傲着实吃了一点亏,但要是真的一个人对付宫傲的话,还是不行。

  好在在于丹的身旁,有一个看上去非常强大的助手,那就是娄同!

  “老牛,还看着干什么,帮忙!”冯晓园毫不客气的喝道,娇躯一转,顿时往后退了好远,同时她的手指一引,顿时将宫傲的愤怒一击引到了娄同的身上。

  “这都是什么事啊,明明是你的对手,怎么又还给我了?”娄同虽然满心不乐意,但冯晓园给他的还真的不敢不接,天下最可怕的是母老虎,而最可怕的母老虎莫过于于丹了!

  轰的一声,娄同发出的“惊天神牛诀”爆发出强大的能量,连续的旋转和于丹的合力将宫傲的凶悍一击给稳稳的接了下来。

  两人的身体同时往后飞出,他们不由暗自惊讶宫傲亚神主的能量果然厉害,要是这样的能量给他们其中任何一个硬接的话,恐怕都会受伤。

  冯晓园更是感到庆幸:娄同的身体强悍,即使受点伤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自己的话……女人最爱的就是自己的容貌,而象冯晓园这样美丽的女人就更加珍惜自己的容颜了,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冯晓园是肯定不会冒这个险的。

  而娄同却有些不爽,他可是从来都不和其他人联手作战的,大丈夫男子汉就应该单对单,以多取胜算什么好汉,而且今天居然还是和一个女人联手……不过,是于丹就算了。

  娄同和于丹开始是对手,两人都是妖族中的强者,差点就要动手却最终没有打起来;而后来则是变成了朋友,不过是没有掺杂了男女之爱的朋友,彼此敬佩,所以才会走到了一条路上。

  当然他们最终成为朋友,还是和一个人有关,那就是程生辉。

  正是因为程生辉的存在,让娄同重新的审视妖族和不归神殿的关系,才让他和于丹不是以对手而是以朋友的关系得以存在。

  看在是于丹的份上,娄同虽然不太高兴,却也没有反驳。

  冯晓园哪里会看不出娄同的所想,她微微一笑道:“娄同,不要以为和我联手就是丢你的脸,最重要的是活着,那种人争一口气将命争丢了的事咱们不干,你说对吗?”

  娄同不由心中一滞,没有想到还被冯晓园给看出来了,他嘿嘿一笑道:“你就确定我不是宫傲的对手?”

  “哼,我的眼睛中没有掺砂子,”冯晓园哼了一声道:“不如就是不如,有什么难为情的,两个九阶圣主能够让亚神主无法可想就是胜利。”

  娄同没词了。

  宫傲这下子惨了,虽然他是亚神主,但是面对着这两个巅峰九阶圣主还真是没有任何的胜算。

  不是普通的九阶巅峰圣主啊,娄同和冯晓园各自有自己的底牌,娄同不惧任何能量的攻击,而冯晓园则是掌握了五种异火,这让宫傲打起来异常头疼,虽然在场面上他的亚神主境界越来越是威力巨大,但是要想占冯晓园和娄同的上风完全没有可能。

  “你们这是九阶巅峰圣主吗?”宫傲一声大喝,信仰之力再次挡住了冯晓园发出的大道圣火,炙热的温度让宫傲都感到异常的难受:“是九阶圣主还有脸联手对付本王?”

  冯晓园冷笑道:“只要能够将你杀了,九阶圣主就是传奇,没有人会说一个死人是英雄。”说着连续发出三种异火,让宫傲躲起来异常的狼狈。

  宫傲知道冯晓园精明,因此只好绕开了冯晓园,对着娄同道:“大力牛冥王,你自负英雄,怎么今天也以多取胜,别说你未必是好我的对手,就是能够击败本王,难道是你的实力吗?”

  “哈哈哈,你说的还真是不错,”娄同苦恼的说:“可是本王也没有办法啊,你说我该听你的还是晓园的,晓园说应该保命要紧。”

  “大力牛冥王,你自负英雄难道还能听一个女人的话?”宫傲的信仰之力刚将娄同给震得退出了好几里远,又遇到了冯晓园的偷袭,轰!宫傲见势不妙,赶紧一抬手,能量之力将冯晓园的异火挡住,不由自主的的往后退了好几里地去。

  “呵呵呵,我也是这个意思,但是你的话我习惯反着听。”娄同狡猾的说,让宫傲气得差点没有晕倒,算了还是和他们好好地打架吧,我就不信我一个堂堂的亚神主会收拾不了他们,轰轰轰!

  其实就算是娄同和冯晓园有这么多的有利因素,但是他们也只是九阶巅峰圣主和宫傲的差距还是有的,时间长了,还是无法和宫傲打成平手,可是宫傲的心中是越打越着急。

  宫傲本来此次根本就不是为了击败娄同和于丹来的,他是在这里亮一个相来迷惑两人,让两人误以为自己的目的就是抵挡他们的进攻,然后再杀一个回马枪,直接找不归神殿的麻烦。

  可是今天他让娄同和冯晓园给弄得火烧火燎,一时没有压住性子,竟然和娄同冯晓园真的大战了起来。

  和娄同和冯晓园大战到这个份上,已经没有假打的含义了,但是宫傲也是有苦难言。

  因为从实力上来说,他一点都不担心会输在娄同冯晓园的联手上,可是老是这么打下去,对于自己即将迎来的不归神殿大战就有影响。

  在不归神殿,宫傲知道肯定会遇到一场恶战,就算是真的如星权预料程生辉肯定会在不归神殿留下强手,现在自己手中的牌不多,要是遇到久天上神哪怕是那个荒兽,都是要自己出手才能够搞定的。

  因此自己需要保存实力,但是怎么摆脱掉娄同和于丹的纠缠呢?

  宫傲毕竟是还占着上风,因此眼光一转就看到了正在观战的宁品洲七大圣主,只见这七大圣主一个个看得津津有味,就是没有一个来帮忙的,气得宫傲的胡子都要撅起来了,我这是带着的什么帮手啊?

  “众位,你们是不是也应该帮忙了?”宫傲见左等右等怎么也没有见他们有想要帮忙的动静,只好将神识送了过去。

  “帮忙?”仙王冷笑道:“宫傲圣主,你可是亚神主境界,两个九阶圣主都收拾不了这亚神主是不是有什么水分?”

  “这……”气得宫傲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肯帮忙还在一旁冷嘲热讽,气得宫傲恨不得和仙王开战,但是有娄同和冯晓园围着他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倒是许飞听了有些犹豫,毕竟他们是跟着宫傲来的,不能什么都不做,因此对众人说:“还是我们一起将这于丹和大力牛冥王抓住或者赶跑吧,既然来了也不能什么都不帮忙啊。”

  “许飞,你……”仙王听了眼珠一转,许飞要大家去打于丹娄同,这肯定是不行的,那么干脆就将事情挑明了吧一起帮着于丹圣主将宫傲给逮住岂不是好?

  “哈哈哈,就这几个宁品洲的手下败将吗,我看就不要上来丢丑了,就算是上来我这里也埋伏着克阶在此!”冯晓园听到宫傲已经发急,招呼宁品洲七大圣主动手了,她笑着挖苦道。

  “嗯?克阶?”听到宫傲的耳中这是虚张声势,但是听在仙王等人的耳中就有了另外一层意思,难道于丹夫人是让我们不要担心,她有安排?……

  这样也好,先看看于丹夫人都有什么安排,要是没有再拉着许飞帮于丹夫人再说。

  想到这里,仙王点点头说:“也好,我们就帮帮宫傲的忙!”说着他的眼睛就盯着于丹的动静,只见冯晓园忽然跳出圈外,这样宫傲和娄同两人暂时战在一处。

  在宫傲看来是冯晓园毕竟身体纤弱,是想要休息一下,其实娄同知道这是冯晓园用什么办法对付这宁品洲的七大圣主,难道晓园这里有齐云王令?

  如果没有这玩意儿,也指令不到这七大圣主,尤其是许飞那小子啊。

  一道白光闪过,忽然在宁品洲七大圣主的面前出现了一道绝美的身影,动人的身姿秀丽的容颜竟然使冯晓园这样的佳人都显得黯淡了起来,更让人印象深刻的为此女冰冷的气质。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