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三十七章 要美人不要江山

第三十七章 要美人不要江山

  见朱圣雪已经醒来,南风琪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下了。一日之内,南风琪杀了两个和自己同床共枕的女子,其间又有几百个人为之陪葬!这就是帝王之家吗?这样的皇帝当了有什么用,自己虽然享受着常人说没有的荣华富贵,但是自己想要一个安定平静的家,怎么就如此的困难!

  两个曾经为了讨好他南风琪在后宫兴风作浪,争风吃醋的女人,一个竟然是那蠢蠢欲动随时可能对自己的江山发难的蒙汗单的小妾,潜伏在他身边只为了给他这个所谓的帝王致命一击!

  而另外一个,明明已经的得到了后宫所有女人都没有的宠爱,却不顾后果以下犯上请来江湖术士,要将母仪天下的皇后处之而后快!

  南风琪笑了!这后宫太可怕了!可怕得他不敢再去触碰。脑海里又浮现出楚芯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你这是要逼死我吗?”这一刻南风琪多想仰天长啸啊,可是他不能,因为他是这天下的王,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天下人的眼里,哪怕天要塌下来,他这个王都必须顶着,还得风淡云轻,不能有一丝畏惧。这就是帝王!

  想到这,一种前所未有的疲倦瞬间袭上了心头。跌跌撞撞,南风琪来到了御书房,让太监给自己准备了一坛酒,南风琪自斟自饮了起来。御书房的大门已经按照南风琪的命令关了起来。在这个巨大而空旷的房间里,南风琪像个酒仙,又像个孩子一般在这平时只供他看书、批阅奏折的地方或哭或笑,或坐或跳。

  宣泄!压抑了多年,从登上了这帝王之位便一直被压抑的情绪,在经受了这段时间种种变故后,南风琪终于爆发了!

  一晚无话,东方又见一寸青白!

  此刻,南风琪端坐在金銮殿上,一脸威严,不怒自威!平静,帝王霸气测漏!众朝臣和往常一样恭敬地跪下,行了个大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南风琪淡淡地说道。群臣缓缓地站了起来,分列两边。今日没有和往常一样,值班太监没再说有事起奏无事退朝之类的话。只见南风琪清了清嗓子,一双眼如烈鹰一般快速地掠过了群臣一眼,才说道:“朕今日要宣布一件大事!寡人执掌朝政多年,到今日仍未立下太子。经过这几日的慎重考虑,寡人决定即日立南宫铭为我朝太子!众卿家可有意见否?”

  南风琪的话瞬间让朝臣们陷入了震惊之中,纷纷慨叹皇上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心里马上在考虑起站队问题,要怎么巴结年幼的太子南宫铭之类的!

  一旁的朱丞相此刻却慌乱不已,心里没准备,不禁难以接受,照理说太子应该由自己的女儿朱圣雪的儿子来当才是,毕竟朱圣雪才是皇后。于是急忙站出来说道:“皇上,此举万万不可!素来东宫之位乃是传嫡不传庶,南宫铭非我朝皇后之子,怎可授予太子之位。皇后朱圣雪母仪天下,惟贤惟德,育有一子可担当太子之位,望皇上三思!”

  朱丞相的话让朝臣们马上调转了锋头,在这朝堂,朱丞相可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要是朱丞相的女儿生的儿子能当上太子,那可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么到时候巴结朱丞相的人也肯定都能连升数级的!

  就在南风琪刚要说什么的时候,朝堂上的臣子们仿佛开了悟似的,不约而同地跪了下,异口同声说道:“皇上,丞相大人言之有理,应立皇后之子为太子!望皇上三思!”

  见朝臣们见风使舵,南风琪气不打一处来,他让南风铭当太子,主要是因为楚芯的缘故,作为帝王,他说的话绝不容任何人反抗!尤其是自己早已决定的事!朱丞相在朝堂上一手遮天的作为,南风琪早就想拿他开刀了。今天这朱丞相算是撞到了枪口子上了:“朱丞相妖言惑众,即日起革去顶上乌纱!”

  众朝臣纷纷不敢再说什么,有了朱丞相的下场,都表示,南风琪立南风铭为太子乃是英明之举,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功高盖世之类的!

  南风琪见惯了朝臣们这一贯的嘴脸,不想再说什么,命下了朝,便回御书房去了。

  丞相府!或许不应该再这么叫,但是风水轮流转,谁知有一天这里不会再成为丞相府呢!姑且就这样称呼吧!

  此刻坐在大椅上的朱丞相一脸疲惫,想到竟然自己被罢了官职,到头来落得这种下场,心里不禁愤恨连连!早知道南风琪那个狗皇帝看自己不顺眼,早想找机会整自己,自己还往枪口上撞,真是找死啊!

  想到这,朱丞相心中暗暗叫悔,要是那个时候忍了下来,现在他就还是丞相,也不至于自己和蒙汗单合作了许久的计划付诸东流了!

  “呦!朱丞相!还该不该这样称呼你了!听说你被罢官了啊!真是可喜可贺啊!”一男子满脸笑容地向朱丞相走了过来。不错,来人正是蒙汗单!

  看到来人,朱丞相眼里浮起一丝精光,心想自己丢了官,这蒙汗单还能过来看自己,想必大事还是可成的,如果他认为自己已是没有的棋子,那还会过来吗?于是拱手起来,故意说道:“蒙汗单,你就别取笑我了!你说我这官都丢了,真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啊!我看这大事是要黄了啊!”

  只见蒙汗单哈哈大笑,似乎早就知道朱丞相会这么说似的。走到茶几边,自个倒了杯水,喝了一口,才说道:“朱丞相,这官不官已无所谓了,你现在这种境遇是什么你知道吗?用你们中原的话来说,就叫破釜沉舟!趁着你才罢了官,你马上去搜罗旧部!咱们合作一下,攻了这皇城!到时你就是这天下之主了,还要这丞相有何用!”

  蒙汗单的话让朱丞相有一丝的茅塞顿开恍然大悟的感觉,尽管一众官员还没有全部归附自己,但也早已八九不离十。要不是这次丢了官,他朱丞相可能要再等个三年五载才会去干逼宫这大事。

  可现在的情况不由得他马上去做了,他必须趁自己的威信还在,立刻调兵遣将才行。要是再过几年,估计没人会听自己了。点了点头,朱丞相说道:“蒙汗单,认识你这么久,今天出的这点子确实不错!我这就去找我那些旧部下!明天傍晚,我们一起共举大事!”

  蒙汗单豪迈的大笑一声,拍了拍朱丞相的肩膀,表示自己到时一定会这么做!随后便离开了丞相府!

  御书房内,南风琪继续喝着酒,不时看着天空的残月,自斟自饮,不知是在看月还是在想事情。想到早上自己不顾皇后的颜面强行罢了他父亲的丞相之位,南风琪不禁苦笑了下。朱丞相的心思他怎么会不知,现在对于君王之位,他南风琪已经没有太多眷恋。他想要一个平凡的家,安宁的日子,至于这天下,他可以不要!

  “那只老狐狸应该很快就坐不住了吧!或许明天就会动手吧!呵呵!”南风琪自言自语着,说着一些让人觉得摸不着头脑的话。如果朱丞相此刻听到南风琪的话,一定会被吓傻的,因为南风琪已经早就料到他朱丞相要反!不过朱丞相想不到的是,这是南风琪故意要逼他反的!

  喝着这宫廷自己酿的御酒,南风琪不禁觉得少了点什么味道,这宫里的东西虽好,但有时好的过了头,显得过于完美,就觉得这不像是在喝酒!真想找个机会去尝尝宫外的女儿香啊!早就听说外面的女儿香十分香甜!不过快了!

  次日早朝,金銮殿少了朱丞相这个头儿,群臣没了主心骨的样子,个个都是无本可奏,南风琪叹了口气,便让他们退了朝。当南风琪离开后,下面的群臣纷纷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似乎在密谋着什么。看来昨晚朱丞相可能连夜上门找了群臣,只不过他们还未下定决心的样子!

  金銮殿的一切早有太监过去禀报了南风琪,南风琪只是微微一笑,让太监们不用管他么。并下令玄武门的所有守卫从今日起全部撤去,待日后再做安排处理。

  轻声细步地来到了宫中的某处,婴儿床上的南宫铭睡得香甜,昨日欧阳灵儿被下令斩首之后,南宫琪便将他转移到了这里,依然和以往一样有专人看护。轻轻地抚摸着孩子的脸颊,看着他天真无邪的样子,南风琪想着,如果有来生,千万不要再生在帝王之家!

  “朱丞相,那个狗皇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撤走了玄武门的所有守卫!是不是他察觉到了我们要谋反,故意弄出这请君入瓮的空城计啊!”丞相府内一大腹便便头戴乌纱的官员对朱丞相说道。

  朱丞相心里也犯疑惑,南宫琪早不撤守卫晚不撤守卫平,偏偏今日把守卫撤了,确实是十分可疑。不过想到自己已经买通了皇宫的所有禁军,朱丞相紧张的表情又恢复了平静。就算他南风铭想跟自己演请君入瓮,可是他有兵吗?思量至此,朱丞相跟刚才那个官员说了声无妨,便不再多样。

  毕竟在这谋反的前夕,就算是十分把握,心里也都是非常忐忑的,向来胜负就在难料之间,尽管朱丞相内有禁军相助,外有蒙汗单,但是还是不免有些担心。

  “朱丞相,蒙汗单传来消息,他们那边已经一切就绪,就等着您一声令下了!”一个下人跑进丞相府禀报道。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行动吧!”朱丞相终于下定了决心,成王败寇,谁的江山不是靠着一将功成万骨枯换来的,没有流血,没有死亡就没有坐拥天下的可能!

  此刻,南宫琪缓缓地脱下了龙袍、龙冠、龙靴。抱起了正在熟睡的南宫铭,看着日正中天,不禁笑了,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

  “皇上!朱丞相谋反了!大内禁军也反了,蒙汗单也攻进来了!皇宫的城墙被火点燃了,都快烧到这边来人,皇上,快走吧!”外面的厮杀声震耳欲聋,一太监赶紧跑进来禀报。

  南宫琪不慌不忙,
一脸平静,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看着惊慌失措的小太监,缓缓他身边身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瞬间猛地发力,击晕了小太监。然后南宫琪快速脱掉了小太监身上的衣物,并将自己的龙袍、龙冠、龙靴尽数穿到他身上。抱好南宫铭,南宫琪把小太监反锁在里面,向冷宫直奔而去。

  此刻,火势已经蔓延到皇宫的各个角落了。一个太监装扮的抱着个孩子,嘴里捂着毛巾,冒着浓烟想大火深处跑去。

  “楚芯,楚芯你在吗?”终于到了冷宫了,南宫琪看着陷入火海的冷宫,脸上陷入了一片震惊当中,焦急的喊着楚芯的名字。

  “谁?谁在喊我,南风琪是你吗?我在这!”头发散乱的楚芯这个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冒了出来,看着南宫琪穿着一身太监的衣服,知道要逃,赶紧说道:“南风琪,你快走,带着我只会成为你的累赘,这样我们逃不掉的!你快走!”

  南风琪笑了笑,看了一眼怀里的南风铭,伸出一只手抚摸着楚芯的脸。说道:“今日的事,是我故意为之的。我早就知道朱丞相有谋反之心。只是我已经厌倦了这皇宫你的生活了。所以我才以罢免他的官职为名,故意激怒了他,逼他谋反。玄武门的守卫也是我故意撤掉,就是为了让他长驱直入。这皇帝,我早就不想当了,我只想跟你过平常人的日子!”

  听到南风琪这话,楚芯陷入了震惊当中,想不到这个杀了自己的儿子,被她一直怨恨,又喜欢着的男人,竟然可以为了她不要这个江山!楚芯哭了,不是伤心,是喜悦!

  “南风琪,谢谢你!”除了说谢谢,楚芯不知道能说什么,但是她知道这就够了!

  两人在火海中左冲右突,不时有房梁从上面坠落,互相扶持,缓缓向宫外奔去。

  金銮殿。

  此时朱丞相正坐在龙椅上,细细端详着那传国玉玺,不禁开怀大笑起来。皇宫的火已经扑灭了大半,禁军们在御书房的废墟里发现了烧得面目全非的南风琪。想到这天下的王已经易主,朱丞相心中大喜,昨日的他还不是个被罢了官的丞相,想不到时隔一日,现在,他坐在了皇位上。从此,这天下就是他的了!

  “朱丞相!哦!不!皇上,今日皇上登上大位,我等为皇上立下不世之功,请求赏赐!”看到朱丞相坐在龙椅上笑了半天,丝毫不理下面等着的一帮人,下面的一个参与兵变的将军上前说道。

  看到时局已经平定下来,朱丞相回过了神,急忙说道:“好!各位护驾有功,一律官升三级,俸禄加倍!”

  “官升三级,俸禄加倍?我的皇上,我都是大汗了,您还让我怎么升级呢?”蒙汗单看着朱丞相悠悠地说道,一副不把朱丞相放在眼里的样子。

  听到蒙汗单不善的口气,朱丞相心中突然觉得不妙,自己当初和蒙汗单合作,是承诺了一旦自己登上大位之后,把一半的江山分给他。不过听现在他的口气似乎还不满足。不过无毒不丈夫,朱丞相也早有准备。

  “来人,蒙汗单乃我朝敌人,速速把他抓起来,朕有重赏!”朱丞相果断地发号施令道。

  御林军得了令,纷纷向着蒙汗单这边扑了过来。这时,不知从何处冒出了一队士兵,反而杀向了御林军。看着朱丞相惊恐的样子,蒙汗单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就这样,朱丞相和蒙汗单的两支兵绞杀在了一块。

  一年后。

  江边,一男子穿着蓑衣坐在岸边,手里拿着鱼竿,专心地钓着鱼。不远处的草舍,一个女子抱着小孩框框向这边走来。

  “琪!该吃饭了!”女子喊道。

  “芯,你这么喊会把鱼儿吓跑的!”男子对女子抱怨道,不过眼里却流露出无限的宠溺。

  不错,两人正是当日从皇宫跑出来的南风琪和楚芯,当然还有他们的儿子南风铭。南风琪把那个小太监换上了龙袍让全天下的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殊不知他此刻正在宫外和他最爱的女人过着神仙伴侣的日子。

  至于朱丞相和蒙汗单当日在金銮殿内大打出手,各自两败俱伤,最后被南风琪暗中培养的一直奇兵“影卫”们打败了。后来影卫们还是按照南风琪选择扶持了朱圣雪的儿子作为皇帝,但是这天下终归又回归太平了!

  对于南风琪的这出金蝉脱壳之计,或许,出了那些影卫们,再也没有人知道了!

  不过,南风琪最终能够隐居起来和他最爱的女人楚芯过上平凡的日子,却是南风琪一家最高兴的一件事……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