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四十八章 再逢君

第四十八章 再逢君

  青溪村的路口,一群妇人正在一起洗衣服聊天,一群人说说笑笑的,好不欢乐,只是他们正在洗濯衣服的时候,那口水塘中却是突然掀起一朵大水花,只将洗衣服的妇人们都惊着,等到看清楚水中是在游泳的小孩,大家也便都松了一口气。

  那小小少年一张脸容英气勃勃,他开心的叫着其中一位稍有些风韵的女子"娘!"

  那女子只是一脸责备的看着小孩说"你瞧你又偷懒了不是?你是不是又扔着先生在一边?"

  小小少年只是委屈的看着妇人说"可是先生教的那些东西实在弱智啊!我都早会背了。"

  见小小少年这么说,女子只张口说道"好既然你什么都会了,那么今日我便考你一考,若是你会,我便允许你去玩!"

  听那女子一说,少年马上说"我还是游回去上课吧。"

  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娘亲的那点本事,每次都考些刁钻古怪,闻所未闻的题目来难自己,真不知道是娘比先生还博学,还是别的什么,每次先生考的题目,他全会,却独独不会自己娘亲说的题目。

  一想起那些奇怪的刁难,小孩还是觉得自己早早投降的比较好。

  小孩乖乖的游回对岸上课了,所有妇人都是看着那女子说"你家小少爷倒是越发好看了,以后怕也是会有大出息吧,我家阿东回来就说先生只夸你家少爷呢。"

  听这一群妇人说着,女子只是笑着说"哪里,这混小子就是调皮的紧要我看啊,以后还得好好的收拾他呢。他那点本事哪值得出来卖弄啊。"

  ........

  在青溪村村口,一位俊美的中年男子正信步骑马骑到了这里,男子容颜依旧俊美,一双桃花眼只比从前还要来得深沉,那锦衣华服一看便知必然是什么贵气人物,在男子骑马经过时,即使是正在田地里插田的人也是会不时的看向面前的男子。

  男子身后还跟着几位同样骑马的侍从。

  "殿下,我们还是回去吧,滕安姑娘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呢。"身后的侍从劝说道。

  男子没说话,仔细看着他那面容,却不正正就是大历皇朝曾经的太子常君龙,现在的大历朝皇帝殿下吗?

  他没有理会身边侍从的话,只继续前行着,在经过青溪村的唯一河流路边时,一群洗衣女正从道旁经过,大家只齐齐的看向面前的这位到他们小村的贵人,却只有刚才那位女子却是神色忽然一变,只将头都压低了下去。

  忽然马上的一位侍从却是突然说道"站住。"

  一群洗衣妇人同时站住。

  那侍从只低声问道"你们这里可有一位叫滕安的女子。"

  听那侍从这么一说,所有人只齐齐的摇头,滕安是没有,他们这里只有一位苏玲秀。

  此刻的苏铃秀,只将头都压低了。

  好在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切,他们只是低声说道
"殿下,这里没有滕安姑娘的消息。"

  "嗯。"常君龙只是低声应道。

  为什么会这样,已经整整十年的时间了,他找了那么多地方,可是竟然始终找不到她,难道她真的回去了吗?或者更加隐姓埋名的生活了起来。

  常君龙陷入了沉思。

  正在沉思着,一位侍从的马却是突然受惊。

  很快那侍从便一个飞身,从草丛之中抓出来一个小小孩子,本来是打算施以教训的,但是那人在看向少年的脸时,却是马上就不说话了。

  "殿下?"那侍从低声唤道。

  这时常君龙才注意到那边的动静,只是在他想要看向面前的少年时,那原本低头的女子却是突然抱住了少年的头便是一顿狠揍。

  "傻小子,一天到晚尽会闯祸,还不快磕头请人家饶了呢这小混蛋!"

  说完女子马上便低头跪了下去,之后更是狠狠按着那小孩。

  女子低声说道"还望殿下海涵我这傻儿子,小孩子就是调皮。"

  那女子和小孩都是低着头的,所以常君龙也没能看清楚面前的女子和那小孩子。

  他只是看着面前的女子的身形,和那小孩,他心理想着,若是滕安没有回去,便也应该是和那女子一般年纪吧,也不知道她到底过得还好不好,自己找了她十年,若是真的见着了,却发现滕安已经有丈夫
和孩子了,那么自己应该怎么办呢。

  他只静静的有些苦恼的想道。等到这之后,他又想,若是果真如此,自己也是要将滕安搬到自己身边的,毕竟整整十年,他都没有找别的女子,后位始终只为她一人悬着,他想要的只她而已,难道她真想看他无后而终吗?

  有了这种想法,常君龙才没那么苦恼。

  他只低声说"没什么。"

  之后纵马扬鞭而去。

  在男子离去后,女子马上说道"混账小子,赶快去叫你二伯来帮忙。"

  "做什么啊?娘?"少年问道。

  "你别管,还有叫完你二伯,你今天哪也别去,乖乖待在家里!"女子说道。

  "为什么啊?娘?"少年不解的问道。

  "大麻烦啊!有坏蛋想要抢你娘啊。"女子说道。

  "好啦!少年不满的说道。

  之后女子慌张的回家。

  少年无精打采的去找自己的二伯。

  只是已经准备离开的常君龙却是听到身边的侍从低声说了句"殿下,刚才那小孩和你年轻时很像啊。"

  听到这一句,常君龙马上训斥道"怎么不早说。"

  "那时候奴才没时间告诉你嘛。"侍从抱怨道。

  常君龙也懒得管这些,只往刚才那条马路奔去。

  虽然没有见到那小孩子,但是却是见到了刚才的那群洗衣妇人。

  常君龙便干脆的往那群女子中看去,果然先前的那个女子头压得低低的。

  "你抬起头来。"身边的侍从说道。

  那女子没有听话抬起头。

  只是常君龙却是翻身下马来了。

  他走到她的身边,在抬起那女子的下颌时,他怔住了"阿秀....."

  被男子这么叫着,女子不自然的说道"您认错人了吧?"

  常君龙刚想要说些什么,便只听不远处传来一个杀猪一般的男子嗓音"你这坏蛋!还不快快放开阿秀!"

  说完,便只见那人挥舞着耙子过来了。

  只是还没来得及砸向常君龙,那鲁莽汉子却是马上就被侍从制住。

  "你们还不快快放开我的阿秀!"男子说道。

  常君龙没说话,只是在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是你丈夫?"

  滕安点了点头。

  常君龙只缓步走向那男子,他低声问道"那女子是你老婆?"

  男子点了点头。

  常君龙突然将一锭金子放到男子眼前问道"她是你妻子?"

  看到金子,男子有些怔住,只是很快他便被那少年踹了一脚,没了法子,男子才低声说是

  常君龙也不恼,只继续拿出一锭金子。

  在金子不断的增加的分量上,男子终于没忍住的说"不是,其实我只是她邻居而已。"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常君龙微笑着走向滕安说"她不是你的丈夫。"

  滕安只将头往一边别去。

  常君龙还在低声说着"滕安,你便随我回去吧,今生我只爱你一人。"

  滕安没出声。

  一群侍从却是马上跪下去了"娘娘还是回宫吧,殿下这十年后宫空置,只心中有娘娘一人,难道娘娘真想让殿下绝后。"

  听到这句,滕安才看向常君龙,她将那少年往前面一推"诺,这是你孩子,怕绝后,就把他带回去好了。"

  常君龙没说话,只是看着滕安。

  她几乎有些不可置信,他是疯了吧,十年未娶妻,那么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常君龙只微微笑着看向滕安说"滕安,你便随我一起回去吧。"

  滕安想了想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有个人十年只为等你一人,那么他能做到这一步,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A - A +

暂时放弃