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秀女

第一章 秀女

  传说在桃城有一位天仙,名字叫做楚芯,对于这个城主的女儿,有许多的传言,当然其中有一个流传最广的是她不会笑。

  很多人慕名而去,想要千金博得美人笑,可是无功而返,也就有了另外一个传言,她只有遇到和自己有缘的人才会一展笑颜。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小城的故事,而朝堂之上却是一片的动乱。

  原先的皇帝因为疾病去世了,将朝堂上的大全交给一个年仅十岁的一个孩童南风琪,而他的生母,也就是南风琪的母亲郑氏被封为皇太后。

  在南风琪少时,无法亲临朝政,而她的母亲也是一心想要将朝权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上,不管自己的孩子怎么样决定,所有的一切都由自己操控,也让朝堂涌起一阵的不平静。

  转眼间已经到了南风琪选妃子的时候,郑氏为了不让南风琪发展自己的势力,由自己亲自选择。

  郑氏给南风琪选取的大部分都是小知县的女儿。

  郑氏与南风琪相约在御花园,此时春意盎然,御花园中的花也是刚吐露新芽,不过任何的植物都在这个季节显得稍微嫩了一点。

  “琪儿,哀家给你选的妃子你可中意,”郑氏的实现牢牢的锁住南风琪脸上的表情。

  南风琪已经十三岁了,早熟的他知道自己的处境,也知道自己母后的意思,老老实实的回答“启禀母后,母后选择的人定是上上之选,儿臣岂有不满意之说。”

  郑氏看着南风琪,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既然这样,那哀家再给皇儿旨一桩婚如何。”

  南风琪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表情,从自己登基开始,自己就是一个傀儡。

  “母后做主就好。”敛下自己所有的心绪,不然任何人看穿自己的想法,包括眼前这个生自己养自己的母后。

  郑氏给南风琪指婚的对象也就是郑氏身边的贴身侍婢吴碧,这个女的也是郑氏的心腹。

  南风琪明知道郑氏美其名曰为自己指婚,只是一个借口,只是想安插眼线在自己的身边。

 &ems
p;他握紧自己的拳头,暗暗咬牙,心里非常的不甘,只是却不会表现出来,犹如一个死物。

  在皇太后的监视下,他连发展自己的视力都做不到,现在自己的枕边人也变成了她的眼线,究竟是自己的儿子重要还是权利重要,可以说,南风琪不知道,同样他也不敢问。

  由于皇太后的眷顾,吴碧要比其他人早侍寝,也就比其他的人多了一份的清高。

  其他的秀女都只是小知县的女儿,不成气候,而自己有皇太后这个大靠山撑腰,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贱人,我告诉你,皇上是我一个人的,你以为凭你的一点姿色,你就可以独宠圣恩吗,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吴碧身着一身绿色衣物,脸上的精致妆容都因为狰狞的表情全部毁了。

  匍匐着的秀女是南风琪刚刚宠幸的一个秀女,因为自身的气质比较出色,南风琪多宠幸了一晚,结果遭此横祸。

  只见苍白的小脸上红手印非常的明显,旁边的围观着看着这一幕也在窃窃私语,都不敢上前营救。

  吴碧因为有太后的撑腰,也不把别人看在眼里,“来人,把这个狐狸精拖到禁闭室,本宫要亲自教导她应有的规矩,”说完,吴碧扭着自己的细腰就走了,也不管后面的声音有多么的凄惨。

  后来,再也没有人听说过这个秀女,有人说脸被毁了,之后自杀了,总之,这个女的再也没有出现在南风琪身边。

  南风琪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有意,对于后宫的事不想管,只是依旧按照自己的喜好,宠幸着太后为他挑选的人。

  “皇上”吴碧只着一身里衣来到南风琪的面前,“喝完汤吧。”娇滴滴的模样与平时训人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爱妃来这里有事吗。”

  吴碧轻轻的斜睨了一眼南风琪,脸上浮现一丝红晕,“哎呀,皇上您说臣妾找您是干嘛啊,春宵帐暖,咱们好好休息呢,”说完拉住南风琪的手。

  南风琪看着握着自己手的手,心底不知道涌现什么样的情绪,“爱妃,你先去休息吧,朕将剩余的奏折看完。”

  “奏折
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些事情嘛,还不是要经过太后的手,既然这样也没有看的必要啦,”吴碧刚说完,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跪下。

  “臣妾无心的,请皇上赎罪,”南风琪看着跪在地上颤抖的人儿,扶住她,“起来吧。”

  吴碧轻轻松了一口气。

  只是这样的小插曲让南风琪也没有了兴致,“今晚朕想在书房里面过夜,爱妃还是先回去吧,”说完,不理会吴碧的反应,直接坐在椅子上,看着那不重要的奏折。

  吴碧没有办法,只能离开了。

  吴碧刚走,一身很重的叹息声也随之而来,随着烛火的跳跃,思绪也渐渐迷茫,面对这个位子,是该喜还是该忧。

  原先的母后并不是这样的,对自己也是特别的好,可是为什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不仅仅不信任自己,并且还操控着自己的一切。

  双手扶住自己的额头,让自己的表情藏起来,刚刚吴碧说的对,自己只是一个形式,真正的决定者在自己母亲的手中。

  冷笑着,看着桌上堆着的奏折,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那些大事直接忽略自己到了太后的手中,也正是因为这样,自己才有些绝望。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可以到头,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才能有自己的人生。

  夜晚的寂静与黑暗,更将书房的亮光衬托的更加的明亮,天空中的星星似乎也因为烛火的明亮变得暗淡。

  只是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暗示着不平静,也暗示着暴风雨的来临。

  不断地破碎声从景和宫传来,“看来是哀家太过宠你,才让你变得目中无人。”雍容的老人此时对着眼前抖动的躯体大发雷霆。

  “你以为你所做的一切我都默许了是不是,竟然敢和皇帝说那样的话,贱人,你以为这样的机会是谁给你的,在后宫不知道收敛就算了,既然还敢什么话都说,放肆。”

  吴碧没有想到昨天发生的事会传到太后的耳朵里,虽然不认识的人也许会觉得她很慈祥,只是对于吴碧来说那是一个恐怖的存在。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